手機版
       

思想自由和學術獨立

作者:吳敬璉   出版社:未知  和訊讀書
  許多學者指出,《大國崛起》有一個缺點,就是對於所論各國興起的思想和人文基礎著墨不多,甚至連文藝復興的故鄉——意大利也沒有進入“大國”的行列。實際上,西歐國家的興起,幾乎無不是以14—16世紀的“文藝復興”和17—18世紀的啟蒙運動推動的思想解放運動為先導的。

  人們往往強調技術進步對於西方國家興起的推動,而忽視文化、思想變革和認知進步所起的作用。對此,我們應當追問,如果沒有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打破中世紀宗教迫害和思想禁錮,吹響思想解放的號角,提倡用理性去批判地觀察世界,人們的科學精神和創造欲望能否得以發揚,作為18世紀以降經濟革命源泉的制度和技術創新是否有可能發生?

  目前我們正在努力實現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和把中國建設成為創新型國家。在討論這個問題時,人們往往過分關註國家對科學研究和教育機構撥款的多少,領導機關組織的“攻關”活動進度的快慢,而忽視了西歐國家17世紀以後教育普及和科學迅猛進步的思想和制度基礎。技術史專家羅森堡(Nathan Rosenberg)教授說得正確:“在18世紀的西歐,由於沒有科層制,西方科學家組成了一個科學共同體。這個共同體通過合作、競爭、集體解決衝突、分工、專業化、信息更新和信息交流,追尋對自然現象的解釋這一共同目標,其組織效率之高往往是其他社會組織形式——科層制或非科層制的——所難以比擬的。”羅森堡和小伯澤爾(NRosenberg and LEBirdzell Jr,1986):《西方致富之路——工業化國家的經濟演變》,第293頁,劉賽力等譯,三聯書店1989年版。近年來大量經濟史、技術史的研究成果清楚地告訴我們,西歐先行工業化國家從早期增長模式到現代經濟增長的最重要的途徑,在於與基礎科學進展密切聯系的技術的廣泛運用,而科學和教育之所以能夠在17—18世紀以後獲得長足的進步,首先是由於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為科學和文化的繁榮準備了良好的社會條件。歷史經驗證明,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所倡導的思想自由和學術獨立,乃是繁榮科學和文化的必由之路。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