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10年,100萬受害者

作者:羅茲瑪麗-吉布森   出版社:外文出版社  和訊讀書
  當邁克爾的母親艾琳,第一次聽到醫學研究所的報告和全國醫療事故死亡人數時,她驚呼:“真的?原來不止我一人有這樣的經歷。這是真的?”她知道有些美國人和她一樣,親身經歷了醫療事故,但怎麽也想不到數量如此龐大。很多美國人都不知道這項報告的統計數字低於美國醫療系統所發生醫療事故的實際數字。

  冰山一角

  每年,美國醫院裏死於可預防性醫療事故的人數,比美國在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中死亡的士兵總和還要多(五角大樓官方資料報告)。每年因醫療事故死亡的人數多達10萬,幾乎和艾滋病、乳腺癌,以及機動車事故死亡人數的總和一樣多。換句話說,僅醫院收治的患者中,每天大約就有275人因可預防性醫療事故而生命垂危。

  10年間,醫療事故造成的負面影響令人咋舌。10年間,100萬人死亡,這實在令人難以理解。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間,還會有另外100萬人死亡嗎?事實上,如果醫學界不改變現狀,我們將永遠無從知曉這一問題的答案。

  專家們是如何估算出全國醫療事故的死亡人數呢?許多信息主要由研究人員從查看醫院收治患者的病歷記錄中得出的。1991年,《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刊登過一篇文章,其中的醫療事故死亡人數就基於紐約州醫院收治的三萬多名患者的病歷記錄而來。醫學研究所報告的主要依據是這項嚴密的調查,以及另一項使用相似方法查看猶他州和科羅拉多州醫院收治的一萬五千多名患者的病歷得出的研究結果。因為在醫療事故發生時,美國並沒有關於嚴重醫療事故致人傷亡的全國性報告,所以這是已有資料中的最佳信息。醫學研究所的報告得出結論,住院患者中每年因醫療事故死亡的人數可達44,000~98,000人。

  但是這組數字並不能展現整個事故情況。實際上,醫學研究所報告中指出的醫療事故的統計數字是不完全統計,因此我們大致地估算出每年有近10萬人死於醫療事故,而這只是醫生記錄在冊的醫療事故,事實上醫生們記錄下的數據還不到實際的30%。一項針對專科醫師的調查發現,44%的專家醫師稱,院方不鼓勵他們撰寫醫療事故報告。1

  遭受醫療事故的患者和家屬,他們的第一手資料,也傳達出病歷記錄缺失的問題,而且更嚴重。據患者家屬反映,問題並不只是醫療錯誤沒有記錄在病歷上。據賈斯汀的母親講述,在她兒子死後,有人修改了病歷,以掩蓋急診部打發他回家時,他的血壓和脈搏已顯現高度危險的事實。她回憶道:“我們接到一個匿名電話,他建議我們在病歷被更多修改前把它拿回家,於是我們這樣做了。”

  其他家屬舉報說,醫院官方的病歷和他們自己保留的詳細日誌大相徑庭。一位丈夫,他53歲的妻子因醫院消毒設備落後,患上醫院獲得性感染而死亡,他向我們講述了如何保存自己日誌的經歷:“他們每做一件事,我都記錄下來,每個接觸她的人,我都記下他們的名字。最後統計,我的妻子住院期間,不算住院醫生,共有69位醫生曾為她治療過。”他的日誌與病歷中所寫的內容截然不同,不過他的記錄非常詳細,有證可查,醫生無法抹去。他說:“當我找他們解決問題時,我保存的這份日誌幫了我的大忙。”

  這份報告統計的可預防性醫療事故導致的死亡人數太少,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這組數字並不包括在私立診所和獨立門診手術中心因手術失誤而死亡的人數。例如,2000年9月,佛羅裏達州醫學委會員(The Florida Board of Medicine)史無前例地頒布了一項臨時性的禁令,禁止私人診所進行某些外科手術。原因是在五個多月的時間裏,已有5名患者在進行擇期手術時死亡,其中大部分是整形手術。《美國醫學新聞》(American Medical News)引用了佛羅裏達州醫學委員會一位委員的話:“這些身體健康的人,只是為了更漂亮一些,結果卻送了命。”有些麻醉師說下禁令是對的,因為一些私人診所的手術死亡率,是醫院和門診手術室麻醉死亡率的100倍。

  私人診所和獨立門診手術中心的醫療事故造成的傷亡人數並沒有納入統計範圍,例如電視新聞主持人瑪麗所遭受的傷害。由於這些地方的手術數量龐大,也嚴重缺乏發生醫療事故的準確信息。美國麻醉醫師協會預計,僅2003年這些診所的外科手術數量就超過1700萬例,比外科手術住院數量的900萬多出近一倍。

  療養院和康復中心導致患者死亡的醫療事故也沒有納入統計範圍。那位髖關節手術失敗後卻被骨科醫生忽略的老奶奶瑪德琳,如果在康復中心死去,那麽她很可能被記錄成因跌壞髖關節後去世的老婦,而不是因為一次可預防性醫療事故。

  統計結果也不包括因藥店錯誤填寫處方單而導致的死亡。 《華盛頓郵報》曾報道,弗吉尼亞一位婦女給5歲的兒子取藥,治療尿床的問題,處方單上的用藥劑量錯填為醫生處方藥量的5倍。結果媽媽毫不知情,在給兒子服藥後?第二天早上發現他已經過世了。

  患者在透析室做腎透析時發生的醫療事故也沒有統計在內。全國範圍內,二十三萬多名腎病患者在三千所透析室接受治療。其中有很多年紀較大,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身體狀況復雜的患者。據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總檢察長辦公室反映,患者接受治療時導致的死傷事故並沒有系統性的報告。總檢察長辦公室講述了一名透析患者被暴露在毒性殺菌劑之下,這是一種給設備消毒的殺菌劑。而另一個案例中,因患者過量使用藥物,導致長時間出血。

  總之,醫院之外的可預防性醫療事故,最終導致的傷亡,都沒有現存資料可查。

  醫學研究所發布調查報告約一年半之後,《美國醫學會雜誌》的一篇文章稱,每年因醫療事故死亡的人數要比研究所統計的還要多。研究所回應,指出這項新研究沒有包括未來幾個月可能死於某種疾病的人們,並聲稱“即使生命只剩不到3個月的時間,患者也有權利得到安全有效的治療”。盡管可預防性醫療事故導致死亡的確切人數永遠無法得知,但是對可預防性醫療事故導致的死亡數量之多這個不爭的事實,醫學界的領導們卻並無異議。

  由於統計數字只針對醫院發生的醫療死亡事故,所以你只了解了幾個人的故事,如奧克、瑪麗恩、劉易斯,他們已成為每年10萬死亡患者中的一名,而且他們確實在住院期間死亡。

  其他和我們分享故事的人中,例如丹尼爾、瑪麗、伊麗莎白、蘇珊、戴安娜和瑪德琳,僅有一部分人,在住院時遭受醫療事故,卻幸運地活了下來,他們有機會和我們講述他們傷殘的經歷。事實上,還有多少人像他們一樣,又有多少人完全康復,或是不幸死亡,再或者遭受了嚴重的傷殘,活了下來,這些我們並不知道。因而,當醫療事故發生以後,不會遺留下任何惡劣的影響。正如丹尼爾犀利地指出:“如果我是一位白宮官員,在大街上遭遇搶劫,受傷了,這也許會登上《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但是如果我因為住院治療受傷,卻無人知曉。”同樣,還有那些已被警覺的醫療專家、患者或者家屬及時發現且挽回的事故,這些更是無法統計,無法讓人知曉了。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