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社會責任底線,豈能隨意觸碰

作者:王洪波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和訊讀書
  自2008年6月28日以來,位於蘭州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醫院泌尿外科先後收治數十名不滿周歲的腎結石嬰兒,這些嬰兒進院時病癥均為雙腎多發性結石,並引發急性腎衰竭。在甘肅甘谷、臨洮兩名嬰幼兒則因嚴重腎結石而死亡。

  這就是首現於甘肅,之後波及全國的三鹿奶粉事件的前兆。“多行不義必自斃”,最終,由於喪失基本的社會責任與道德良知,在嬰兒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的內幕被曝光後,三鹿以一種極端方式遭遇破產厄運。

  下面讓我們來分享該事件媒體首發者、上海《東方早報》記者簡光洲事後對三鹿社會責任的評價。

  面對消費者,三鹿缺乏足夠的社會責任感:

  三月份接到消費者的反映,六月份反映人漸多,八月份偷偷摸摸地停產並私下收回。從三鹿自己公布的信息來看,這家企業對於自己的奶粉有問題早已知情。那麽為什麽在如此長的時間裏,為什麽沒有全部收回?為什麽沒有告知消費者?幾個月的時間裏,我沒有看到三鹿集團拿出負責任的行動。如此對消費者生命不負責任的行為必然會導致企業生命的終結。

  行業巨頭三鹿奶粉的瞬間倒地,使其高達149.07億的品牌價值也隨之歸零,這無疑印證了“股神”巴菲特的名言——“二十年建立的名譽,五分鐘即可毀於一旦”。基本社會責任的喪失,必然會為企業發展埋下隨時可能被引爆的“隱形炸彈”,並上演像三鹿一樣玩火自焚、瞬間斃命的企業悲劇。

  因社會責任喪失,三鹿奶粉的斃命,實屬咎由自取。但若看看網友總結的“國人一天作息表”,你就會發現,在我國,三鹿奶粉社會責任事件遠非個案。

  國人一天的作息表

  早晨起床,

  掀開黑心棉做的被子,

  用致癌牙膏刷完牙,

  喝了杯摻了三聚氰胺的牛奶,

  吃一根柴油炸的洗衣粉油條,

  外加一個蘇丹紅鹹鴨蛋,

  在票販子那兒買了張車票,

  趕到地下煙廠上班。

  9:30偷偷用山寨手機看股票,

  中午在餐館點了盤用地溝油炒的避孕藥餵的黃膳,

  一盤敵敵畏噴過的白菜,

  盛兩碗陳化糧米飯;

  晚餐蒸一盤瘦肉精養大的死豬肉做的臘肉,

  沾上點毛發勾兌的毒醬油,

  拌盤福爾馬林泡過的海蜇皮,

  抓兩個添加了漂白粉的大饅頭,

  喝兩杯富含甲醇的白酒

  唉,這日子過得真叫爽……

  我國企業的社會責任現狀不容樂觀。近幾年來,眾多行業的“潛規則”先後被曝光,相關企業的基本社會責任受到了公眾輿論的道德拷問。在此需要指出的是,近兩年來,在“天價酒”事件、海外巨虧事件、大連油管爆炸事件等系列事件發生後,中國石化、中國鐵建、中國石油等多個大型央企的社會責任,也紛紛遭到了媒體與廣大公眾的質疑。

  其實,所有決策者、管理者都知道企業應該承擔基本社會責任,知道講良心是對的,但講良心的行為沒有得到應有的鼓勵和獎賞,誰講良心很可能誰吃虧。相信很多人都經歷過“紅燈困境”:一群人等紅燈,一開始有三兩個人闖紅燈,在他們的帶領下,越來越多的人闖紅燈,如果你堅持遵守交通規則,比別人晚過馬路,你非但不能因此得到獎勵,還會被認為很傻。目前國內企業的經營同樣面臨著類似的“紅燈困境”。例如在乳制品行業三聚氰胺事件中,不僅僅只有三鹿是壞孩子,包括蒙牛、伊利、光明等行業巨頭在內的20余家乳制品企業,同樣被曝光存在三聚氰胺問題,而這正是在短期利益驅動下“劣幣驅逐良幣”的最直接表現,所謂的“行業潛規則”就此鑄成。

  責任與良知,是維系社會進步的基本道德保障,但在強大的短期利益誘惑面前,在部分企業領導者內心,社會責任早已屈服於利潤杠桿的擺布。在利益的驅動之下,部分國內企業突破基本社會責任底線的行為,無異於殺雞取卵、竭澤而漁的短視作法。一旦問題被曝光,當事企業無疑會受到廣大公眾的道德指責,聲譽縮水、銷售受阻,乃至破產倒閉,將會成為“公眾聲譽法庭”對企業做出的不可逆轉的終審判決。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