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1章 科爾姆R26;奧謝13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當白銀價格顯示出泡沫破裂的征兆時,你為什麽不考慮做空呢?

  因為頂是難以預測的,而市場反轉又十分可怕。在熊市中很難發現合適做空的點位。如果你將納斯達克作為例子,長時間的做多是很簡單的。從1998年年底的1500點到2000年年初的5000點,基本上沒有什麽大的糾正。但從看空的角度來說這就很難了。在市場崩盤之後,指數一路下跌,2000年6月到了3100點以下,但是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市場反彈到了4300點附近。在泡沫完全破裂後,市場還有40%的反彈。泡沫破裂之後的回光返照是很兇猛的。

  聽起來更像是死灰復燃。

  我相信你找不到幾個人能在泡沫破裂的時候做空而且掙大錢的。

  這意味著即使在你確信牛市已經結束之後,你依然沒有做空納斯達克指數嗎?

  是的,我不做空是因為頂部反彈會比單純做空納斯達克本身要容易得多。比如你的資產有很多泡沫,美國經濟就是建立在錯誤定價資產的基礎上的。一旦納斯達克泡沫破裂了,什麽東西都沒了,很明顯經濟發展會變慢。經濟低迷使得固定收益產品價格上漲,這提供了一種相對於直接交易股票更加穩定的獲利方式。

  所以你沒有做空納斯達克指數,轉而做多債券。

  是這樣的。

  現在市場裏有沒有受到樂觀情緒驅使,卻和基本面相違背的例子呢?

  我不能說與基本面相違背,但至少在某些方面是被高估的。舉個例子,如果你確信最後歐盟會聯合起來,德國的納稅人會為此付出代價,那麽歐洲主權債務就可以被合理的定價。如果你預計的是一個相對不是那麽樂觀的情景,那麽歐元的價格可能就不是很合理。幾個星期前,西班牙債券只比德國債券高150個基點。

  所以市場定價的前提是已經有了結論。

  是的,市場定價時所認為的結論可能不會發生;150個基點不是零,但和現在的高於德國債券1000個基點相比,和零也沒多大差距。西班牙債券很小的溢價能看出市場對某個特定的結果非常的確定。我並不是說很可能有更多的負面結果,但顯而易見,現在的不確定性比輕微的溢價所體現出來的結果要大得多。

  處於像這樣的環境,結果就兩個,但可能性卻不是一半一半,概率和市場目前定價所表現出來的相差很大,你對市場有什麽預期嗎?

  這正是我主要的工作。我尋找我所估計的概率和市場定價所表現出來的概率之間的差距。

  做空西班牙債券是一筆跌幅有限,而漲幅空間巨大的交易。看起來你的交易大多都具有不對稱的特征——最大損失有限,可能的收益卻是沒有上限的。

  是的,有正的偏度是很重要的。因為你不會總是正確的。大多數好的宏觀策略交易員只有在一半或者更少的時候是正確的。

  交易這門技術是可以教授的嗎?

  沒有辦法教授,但可以學習。

  怎麽理解呢?

  我傾向於時間長度為1~3個月的交易,但這並不意味這種時間長度的交易也適用於你。因為我不了解你,所以我沒法告訴你,適合你的交易風格是什麽樣子的。如果把我的方法教給你,你不會成功因為你不是我。如果你經常在我身邊,你就會看到我是怎麽做的,然後發現一些適合你自己的東西。也有些地方,你會希望用不同的方式來做。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他和我一起交易了很多年,現在在另外一家對衝基金管理一大筆錢,並且做得很好。但他和我就不一樣。他學到的不是變成我。他有自己的交易風格,他變成了他自己。

  有沒有什麽特征能判斷一個人能成為成功的交易員?

  不屈的態度和情緒上的快速恢復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作為一個交易員,你很容易被打得很慘。坦白地說,如果你不喜歡交易,你還有很多其他更好的事情可以做。你不能僅僅因為交易可以賺很多錢而來做交易。那是沒用的。沒有人為了賺錢而交易,還能做得很好。如果成功的交易員僅僅是受到金錢的誘惑,他們會在五年後退出這行,然後尋求物質上的滿足。但大多數交易員不會這樣,他們在生活富裕之後仍然堅持不懈。他們有的時候會像上了癮,就只做交易。傑克R26;尼克勞斯有很多錢。為什麽他一直到60多歲了還參加高爾夫球比賽呢?他可能就是醉心於此。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