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走向全球對話主義(2)

作者:金惠敏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和訊讀書
  一、全球化作為一種新的哲學

  更明確地說,社會學視野中的全球化已經為我們勾勒出一幅完整的現代性與後現代性復雜關系的哲學圖譜:現代性就是自笛卡爾以來的主體性哲學,後現代性則是胡塞爾意識到主體性哲學的唯我論缺陷之後所提出的“主體間性”概念,是後來為哈貝馬斯由此所發展的“交往理性”。不管是否采用“後現代性”一語,凡是對現代性主體哲學的批判,都可以視為一種超越了現代性的“後現代性”意識。“後現代性”曾被一般人誤認作一種虛無主義,包括吉登斯、哈貝馬斯等,其實它不過是一種較為激進的胡塞爾主義,例如在德裏達那裏,它提醒,我們的意識、我們的語言、我們的文化等一切屬人的東西是如何遮蔽了我們應該追求的真實,它們應該被“懸置”起來,以進行“現象學還原”。因而,後現代性就是一種穿越了現代性迷霧的新的認識論和新的反思性。如果說“後現代性”由於過分投入對理性的批判而使人誤以為它連理性所對應的真理一並拋棄,那麽全球化作為一種新的哲學則既堅持現代性的主體、理性、普遍、終極,同時也將這一切置於與他者、身體、特殊、過程的質疑之中。或者反過來說,全球化既不簡單地認同現代性,也不那麽地肯定後現代性,而是站在它們之間無窮無盡的矛盾、對抗之上,一個永不確定的表接( articulation)之上。缺少其中任何一個維度,都不是“全球化”,都將無法正確認識全球化這個新的對象,以及發生在全球化時代的任何現象。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