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魏大銘

作者:魏斐德   出版社:江蘇人民出版社  和訊讀書
  魏大銘畢業於通訊部的通訊技術訓練所。早在李一範掌握了全國商業電臺時,在他手下工作的魏大銘就成了國際和商業電臺所有報務員的“報務員領班”。他受權領導戴笠的特務通訊處,工作範圍包括人事培訓和密碼分析。

  魏起草了無線電學校的培訓計劃,並當了特務處通訊科的頭頭。他看到自己的搭檔主要是由專業人員組成,他們的註意力集中在密碼、電臺及密碼分析的技術方面。一線人員的功能在於,他們滲透到內部物色情報人員,通過關系搞情報,並警惕各種現象和信號,而密碼培訓組則強調了獨立執行任務的重要性,那些任務基本屬於技術性質。

  魏也負責收集和發展工作。這是一項十分緊迫的任務,因為5瓦的地面發報機和15瓦的電臺對秘密情報人員來說,攜帶起來太重,不方便。1933年晚春,魏大銘的培訓組制造了一種小型的收發機,它除了電池和耳機以外,不超過冰棍那麽大。這個小型的電臺效果很好,戴笠決定在廬山把魏大銘引見給蔣介石,向蔣示範這套設備,並要求對他的通訊助手的發明授予軍獎。這次對蔣的示範非常成功:這個小型電臺可以越過廬山山脈接收外面的信息,而常規的15瓦的電臺卻無法穿越接收。蔣介石同意制造這種設備,並授權戴笠讓魏大銘在南京白鷺洲西石壩街29號建立特務處通訊總臺。

  作為戴笠特工通訊的頭目,魏大銘(他的妻子曾是戴笠的一個情婦)成了眾所周知的“戴笠的靈魂”。他對軍統有無法估量的重要意義。魏的密碼分析人員在福建事件中破譯了第十九路軍的密碼,從而向蔣介石提供了關鍵的戰略方案來鎮壓該省的反叛;最終也是由於他們的需要而使戴笠如此依賴英美“盟國”情報機構的技術援助。

  當然,從更廣泛的層次上看,通訊情報對蔣介石似乎也同樣重要。他很快看出這對自己的統治有著多麽關鍵的意義。事實上,蔣把秘密電臺的偵收看成是一種家庭壟斷。在1939年下半年,只有3個人能看到那些特殊的情報報告:宋子文、孔祥熙及蔣本人。宋子文後來回憶:由於引進了電臺偵收業務而使蔣在對付李宗仁、閻錫山、馮玉祥、李濟深和陳銘樞中占了上風。他向羅斯福總統誇耀說:“我因為建立了一種有效的偵收業務,使蔣介石了解了敵人的動向,而為他打贏了兩場內戰。”

  蔣對通訊情報的獨占刺激了他在軍隊和秘密特工部門的頭子們競爭的本能。蔣的總參謀長何應欽向溫毓慶要一份每日破譯報告,但蔣不同意透露這些報告,於是這間接地促使了何將軍組建由王敬碌(音)領導的情報收發處,收集和破譯日本外交部的情報。

  這使中國軍隊的總參謀長直接與蔣手下由溫毓慶領導的部門發生了競爭。溫被任命為交通部下屬的通訊處負責人,並奉命在1936年3月1日設立一個專門監視和偵破秘密發報的辦公室,即“密電監譯所”,僅向蔣一人匯報。在四五個月裏,這個辦公室偵破了日本外交部的電碼;1937年日本與中國開戰時,中國方面已經擁有了十幾個偵收日本外交通訊的秘密電臺。總而言之,溫毓慶的密電監譯所總是占據上風。盡管在1937-1938年間,每個月都有徐恩曾(中統)、戴笠(軍統)、海軍上將楊宣誠(軍事情報)、王芃生(國際研究院)和溫毓慶參加的情報會議,但由於溫在技術和訓練設備上的優勢,總是由他說了算。於是,為了自我防衛,戴笠感到他應當在國外尋找更先進的技術來加強自己的破譯能力。

微博評論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