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養鵪鶉擱淺 逃亡5個月 第一次破產

作者:沈良   出版社:中國經濟出版社  和訊讀書
  1995年初,我隱約看到市場上的鵪鶉蛋有供不應求的苗頭,雖然我沒有養過鵪鶉,還是覺得應該嘗試一下。於是,我到一些養鵪鶉的農戶家中閑談、觀察,到市場上賣鵪鶉和鵪鶉蛋的地方調研。發現實際情況確實如我所料,甚至將來供不應求的程度會比較大。

  於是我買進10000只鵪鶉仔(大約一半公的,一半母的),進貨時每一只的價格是2毛錢, 養一段時間後分出雄雌(鵪鶉長到半大後可以從毛上分出公母),然後分開裝籠子養(便於產蛋、取蛋)。

  1995年,我到河南  加上之前幾年做小生意、種大蒜,賺了一些錢,去除養鵪鶉的投資,和家庭日常的開銷(我們家的開銷相對其他農戶來說是多好幾倍的,不然父親也不會說我浮華),還有2.5萬元的儲蓄,以我當時的年紀,在當時的農村也算是不錯了。

  同時,我堅信養鵪鶉、賣鵪鶉蛋會賺錢,當時感覺一切都會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就在這時,夫人給了我一個“意外驚喜”,懷上了第二胎。當時計劃生育政策執行得很嚴,懷上第二胎的都會被“抓去”引產。我當時已經做好了不要這個孩子的思想準備。1995年9月,夫人去醫院檢查,結果B超檢查出來是男孩,於是夫人堅持要這個小孩(因為之前第一胎是女兒)。(我兒子是臘月二十六出生的)

  如果呆在家裏養胎,被“抓去”引產的可能性很大,夫人為了要個兒子,決定“逃亡”到親戚家裏把孩子生下來,她當時和我說“你不跑,我一個人跑!”

  我只好把已經分籠的鵪鶉賤賣掉,當時母鵪鶉都快產蛋了,賤賣了真的很心疼,總共虧了5000元左右(養鵪鶉買飼料、買籠子也花了不少錢)。

  那一年,鵪鶉蛋本來2塊多一斤(一斤45個左右),後來,果然漲到4塊5毛一斤,只可惜為了生男娃,養鵪鶉本可賺一筆錢,卻虧損了不少。

  如今,我們全家都要感謝夫人當時的堅持。雖然她的堅持讓家庭過上了“逃亡生活”,讓我在鵪鶉上虧了一筆,還讓家庭的儲蓄一掃而空,但她的功德卻是極大的,她不單是挽救了一個生命,讓我們獲得了一個兒子(對農村的人來說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她給了我們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庭,並讓我們這個家庭多了一份驕傲和財富、少了一份遺憾與自責。

  由於當時我註重和親友們的關系處理、註重家庭的生活質量,也由於我做小生意還算比較成功,相對其他農民賺錢更容易、更多一些,也就養成了花錢“大手大腳”的習慣。

  一開始寄居在一個親戚家中,各種開支不能讓親戚支付,除了日常開支,我總還要給他們意思一下,畢竟打擾他們一個月的時間。後來我們一家人就住店了(店是指比較低檔的旅店),每天兩三塊錢,那時我到臨沂批發市場批發一些衣服流動著趕集賣,多少賺一點,勉強度日。在臨產前一個月,又住到了嶽父家,也沒少給他們添麻煩。

  在外“流亡寄居”的這五六個月的時間,我專心照顧夫人,沒有花很多時間正經做生意。而當時家庭的日常開支、親友交往的費用都比較高,我是個要面子、不想讓家人受苦、不想讓親戚鄰居看不起的人,花錢自然就節制少了一些。日常的生活費用、夫人的營養費用、生兒子的費用,再加上因為超生,回家後政府又罰款7000元,這直接導致我2.5萬元儲蓄全部花完,花完儲蓄錢還不夠,還找人借了錢(因為我的人緣還算不錯,所以借錢倒也順利),結果是倒欠外債4000元。

  這算是我的第一次“破產”。商丘東南永城收購大豆賣到山東嘉祥縣,賺了一些錢。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