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2章 雷R26;戴利奧10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就在未來的一兩年之內。然而,長期來看,無論何時一個國家依賴於國外投資維持赤字支出,都會存在風險,一旦國外投資者擔心該國貨幣走弱是由於過度地印刷鈔票,他們就會撤資。這種改變的預兆就是國外投資者購買的債券久期變短,引起信貸緊縮。比如1931~1933年期間,利率上漲,即使當時我們處於通縮經濟蕭條。在這種情況下,央行一般會買入更多的債券來彌補利率上漲所造成的缺口,這樣把債務當作貨幣的方式會使貨幣貶值並讓資金投向那些抗通脹的實物資產和外匯中。這個過程通常持續幾年。起初,通縮會轉變成低通脹。就好像1933年羅斯福決定開始印錢並脫離金本位時,這種變化恰好抵消了美元的通縮;並沒有引起高通脹。這個時期,黃金和債券的價格同步上升,這和通常情況下由於通脹造成的高金價意味著地債券價格不一樣。這種模式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金價與債券價格齊升如出一轍。

  當我讀到你對於長周期的描述時,你看上去好像在說美國正在經歷五個階段中的第四個——一個仍然認為自己很富有的窮國——而現在成了第五階段了:一個衰退的國家。我這麽解釋對嗎?

  我想差不多。

  這個周期通常持續多久呢?

  整個周期要經歷100~150年;第五個階段(衰退)則持續大約20年。

  假設美國在大約2008年時進入衰退階段,你的周期模型暗示美國會保持這種廣泛的衰退直至2030年。這真是一個非常悲觀的看法。在長周期的衰退階段,有沒有一些情況讓這些國家不那麽痛苦?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大英帝國的衰退沒有那麽劇烈因為它們的調整過程經歷了很多年。日本的減債過程也是這樣。基本上一個國家的情況可以在很長時期內都保持穩定。情況並不一定要很糟。可一旦處理不慎就非常麻煩了。

  在橋水,包括下屬對上司的批評都是被提倡的。你的員工有沒有批評過你呢?

  一直都有。

  你能給我個例子嗎?

  我和一家正在康涅狄格州訪問的歐洲養老基金共同參加了一個會議。會後,銷售人員批評我不善辭令,把時間拖得太久了,這不利於會議的進行。我詢問了與會的其他人的意見。一個我們剛畢業一年的新員工給我打了個“F”。我很喜歡這樣的情況因為我知道他們在幫我進步,而且他們明白這是他們應該做的。

  你認為在投資上人們犯得最大的錯誤是什麽呢?

  投資人犯得最大的錯誤是他們相信最近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會重現。他們想當然地認為最近的一項好投資以後還會很好。通常,過去的高收益僅僅表示那項資產已經變得很貴了,並且是不合意,而不是更好的投資了。人們在價格上漲之後除了價格而無其他原因的買入造成了價格的過度上漲。通常在價格大幅攀升後,當投資人因為貪婪和無畏而賺錢的時候,反向操作倒是個好主意。

  戴利奧十分信奉分散投資。事實上,他把通過引進不相關資產而提高收益/風險成為“投資的聖杯”。他說如果投資組合中的資產真的相互獨立,那麽收益/風險將提高五倍。

  大多數人都把相關性當做決定兩種資產是否獨立的首要工具。戴利奧認為相關性在統計上可能會產生誤導並且不適合用來構建投資組合。問題的關鍵在於不同資產之間的相關性是很不穩定的,並且十分受前置環境的影響。比如,通常黃金和債券是負相關的,因為通脹(當前或預期)利多黃金而對債券不利(因為高通脹通常意味著高利率)。然而在減債周期的初始階段,因為積極的貨幣寬松黃金和債券可以同時上漲(也就是債券價格上漲),而這也加劇了長期貨幣貶值的擔憂,這樣使得金價進一步上漲。在這種情況下,黃金和債券的相關性就和它們通常的關系相反。

  相對於使用資產之間的相關性為標準的方法,戴利奧關註那些暗含的可以影響資產價格的驅動因素。驅動因素是因,相關性是果。為了得到一個分散投資的組合,選擇含有不同驅動因素的資產是必要的。戴利奧可以通過決定那些未來的驅動因素可以影響市場(一個預見性的方法)來更準確地評估哪些資產更傾向於同向或反向變動,比如,預測黃金和債券何時會同向變動,何時會反向變動。相對的,使用相關性來做決策(一個回顧性的方法)會在形成投資組合的時候造成錯誤決定。戴利奧構建的投資組合是由不同驅動因素影響不同資產組成的而不是僅僅是不相關。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