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1章 科爾姆R26;奧謝1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一葉而知秋

  當我詢問科爾姆R26;奧謝他曾經犯過什麽值得借鑒的錯誤時,他很費力地想給出一個例子。最後,他所能想出來的最好例子是他曾錯失了一次賺錢的機會。這並不意味著科爾姆R26;奧謝不犯錯誤。他經常犯錯誤。就像他坦然承認的,至少有一半的交易他都做錯了。然而,他從來不會讓錯誤大到可以講一個故事。他的交易方法不會導致過大的交易損失。

  科爾姆R26;奧謝是一名全球宏觀策略交易員——通過正確預測各國貨幣、利率、股票和商品的走勢進而獲利。表面看來,一種參與國際市場趨勢投資的策略可能不會在控制損失方面做得很好,但是科爾姆R26;奧謝卻做得很好。科爾姆R26;奧謝把他的交易想法看做假設。當市場趨勢和預計的方向相反則證明他交易的設想是錯誤的,然後科爾姆R26;奧謝會毫不猶豫地平倉。科爾姆R26;奧謝會在下單前制定好止損點。他會限制暴露的頭寸,因此市場價格觸發止損價位時的損失只是整個資產很小的一部分。所以,科爾姆R26;奧謝沒辦法提供那些失敗的英勇事跡了。

  科爾姆R26;奧謝交易時最關註的是政治,經濟次之,市場最後。他年輕的時候撒切爾主義流行,大家都在爭論是不是應該削弱政府在經濟運行中扮演的角色——這場爭執引發了科爾姆R26;奧謝對政治的關註,接著是經濟。科爾姆R26;奧謝在經濟方面學得很透徹以至於他還沒上大學的時候已經可以在咨詢公司找到一份經濟顧問的工作了。那家公司因為有雇員辭職所以突然急需招聘一位經濟顧問。他在面試這份工作的時候,被問到了一個凱恩斯乘數悖論的問題。面試官問他:“政府通過發行債券取得百姓手中的錢,然後將這部分錢通過財政支出的方式花在百姓身上,你覺得這樣怎麽能刺激經濟呢?”科爾姆R26;奧謝答道:“這是個好問題。我還沒有考慮過。”很明顯,那家公司欣賞他這種樂於承認自己不懂的態度,而不喜歡那些想盡辦法要糊弄過去的人。最後,他被雇用了。

  科爾姆R26;奧謝通過獨立閱讀學到了非常豐富的計量經濟應用知識,所以公司安排他負責研究比利時的經濟。他對使用公司的計量模型預測經濟數據做了充足的準備。但是,科爾姆R26;奧謝的意見被束之高閣了。公司不允許他和任何客戶直接接觸。公司不能認可讓一位19歲的小夥子獨立預測經濟數據並撰寫報告。但是他們很高興讓科爾姆R26;奧謝在充分的監督下完成整個工作並保證他不會將工作弄得一團糟。

  那個時候,經濟學家們普遍都認為比利時的前景堪憂。但科爾姆R26;奧謝在查閱數據並用模型預測後,他的結論是比利時的經濟增長前景還是很不錯的。他希望公司公布的經濟預測能比任何其他經濟學家至少要高兩個百分點。“你不能這樣做,”公司這樣告訴他,“生意不是這樣做的。我們允許你保持較高的預測結果,那麽如果增長率真的和你預期的一樣強勁,因為我們的預測結果相對還是比較高的,所以我們預測的結果依然正確。但預測結果超出大家普遍認同的結果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好處,因為如果你錯了,別人就會認為我們很荒謬。”事實證明,科爾姆R26;奧謝的預測結果是正確的,但已沒人在意了。

  科爾姆R26;奧謝在進入大學前一年的量化分析經濟顧問的工作讓他明白一件事:經濟顧問的工作不適合他。“作為一名經濟顧問,”他說,“如何包裝你的工作遠遠比你做了什麽更重要。經濟預測的結果往往五花八門。只要和市場趨勢或者市場主流觀點保持一致,基本上你的結論就都是正確的。當我明白這個遊戲的規則時,我就有些憤世嫉俗了。”

  1992年剛從劍橋畢業,科爾姆R26;奧謝在花旗集團找了一份交易員的工作。每年他都是贏利的,他的交易額度和承擔的相應責任也逐年遞增。在2003年科爾姆R26;奧謝離開花旗去索羅斯的量子基金擔任投資組合經理之前,他所交易的敞口相當於一只數十億美元的對衝基金。成功地在索羅斯的基金裏工作了兩年之後,科爾姆R26;奧謝去Balyasny的一只由多名基金經理管理的基金擔任全球宏觀策略經理,他所負責的這個投資組合就是在那之後兩年他自己的對衝基金COMAC的前身。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