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1章 科爾姆R26;奧謝2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科爾姆R26;奧謝在任何一年的收益率都是正的。由於他的交易記錄,不管是在花旗還是索羅斯,都是不公開的,所以並不能對他的交易表現有一個確切的描述。我們現在可以拿到的是從2004年12月開始他在Balyasny的交易記錄和從2006年6月開始他在現在對衝基金投資組合的交易記錄。截至2011年年底,平均年化復利為11.3%,年波動率為8.1%,月度最大損失3.7%。如果你讀到這裏覺得“才11.3%”,那你需要額外補充一下績效評估的知識了。

  收益要綜合考慮基金經理的技能(包括選擇、下單和平倉)和所承受的風險兩個部分。如果承擔了兩倍的風險就應當能獲取兩倍的收益。從這個角度來看,能真正體現基金業績的指標應當是收益/風險,而不僅僅是收益。這種基金業績評估的觀點特別適用於全球宏觀策略,它管理資產的一部分會被要求用於保持一定的投資組合頭寸[1]。因此,如果需要,全球宏觀策略的經理可以增加數倍於管理資產規模的風險敞口(不需要任何借貸)。風險敞口的增加可以同時提高收益和風險的水平。科爾姆R26;奧謝選擇在一個相對較低的風險水平上運營基金。不管用波動率(8.2%)、月度最大損失(3.7%),還是資金最大回撤(10.2%)來衡量,他所管理的基金風險水平都只是全球宏觀策略基金平均水平的一半。如果科爾姆R26;奧謝基金的敞口處於大多數全球宏觀策略基金的水平,波動率等同於標普500指數,那麽基金的平均年化復利將會是23%。從另一個角度,如果科爾姆R26;奧謝的基金以自營賬戶的方式管理,那麽其敞口會比管理的資產規模大很多,同樣的交易所獲取的收益也會高很多。如果用收益/風險指標來衡量基金業績,就不會有這類矛盾了,因為收益/風險指標與敞口無關。科爾姆R26;奧謝的利潤/痛苦比率(一種收益/風險指標,詳見附錄A)為1.76,表現優異。

  我在倫敦采訪科爾姆R26;奧謝的那天剛好英國王室舉行婚禮。因為辦公室周圍的街道都戒嚴了,我們就約在一家俱樂部碰面,科爾姆R26;奧謝是那家俱樂部的會員。科爾姆R26;奧謝解釋說他之所以選擇這家俱樂部是因為這裏對著裝沒有要求。采訪在俱樂部的休息室進行,很舒適的地方,人也不多,估計都去觀看婚禮了。科爾姆R26;奧謝在談到經濟、市場和交易時顯得異常熱情。以至於在我們談論的過程中,有位男士建議科爾姆R26;奧謝能否小點兒聲,因為他的音量破壞了房間的安靜。科爾姆R26;奧謝不好意思地向對方道歉,並降低了說話的音量。我將對話內容錄了下來,就像我其他的采訪一樣——我速記能力很差雖然我也沒怎麽嘗試過——當時我心裏疑神疑鬼的,生怕科爾姆R26;奧謝的聲音太小以致錄音不清楚。每當周圍有些其他的談話聲、管式音樂和一些狗吠時候,我都會很緊張。最後我不得不要求科爾姆R26;奧謝大點兒聲說話。那個帶著一群吠犬的會員離開的時候,我非常驚訝地看到,雖然我不該這麽做,正是那位向科爾姆R26;奧謝抱怨他說話聲音很大的先生。

  你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對金融市場感興趣的呢?

  那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當我17歲的時候,背著行囊在歐洲旅行。我到羅馬的時候剛好身邊沒書讀了。我去了當地一個露天市場,那兒有一個賣書的小販,但只有一本書是英文版的《股票大作手利弗莫爾回憶錄》。那本書又破又舊。直到現在我還留著它呢。我認為那是世界上最值錢的東西。那本書非常有意思,它將我生活中的各個部分都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是什麽讓你感興趣的呢?

  一開始讓我對宏觀經濟感興趣的是……

  不,我是說這本書哪裏吸引你呢?這本書與宏觀經濟完全沒有關系。

  我不這麽認為。書裏的宏觀思維力透紙背。書一開始就介紹故事的主人公在看盤,但他並沒有朝這個方向發展。每個人都給他一些小竅門,但另一個角色帕特裏奇先生告訴他真正重要的是,“這是個牛市。”[2]

  那是一個分析宏觀基本面的人。帕特裏奇教會了他欲窮千裏目,更上一層樓的道理。這不僅僅是那些讓數字上上下下隨機的噪聲,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讓它成為一個牛市或者是熊市。就像故事的作者所經歷的,他越來越註重基本面分析。他開始討論供求關系,這也是全球宏觀策略的精髓。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