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奧1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喜歡錯誤的人

  雷R26;戴利奧(Ray Dalio)是全球最大的對衝基金——橋水(Bridgewater,有限合夥制)的創始人、首席信息官、前任CEO和現任“導師”(2011年7月獲此頭銜)。截至2011年12月,橋水管理的資產規模達到1200億美元,雇用超過1400名職員。除了規模之外,橋水在很多方面都是獨一無二的:

  R26;與其他任何對衝基金相比,橋水為它的投資者帶來的回報更為可觀——過去20年的投資收益約為500億美元。

  R26;橋水旗艦基金的表現與傳統市場幾乎沒有任何相關性。

  R26;橋水旗艦基金的表現與其他對衝基金的相關性也很低。

  R26;橋水旗艦基金使用的是獨特的基於系統研究法的基本面分析(大多數基於基本面分析的對衝基金都是人為決策,而大多數基於系統決策的對衝基金則以技術數據為基礎)。

  R26;橋水擁有非同尋常的公司文化,它鼓勵員工之間不分等級的質疑與批評。

  R26;基本上橋水所有的業務都來自機構(95%是機構投資,5%是組合基金)。

  R26;橋水是少數幾家擁有20年歷史記錄的基金之一。

  R26;橋水是第一個分離出阿爾法基金和貝塔基金的對衝基金,以滿足顧客對阿爾法基金和貝塔基金不同比例的需求。

  橋水旗艦策略的歷史記錄既包括賬戶管理也包括基金,並分別交易於多目標波動率和多貨幣。在近20年的時間裏,18%的波動率交易策略達到了平均14.8%的年化復合凈收益率(毛收益率22.3%),對應14.6%的年化風險(毛收益率年化風險為16%)。橋水最令人欽佩的表現在於公司管理巨大規模資產時亦能獲取高收益的能力。管理5千萬、5億甚至是50億資產時以對衝基金策略獲取豐厚的收益/風險是一回事,但在面對500億資產時仍能做到這一點就真的令人嘆為觀止了(2010年橋水年收益創下歷史最高紀錄時,其絕對阿爾法策略所管理的資產規模約為500億美元)。

  雷R26;戴利奧是個高瞻遠矚的人。若要問用哪一個詞能描述戴利奧的基於透徹分析二戰後美國長達67年的經濟所建立的經濟模型的所得看法?答案是:目光短淺的。戴利奧把他的方法描述為“永恒的和無國界的”。他認為一個經濟模型應當考慮不同的時期和不同的國家。橋水使用的是一個基於基本面分析的計算機模型,並與兩類交易規則相結合:一類來自戴利奧40年來對市場觀察得出的結論;另一類來自橋水對過去數百年市場的回溯,對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所做的分析。

  戴利奧以“絕對阿爾法”來命名他的旗艦基金,以區別與他認為主要是采用貝塔策略的大部分對衝基金。對那些以貝塔為主要收益來源,卻針對對衝基金的全部收益收取很高費用的對衝基金,戴利奧是持批判態度的,因為貝塔部分的收益可以通過被動多頭投資來獲得。貝塔衡量的是投資對於市場基準(如標普500等)的敏感程度。本質上,以貝塔為基礎的收益是通過承擔不同的風險而取得,其中主要是市場大盤風險[1]。相比而言,阿爾法是指基於投資能力的收益,定義上與任何市場或風險因子都無關。橋水旗艦基金“絕對阿爾法”的命名毫無疑問地指出了它所追求的收益類型。正如它的名字,“絕對阿爾法”基金與股票市場和固定收益市場幾乎不相關,並且與其他對衝基金相關性也很低(相關系數為0.1)。

  橋水同樣也有基於貝塔的策略——“全天候”,它的目標是通過平衡投資組合中的各項資產使其在不同的市場環境均能有良好的表現,進而獲取貝塔收益。2009年,橋水發行了一個附加了限制條件的“全天候”——“全天候II”:當公司“蕭條度量”指標觸動時,它會將投資範圍約束在“安全”的環境中。

  同樣的基本原理在不同的形勢和環境下會有不同的應用,這是戴利奧分析思想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分類就成為將問題概念化並尋求相應解決辦法的一個重要工具。這裏舉一個以分類為基礎理念的例子,我把它稱為“象限概念”:兩個關鍵因子和兩種狀態組成了四種可能的情況。橋水的貝塔基金——“全天候”基金就是這種理念的一個實例。這個基金具有兩個因子:成長和通脹;兩種狀態:增長和蕭條。它們形成以下四種情況: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