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煎熬中發現機會 生豬要大漲

作者:沈良   出版社:中國經濟出版社  和訊讀書
  回到家中,欠債4000多元的我,表面上還是和以前一樣,家裏也是該吃的吃、該喝的喝,但我的內心卻非常煎熬。一方面欠了別人的錢,必須盡快還掉,不然就有違我做人的原則;另一方面,一個家庭總要有個收入、有個進項,不然生活都沒著落了。於是我時刻留意著賺錢的機會,準備“東山再起”。

  終於,我等的機會來了。幹什麽呢?養豬!

  從1993年開始,生豬市場不景氣,我就一直在關註。

  1993年,養豬的農戶都在虧錢,導致豬仔便宜下來,豬仔便宜又打擊飼養產仔母豬的積極性,較多母豬被淘汰,不少母豬被宰殺,進一步增加了豬肉的供應,價格自然繼續下跌。1994年豬價不見好轉,1995年生豬市場依然不好,而1995年的秋天我記得玉米價格漲到了8毛1一斤,這對養豬的農戶來說真是“禍不單行”,本來養豬已經虧損,飼料價格又暴漲,養豬的積極性被打擊到極點,母豬、豬仔、肥豬(即養成後銷售出去的豬)養殖量全面下降,一些農戶決定減少養豬量或放棄養豬。

  到了玉米的收獲季節,1995年的秋天,謠言四起。

  “哪兒哪兒的玉米簽合同1塊1毛一斤了!”

  “哪兒哪兒的玉米簽合同1塊2毛一斤了!”

  農戶們聽到的、傳播的盡是不好的消息。這又讓不少人放棄了養豬,讓養豬人的心涼到了極點。

  當時我就想,玉米價格漲到1塊1、1塊2不太可能,我不相信,因為價格漲到8毛1是由於出口過多(當年中國是玉米出口國),那國家就會限制出口或減少出口,當年(1995年)的玉米產量又不錯,市場的供應量應該沒有問題,一斤漲3毛多是漲不上去的,下一年(1996年)的玉米不會那麽貴,價格會慢慢下跌。(因為玉米漲價的謠言,讓最後堅持養豬陣地的人希望也破滅了,使本來存量不多的母豬又有一部分遭到宰殺,母豬的存欄量降到了歷史低點,豬少了,玉米的需求量就會下降。經常有“豬便宜飼料貴、豬貴飼料便宜”的現象。)

  而當時母豬的存欄量已是多年的最低,沒有母豬,哪來豬仔?沒有豬仔,又哪來肥豬?到了1996年生豬供應量必然急劇下降,而人們吃豬肉的需求又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因此豬肉價格就會大幅上升。而且生豬價格上漲以後,短期內不會下降,因為在這期間,生豬價格再高,短時間內也無法生產更多的肥豬,因為沒有足夠多的母豬。

  因為謠言四起,更多的豬被提前宰殺掉到市場去賣,在1995年10月的時候,我覺得這麽低的豬價也就最多撐半年了,半年後再想要便宜的豬就難了。於是我判斷1996年的夏季,豬價必漲。

  經過多方調研、觀察和分析、判斷,我在1996年3月,下定決心,借錢養豬。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