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1章 科爾姆R26;奧謝15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成功的全球宏觀策略管理者們最自豪的是交易員都能用精準的分析能力和洞察力有效預測全球市場(外匯市場、利率市場、股票市場和商品市場)走勢。科爾姆R26;奧謝強調說他的優勢不在於預測會發生什麽,而在於預測發生了什麽。科爾姆R26;奧謝認為發現關鍵的轉折點是很困難的,比如市場泡沫什麽時候到頂,而且試圖尋找最高點會是一個失敗的策略。不過,他等到事情發生後證實了交易的預想。比如,他認為2005~2007年聚集的巨大風險使得各種市場的收益都超過了合理的水平,並且使得金融市場很容易暴跌。盡管如此,他認為自己應對市場發生的事而不是預測拐點而交易,事實上在那段時間他也確實持有多頭倉位。直到2007年8月貨幣市場流動性枯竭,證實了市場已經開始反轉,他才轉變成熊市策略。他從來不預測什麽,但會發現可能被忽略的重要事件。實際上,標普500在那之後還創了歷史新高。

  科爾姆R26;奧謝認為交易的實施方式比交易理念更為重要。他不斷尋求能提供最優收益/風險比值,並且在交易發生錯誤的時候使損失有限的交易方法。比如,在2007年8月貨幣市場流動性枯竭之後,科爾姆R26;奧謝預計會降息。科爾姆R26;奧謝踐行想法的舉措並不僅僅局限於看多短期利率產品,他同時還投資於整條收益率曲線:看多短期利率產品/看空長期利率產品。他解釋說,那個時候的收益率曲線相對平坦,意味著利率的降低會集中體現在收益率曲線的短期部分。但是,如果,利率上升,平坦的收益率曲線會導致長期利率上漲的幅度近似於甚至大於短期收益率的上漲幅度。投資於整條收益率曲線帶來的好處是只承擔很少的風險,卻可以獲得大幅的收益。從本質上講,它比僅僅做多短期利率產品具有更好的收益/風險比。

  納斯達克的峰值為科爾姆R26;奧謝尋求最優收益/風險比值實施投資理念提供了另一個佐證。在2000年3月納斯達克見頂之後,科爾姆R26;奧謝很確信泡沫要破了。不過他沒有做空納斯達克指數,即使他很確信市場已經顯現了泡沫的頂部特征,因為他正確地辨認出,就像市場表現的那樣,單邊做空是不可靠的。在2000年夏天,即使市場最終劇烈下跌,指數依然反彈了約40%。這種大幅度的價格波動很容易使看空倉位止損出貨。科爾姆R26;奧謝解釋說,納斯達克指數見頂意味著大部分的資產價格會回歸正常價格區間,因而引起經濟增長緩慢,利率降低。做多債券則可以提供一個相對容易和更加令人舒適的方式實施同樣的交易理念。在那之後,債券呈現了相對平滑的上漲趨勢,而不是像納斯達克所表現的劇烈波動的下跌趨勢。

  靈活性是另一個交易成功所必備的特質。不要執著於投資理念,當價格走勢與投資預想違背時要盡快退出市場是很重要的。科爾姆R26;奧謝覺得喬治R26;索羅斯就是他所見過的最具靈活性的一位交易員:喬治R26;索羅斯不會依戀曾經做過的交易,能毫無悔恨地立即平倉。2009年4月,科爾姆R26;奧謝對經濟前景非常悲觀,但是市場走勢告訴他並不是這樣。由於他的熊市策略與市場走勢完全不符,他構想出一種完全不同的前提,看起來符合市場的動態——這就是,市場處於由亞洲市場引導的經濟復蘇。如果堅持他原先的市場假設前提,那絕對會損失慘重,因為股票市場和商品市場開始了連續幾年的復蘇行情。這種能發現其前提不正確的靈活性,並且依據這個覺悟行動使得科爾姆R26;奧謝在這一年收獲頗豐,即使他原來對市場前景的看法是完全錯誤的。

  科爾姆R26;奧謝認為在市場泡沫中最好的交易方式是做多以獲益於市場過於樂觀的情緒,而不是試圖發現頂部,這近乎不可能,而且如果過早做空會導致巨額損失。處於市場泡沫中做多是很容易的,因為泡沫中的上升趨勢會比較平滑,同時泡沫破裂之後的下降趨勢會波動劇烈。在泡沫中成功做多有兩個必備的因素。第一,在泡沫行情中盡早入場是很重要的。第二,由於泡沫在破裂之後往往都會有陡峭、尖銳的反轉,建立有偏的看多頭寸使最大可能損失在有限的範圍內至關重要。為此,科爾姆R26;奧謝絕不會在泡沫市場中單純地做多,而是會采用看漲期權一類的方式實施牛市策略,這樣交易的最大損失僅限於期權費用。波動率較低的泡沫市場最適合買入看漲期權。

  即使宏觀策略是基於基本面分析的視角,但交易卻並不總需要一個原因。有時,市場價格波動本身表現的反常就意味著市場正在發生變化,即使基本面並不能提供確切的解釋。這是科爾姆R26;奧謝在經歷了LTCM倒閉之後學到的,這件事情的發生嚴重影響了大部分市場。雖然當時科爾姆R26;奧謝並不知道市場變化的原因,但他解釋說市場變動的劇烈幅度本身就意味著基本面的變化,並且他遵循市場調整持倉倉位。他引用喬治R26;索羅斯的話:“先投資,再分析。”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