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1章 科爾姆R26;奧謝4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在現實世界中,要想讓那些解決辦法行之有效,首先要考慮的是美國人並沒有他們想象得那麽富有。然而很多帶有政治色彩的解決辦法拒絕承認這樣的現實。換個說法:大家更願意面對哪一種難題呢?

  在你還讀大學的時候,你知道你想要什麽嗎?

  是的,成為交易員。雖然現在想起來,其實那個時候,我並不明白交易員意味著什麽。

  你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什麽?

  我第一份工作是在花旗集團的外匯交易部門做初級交易員。我參加工作的第一個星期,英鎊被迫退出歐洲匯率機制(ERM)。

  歐洲匯率機制(ERM),在歐元發行之前運行了十來年,旨在限制歐盟成員國貨幣的匯率波動。1992年,由於英鎊跌穿價格區間下限,英國被迫退出歐洲匯率機制。

  是被索羅斯戲稱為“擊敗了英格蘭銀行”的那周嗎?

  是的。你可能也知道,在我開立自己的基金前,我為索羅斯工作過一段時間。索羅斯的故事中我最喜歡的一個是對時任英國財務大臣諾曼R26;拉蒙特的采訪,拉蒙特說英格蘭銀行持有100億英鎊的準備金應對那些狙擊英鎊的投機者。索羅斯在讀到第二天的晨報時,看到這則新聞,對自己說“100億英鎊。多麽非凡的巧合啊!——這正好是我考慮要持有的頭寸”。

  當時,我還在向交易部經理解釋為什麽英鎊不會退出歐洲匯率機制。我認為保守政府退出歐洲匯率機制無異於自殺,因此他們應當相信那是不會發生的。

  你的老板是什麽反應?

  他只是笑著對我點頭說:“好吧,我們走著瞧。”三個小時後,英鎊已潰不成軍,被迫退出歐洲匯率機制。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徹頭徹尾的傻瓜。

  我完全不明白市場和政治之間的較量。政策的制定者也不明白。我覺得政策的制定者不明白他們不能控制市場,而事實也往往如此。這當然也不是投機者能控制的,而是由市場的基本情況所決定的。從根本上說,英國在歐洲匯率機制中難以生存。英國在衰退中擁有被嚴重高估的貨幣;德國需要高利率來抑制與東德合並之後帶來的通貨膨脹。因為貨幣之間掛鉤,英國被迫維持高利率,即使它所面臨的經濟衰退所需要的是完全相反的經濟政策。索羅斯所做的就是發現這種情況是難以維持的。英格蘭銀行所做的努力就如同是在設法擺脫地球引力。

  你很幸運,在你第一次犯錯的時候,還沒有錢沒有下註。那件事對你影響深嗎?

  對我觸動很大。我明白了市場比政策重要得多。你必須緊盯真正的基本面,而不是那些政治家們想做什麽。雖然人們不願意相信的情緒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但最終還是會被市場所戰勝。索羅斯的天才在於切中事情變化的轉折點——不僅知道頭寸的部位是正確的,而且時間要剛剛好,這個時點與交易風險大小息息相關。

  (接下來的討論是有關於目前(2011年)歐洲債務危機的問題。科爾姆R26;奧謝對歐元長期不看好。)

  你是一個宏觀策略的交易員。你看到出現了問題。你會怎麽進行交易呢?

  我不知道。這也讓我有些心煩意亂。

  你不知道是因為時間的不確定嗎?

  因為沒有人關心。只要沒人關心,就沒有趨勢。1999年的時候你會賣空納斯達克指數嗎?你不會賣空是因為你覺得僅僅由於價格被高估是不夠的。

  那你可以做什麽呢?

  你可以等待,等到大家都開始關心這個問題。就拿納斯達克來舉例,你想在4000點的時候做空納斯達克,但你需要等到它已經達到5000點才行。這樣你是在市場下跌的時候做空,而不是市場上升的時候。因為在市場充滿泡沫的時候,沒人能告訴你市場會走多遠。即使有些點子確實是好主意,你依然需要等待並且確認正確的時間。這不是我發現的。如果你讀《金融時報》的話,所有的消息都在那兒。你不用成為一個非常聰明的經濟學家,你只需要確定關鍵的時間點。金融危機是另外一個例子來說明要耐心地等待適當的時機。2006~2007年的時候,我覺得市場就是一個徹頭徹尾不穩定的泡沫。太荒謬了。到處都是瘋狂的。

  你對那個時候的瘋狂有什麽看法?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