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1章 科爾姆R26;奧謝5

作者:傑克-施瓦格   出版社:機械工業出版社  和訊讀書
  任何一個金融產品的風險溢價都非常低。信用價差的交易價格無比的荒唐,沒有人關心真實的信用是怎樣的情況。公司每季都有穩定的收益,你能看出什麽?

  他們在做假賬?

  是的。除了做假還能是什麽呢?他們的業務有可能很好也可能不好,但你知道他們在做假賬。大家都喜歡穩定的收益。那不是很漂亮嗎?我討厭穩定的收益。這讓我覺得公司的數據是不真實的。並且我知道2006~2007年整個體系都是雲山霧罩的。信用市場的問題顯而易見。但那個時候你不能做空,因為你會損失持倉收益(借入信用工具所支付的利息),而且那個時候,信用價差越來越低(信用價差的降低——信用工具利率與同期國債利率之間的差值,意味著信用工具的價格在上漲)。所以你若持空倉不僅要付錢,而且你所持有的倉位也與市場方向剛好相反。在2006~2007年做空信用產品和在1999年做空納斯達克指數是同樣的道理。你不得不想其他的辦法來賺錢。

  2006~2007年間你持有什麽樣的頭寸呢?

  我們意識到,在牛市中我們的表現會不好,因為在市場泡沫中只有那些完全相信這是牛市的人才能贏。這沒關系。你只需要賺到合意的收益並等待市場轉向,然後你就可以賺大錢了。我所相信的就是能獲取復利收入,並且不輸錢。我們很樂於成為泡沫的一部分,但持有的頭寸要有相當高的流動性,那麽當我們想撤出市場的時候就能輕而易舉的出來。人們所犯的最大錯誤在於參與泡沫時不找好退路。在泡沫中所有的市場看起來流動性都很高,但問題的關鍵在於泡沫結束後它的流動性如何。我們的很多交易都是通過期權進行的,比如持有某種貨幣的看漲期權,因為這種貨幣和本幣之間的利差會為期權買單。

  貨幣套息交易是指持有具有高額利息的貨幣。比如,澳大利亞短期利率為5%,美國短期利率為1%,澳大利亞元就可以作為貨幣套息交易的標的。美國投資者可以將美元轉換為澳大利亞元,並獲得4%的利息收入。當然,所面臨的風險是期間澳大利亞元可能會相對美元貶值。雖然可以通過賣出澳元遠期合約對衝風險,但套利會確保澳元的遠期折算價格與利差相等。(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通過買入澳元,並投資於澳大利亞短期國債,再通過賣出等值遠期澳元對衝風險,我們就可以獲得無風險收益。)如果即時匯率不變,將來,遠期匯率會上漲同樣的幅度。遠期澳元平值買入期權的行權價格與澳元現價之間的差值也是與之相等的[3]。如果澳元價格不變,買入期權在到期時的溢價部分會與之相等,作為對期權價格的補償。此外,在追求風險的市場中,套息貨幣在現貨市場往往也會升值。

  由於標的貨幣流動性非常強,我猜你傾向於買入貨幣套息交易的看漲期權是為了避免市場突然反轉的風險缺口嗎?

  是的,通過持有期權的多頭,你永遠也不會有巨大的損失。如果泡沫持續下去,你會有不錯的收益;如果泡沫破裂了,最多你也只賠個期權費。你永遠都不能在那個可怕的尾部做空。但是同時會由於很多結構性的原因需要做多期權。風險溢價特別低的表現是期權價格非常低。我喜歡在期權價格很低的時候買入。這個泡沫的波動率比較低,意味著可以用期權來對衝風險。但市場並不總是這樣。

  在金融泡沫期間,你還做什麽其他的交易嗎?

  那個時候中央銀行都在做什麽?它們在提高利率。所以我的很多交易都是與貨幣政策有關的。美聯儲在2005~2006年進入加息周期時,期貨市場定價的基礎是利息不會再漲了。如果你持有代表加息的趨勢是不會停止的倉位,市場會持續不停地付錢給你。美聯儲基本不可能從加息突然轉變成降息。同樣的,在明顯的泡沫中貨幣政策也很適宜。當有關經濟的各項指標都在告訴你,你已經處於泡沫之中了,這十分明顯你需要較高的利率來支撐。因此,你交易的風險/收益比很大,並且在六個月之後,利率還會繼續增長。隨著時間的推移,利率的增長,市場不停地說:“我很確定利率的增長是會停下來的。”你可以不停地重復交易。

  為什麽那個時候的市場會預期寬松的貨幣政策呢?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