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前言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我一直致力於和出色的交易員交流,以更好地找到他們成功的潛在因素,以及他們和市場上為數眾多的普羅大眾到底有什麽不同;而這本書便是我的部分心得。接受采訪的交易員涵蓋了從全球最大的對衝基金創始人,其管理資產規模達1200億美元並雇用1400名員工,到管理資產只有5000萬美元的個體運營經理。有些基金經理的投資期較長,持有資產長達幾個月甚至幾年,也有些基金經理關註於短周期的日內交易。有些基金經理只使用基本面數據,而有些基金經理則只使用技術分析,當然也有基金經理同時使用這兩種數據。有些基金經理承擔了非常大的風險以博取很高的平均收益;也有些基金經理傾向於承擔相對較小的風險,以獲取比較平穩的收益。

  所有基金經理所共有的一個特點是能帶來非常出色的收益/風險表現。因為過去很多基金能獲取高收益僅僅是因為他們願意承擔更多的風險,而不能歸功於他們的技巧,所以我相信收益/風險相比於單一的收益是一種更為有意義的衡量標準。事實上,投資時只關註收益而沒有相應地考慮風險因素,是投資中最大的錯誤之一,不過那就是另一本書要講的內容了。我發現的一個很有效的收益/風險標準是收益/痛苦比率,可詳見附錄A對該統計量的解釋。

  采訪內容是否會被本書選用基於以下三條關鍵標準:

  1.基金經理要在相當長的時間裏保持優異的收益/風險記錄——通常情況下是(但不總是)10年或更長的時間。

  2.基金經理要樂於提供與交易相關的有價值的建議。

  3.采訪內容豐富多彩,通俗易懂。

  我做過的采訪中有幾次並沒有錄入本書中,因為他們不符合以上的一條或更多的標準。

  在一段相對較長的時間裏(如10年、15年),對衝基金始終比股票指數和共同基金表現出色[1]。對衝基金作為一個整體有一種很典型的模式——適度的高收益、非常低的波動率和資金回撤。諷刺的是,對衝基金通常被認為是高投機性的,但不管用哪一種風險衡量指標,對衝基金都比傳統的投資方式,比如共同基金,要保守很多。這主要是由於對衝基金的低風險結果,即它們的收益/風險表現要優於共同基金或股票指數。此外,只有在對衝基金中才能找到最出色的基金經理人,很少出現例外情況。這並不令人吃驚,因為對衝基金獎勵性的費用結構更能吸引那些才華橫溢之人。

  當我為“金融奇才系列”[2]前兩本書做采訪時,對衝基金還只是全球投資場中一個小玩家。依據範氏對衝基金顧問公司的數據估計,那個時候所有的對衝基金資產管理規模總和介於500億到1000億美元之間。然而,從那個時候起對衝基金爆炸式的增長了超過20倍,現在資產管理規模已超過2萬億美元。對衝基金交易所帶來的影響遠遠超過了它的規模,因為對衝基金經理比傳統的基金經理交易更加活躍。對衝基金日益增強的地位已經影響了市場行為。

  今天對衝基金在交易活動中占據了更大的比重,交易變得越發困難。對某些策略而言,這種影響一目了然。比如系統趨勢跟隨策略交易者在20世紀七八十年代裏表現得異常出色,那時他們只占期貨交易中很小的比重,但在接下來數十年的時間裏,他們的收益/風險表現一落千丈,因為他們在期貨交易中占的比重越來越大。正所謂僧多粥少。

  甚至有些人不認同對衝基金扮演的重要角色,是的,這個遊戲越來越難玩,但至少它們使得這個遊戲與以前有所不同。時移世易,適者生存。就像對衝基金經理人科爾姆R26;奧謝在他的采訪中說的:“那些能夠長時間保持成功的交易員能夠適應變化。如果他們遵守某些規則,但十年之後你再見到他們,他們都會打破那些規則。為什麽呢?因為世道變了。”其部分變化是對衝基金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所帶來的。

  這本書采訪的所有交易員都是對衝基金的基金經理(或者前任基金經理),這沒什麽奇怪的。只有一個例外,吉米R26;巴羅迪馬斯,第一紐約證券的一個非常出色的自營交易商,他不得不調整策略以適應對衝基金的表現。在采訪他的時候,他描述了對衝基金的行為是如何影響股票價格的變動方式的和他如何以此為基礎調整他的策略。

  從我寫“金融奇才系列”第一本書開始市場就在變化了,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市場也是沒變的。一點點的洞察力還是很有用的。當我在“金融奇才系列”中采訪艾德R26;斯科塔時問到專業人員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是否改變了這個市場(現在看來,在那幾年所表現出來的還只是細微的變化),他回答道:“不。市場和5~10年前是一樣的,因為市場和以前一樣,一直在變化。”

  在很多采訪中,交易員都會提到我早期寫的一本或幾本書。我並沒有在書中過多地提到這些,即便這樣已經使我感到為難了。我知道這看起來像是在推廣自己的書。我在是否要將這些引用寫在書裏時會問自己:如果交易員提到的是別人的書,而不是我自己的書?,我會將這部分內容寫進書裏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會寫進去。

  那些試圖尋找神秘的公式,並希望這些公式可以為自己提供戰勝市場的簡單方法的讀者,你們找錯方向了。但是,那些試圖改進他們自身交易能力的讀者應當能在本書接下來的采訪實錄中找到他們需要的信息。我相信交易員們分享的交易經驗和見識是永恒的。我相信市場雖然總在變化,但在某種程度上由於人類的本性難改,市場也總是不變的。我記得差不多30年前第一次拜讀《股票大作手利弗莫爾回憶錄》時,想不明白為什麽一本書在出版了60年後依然那麽重要。我也並不是要把這本書和埃德溫的大作相提並論,僅僅是為了我寫這本書的目的——希望在60年之後那些在市場中的交易員依然認可這本書的意義和價值。

  [1]將對衝基金作為一種投資類別時所提到的對衝基金的表現都默認指代對衝基金組合的數據。以組合基金收益為基礎的指數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統計偏差,這種偏見在以單個基金收益為基礎的對衝基金指數中較為常見。

  [2]《金融奇才》,紐約金融學院,1989。《新金融奇才》,紐約,哈珀商業,1991。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