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文化和信念需要“量身定制”(1)

作者:趙偉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和訊讀書
  這幾年隨著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無數的新型公司如同雨後春筍,蜂擁而起,我回國內的次數也多了起來,跟不少新一代的年輕企業家們有過深入的交流。我們探討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本書中我們即要講到的主題:怎麽建設和管理好一支優秀的團隊。

  對公司這個以盈利為目標的商業化組織來說,資金、業務、人才儲備以及把握稍縱即逝的市場機會,這些必不可少的因素當然是很重要的,許多人都倒在了其中的一環上。也有不少好的成長型公司因為對這些環節的高質量建設,從而突破瓶頸獲得了巨大成功,像微軟、蘋果等世界級的公司,其實都是這麽過來的。然而,當你願意付出足夠的時間,深入研究這些巨頭的發跡秘密時,你一定會漸漸推翻之前那些潛藏在內心深處牢不可破的籠統認知——你會逐漸註意到團隊管理在其中不可超越的、居於第一位的重要性。

  在CVS Caremark的時候,有一次我去見公司的首席運營官托馬斯·賴安,說到一個很棘手的問題:一名年輕的行政助理因為不滿總部的休閑間設定了限入時段,威脅要馬上辭職。也許你會說這實在是小事一樁,不就是一個沒有經驗的新晉員工嗎,竟敢如此要挾一家世界級的企業,換在國內一些公司,我想他遭到的對待一定是殘酷無情的:卷鋪蓋走人。但對於CVS公司來說,這件事將與眾不同,因為它意味著公司的文化受到了員工的質疑。

  結果是,經過簡單而且嚴肅的商討,我們做出了一個決定:宣布取消休閑間的限入時段,員工可以隨時進入,不需要有任何顧忌。當然,做出決定需要無比堅實的事實基礎,因為那名行政助理提出的理由非常充分,他認為在行政部門,員工的工作價值和強度並不具有普遍的相似性,為何要用統一的時段來反映員工的身體和精神狀態?

  由於對公司文化的質疑和建議,這名叫作孟菲斯的員工獲得了總裁的贊賞,並在不久後升任行政部門的助理特別主管。

  很多企業家或部門管理者通常覺得,一個團隊就是執行領導者意圖的戰略和戰術工具。“假如這些人需要我給予特別的恩慈,讓他們分享領導者的理想、快樂和目標,我會擔心到底誰是公司的主人?”請不要驚訝,這是不少國內的企業家真正的心聲。將員工作為自己的奴隸,而不是公司的主人,是一種隱藏在領導者內心深處的隱諱秘密。曾經有一位國內公司的總裁跟我講:“員工最佳的定位是快樂的奴隸,我可以讓他們快樂,但他們還是奴隸。”我聽後十分無奈,這位總裁憑借雄厚的資金在山西從事礦產行業,發了大財,擁有的財富甚至超過了美國很多一流富豪,但他依然是一個不懂得企業管理的人。

  基於此,他們對於團隊的理解膚淺而又粗暴。我敢說,如果某一天他失去了自己的所有財產,你送他一群強大的手下,他也無法東山再起。他只能靠著金錢和權勢的力量為自己謀取一時的富貴,而不能做到像很多真正的團隊領袖那樣,在優秀下屬和得力助手的輔助下,白手起家,上演王者復歸的奇跡。

  從威權管理的角度來看,強力的管理可以帶來高效率,但你或許需要了解到的一個觀點是:對於一個團隊來說,最重要的應該是基於共同的文化和信念的目標。方向保持一致,並擁有同一種顏色的靈魂,是你可以成功帶領團隊實現偉大理想的基本前提。毫無疑問,幾乎所有的管理者都想用最忠誠的文化和最強有力的信念武裝自己的手下,可真正能夠做到的優秀領袖並不多,這在國內尤其罕見。

  一切都指向目標,就像車的終點站和遠洋巨輪的航向。八十年代後期,當我來到美國,剛開始承擔一家公司的體系組建的艱巨任務時,我當時的老板對我強調的也是這兩個字的意義:“共同的目標就像迷人的鴉片,可以使群體為之瘋狂,毫不猶豫地跟隨在你的指揮棒下,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一個合格的團隊管理者必須擁有給手下畫蘋果的能力,目標就是蘋果,它可以無法完成,但絕不能缺位。”

  我對團隊的理解、研究和實踐,就在那時開始了。我認識到了目標對於一個群體的重要性,正如同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也要被灌輸信念和復興的計劃才能迅速地騰飛一樣。但是,目標不會從天空掉到你手心,它需要精心地設立,並要在此之前做辛苦的準備工作。很多人只註意到前面的概念,忽視它實現的過程,這是他們失敗的原因之一,而且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

  形象地說,在為一個團隊找到一個足以凝聚大部分人的向心力的目標之時,我們首要的步驟是畫圖,如同為一棟建築做出一張精巧而堅固的設計圖紙。

  建起一棟大樓,需要做哪些工作?在這張圖紙上,必須有一個科學的結構圖,保證這棟樓的所有位置都是安全的。在這個階段,安全是第一位的,外形則是次要問題。一棟不會倒塌的醜陋的大樓,遠勝於承受不住三級地震的漂亮美觀的時尚建築。當你看到日本地震的新聞時會發現這個事實,當你著手為自己屬下的一群人建立團隊目標時,也會意識到這個問題。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