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奧7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你的意思是說,無論你所持倉位正處於新高還是從最高點跌了15%,你的倉位都是不變的?

  是的,所持倉位的方向和大小都不會有所改變。

  如果某個倉位的表現很糟糕,你會因此重新評估你的交易策略嗎?

  一貫如此。最有意義的發現來自於那些出問題的倉位。舉個例子,1994年我們做多不同的債券市場產品,而債券產品非常廉價。對於債券市場,我們有不同的規則和系統來預測,那個時候,這些規則和系統都顯示應當看多各類債券市場的產品。後來,我們意識到如果我們運用系統時采用相對利差而不是絕對利率,我們就能得到更好的收益/風險值。這個改變利用了一個萬能的真理:你可以通過降低資產間的相關性來改善收益/風險值。一旦在研究中有了領悟,我們就會改善原有的系統。

  這是一個由於損失而更新交易系統的例子。但如果只是單獨的一筆交易在賠錢怎麽辦呢?我明白你說的,你不會僅僅因為損失就平倉或者建倉,但如果你忽然意識到曾經忽略了某個因素或者對某個因素不夠重視,因此改變了看法,你會怎麽做呢?

  不,我們不是這麽做的。我們是否會改變看法取決於信息如何通過我們的決策規則。我們用決策規則來決定不同環境下持倉的方向和倉位的大小。

  所以你們的交易過程基本上是完全程序化的而不是依賴於人為決策?

  99%是程序化的。然而,這些系統會隨著我們經驗的豐富而不斷完善,我們也會修改或者添加新的決策規則。但是99%的情況下,我們不會人為下達交易指令。

  如果發生某些交易系統並未考慮到的很罕見的事件時,你們會怎麽做呢?

  如果是世貿中心倒塌這類事件發生的話,是的,我們會人為操作。在大多數情況下,人為操作都是為了降低風險暴露。我敢說,大概只有不到1%的交易可能是人為操作的。

  你的交易系統完全是基本面驅動的,還是也會考慮技術性因素?

  沒有技術性因素。

  大部分商品交易顧問采用只基於技術因素(主要或僅僅是價格)的系統交易方法,而你卻采用只基於基本面因素的系統交易方法。

  是這樣的。

  橋水系統是如何起源的呢?

  1980年左右,我設定了一項紀律:對每一次的交易,我都要在記事本上寫下原因。當我做交易清算時,會將市場上真實發生的與我之前記錄的下單原因和我交易時的預期期望進行比較。然而,僅僅從以往的經驗中學習是不夠的,因為這要花費太多的時間來證明決策規則是否正確。後來,我發現可以回測我所寫下的判斷標準,這樣就可以更好地了解這些判斷標準表現如何並可以更好地完善它們。下一步是明確基於判斷標準的決策準則。決策準則必須符合邏輯,而且要避免過度的數據挖掘。這就是橋水體系的開端以及早期的發展。這些年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們一直堅持這個過程並不斷地加以完善。

  構成橋水體系規則大綱中的每一條規則會被不斷的修正嗎?還是一旦制定了就不會改變呢?

  會時不時地被修正。比如,我們以前會觀察油價是如何影響各個國家的。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石油危機之間,在北海發現了原油,英國從純進口國轉變成出口國。那次的事件促使我們重置了與油價相關的決策規則,一旦包含進出口的事件改變了,交易規則就會隨之改變。

  你的基金管理著數目龐大的資金,但是龐大的資金規模並沒有影響到基金的獲利能力,你是如何做到的呢?事實上,在2010年,你的收益率創下了歷史新高,而同時基金管理的資金規模也比以往任何時候要大。大部分對衝基金因為無法在管理大規模資金的同時獲取高額收益,所以資金規模都比較小。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