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終極經濟模型

作者:哈瑞-丹特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我稱其為80年四季經濟周期。
  我在有生之年學到的每一樣東西似乎都是按照四季或者四個階段生息往復。四季變換是最明顯的例子:一年分為春、夏、秋、冬。我們人生的四個階段亦是如此:青年、成年、中年、老年。商業周期也有四個階段:創新、成長、淘汰與成熟。就像一個月包含四個星期,月亮有四相,我發現經濟也按照四季周而復始,周期長度與人類壽命相當,目前約為80年。
  我在20世紀80年代初接觸到的首個可靠的經濟周期是俄羅斯經濟學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Nikolai Kondratieff)在1925年提出的康德拉季耶夫長波。當時,這一周期為期五六十年(那時的壽命沒有現在這樣長),通貨膨脹率高峰分別出現在1814年、1864年和1920年,最近的一次在1980年。這一通貨膨脹與通貨緊縮周期分為四季:通貨膨脹率溫和上升的春季繁榮期;通貨膨脹上升至某一長期峰值並伴隨戰爭出現的夏季衰退期;通貨膨脹率下降的秋季繁榮期,強有力的新技術成為主流應用,出現最終引發高投機與金融泡沫的信貸泡沫;之後進入冬季,此時泡沫破滅、債務減免、價格通貨緊縮、經濟蕭條(也會發生戰爭,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
  然而,這一周期在幾十年前似乎失去了其普遍可預測性模式,原因有二:首先,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該周期大大延長,人口數量眾多的“嬰兒潮”一代加入勞動力大軍的年齡具有通貨膨脹性,導致通貨膨脹趨勢大幅走高;其次,按照舊有的60年周期理論,20世紀90年代末會迎來“大蕭條”之後的新一個經濟寒冬,而我們卻經歷了史上最大的繁榮期。因此,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才會出現大批預測大蕭條的著作,拉維·巴特拉(Ravi Batra)、羅伯特·普萊克特(Robert Prechter)、詹姆斯·戴爾·戴維森(James Dale Davidson)和哈裏·菲吉(Harry Figgie)的著述得以大賣。我對這些作者都滿懷敬意,通讀了他們的著作,相較於大部分經濟學家,他們對歷史和周期規律的認識要深刻得多。
  不過,我同時也研究學習人口學和嬰兒潮。我清楚,當史上規模最大的人口世代在20世紀90年代正處於消費與借貸的最好時期,所謂的大蕭條根本無從談起。我在1992年年末出版了《榮景可期》(The Great Boom Ahead),提出了為期大約80年的新四季經濟周期理論。我看到“嬰兒潮”從增強通貨膨脹與繁榮的角度擴展了經濟周期,我們的預期壽命在過去一個世紀中大大延長,隨之延展了與人類相關的所有周期,榮衰周期長度當然也不例外。
  關鍵在於,康德拉季耶夫的四季周期理論仍然有效,只是在時間和強度上都有所增強。如果我們通過人口學預測支出與通貨膨脹的周期,就能夠更準確地把這個力量強大、支配一切的四季經濟周期寫進未來。
  這一周期長度從接近60年延長至80年的原因之一在於,美國經濟在過去100年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直到20世紀初,美國仍然是一個農業國家,80%的人口從事農業、采礦甚至捕魚。商品周期基本維持在30年未變(見第六章),而世代性與人口周期更接近40年。圍繞商品周期運行的各個周期意味著每29年或30年出現一次榮衰交替,因為農業社會消費者對於經濟的影響幾乎無法與當今富有得多的城市中產階級相比。即便是今日中國與印度的農村消費者,鑒於其主要是自給自足的農民,對於經濟幾乎也沒有任何影響。因此,20世紀內,將通貨膨脹計算在內之後的美國股市在1929年、1968年和2007年迎來了主要的長期牛市,它們之間的間隔均為39年,恰巧與上三個世代的峰值支出吻合。
  每個四季周期包含兩個榮衰周期,因此兩個商品周期疊加為58~60年,與20世紀初之前的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情形一致。經歷了咆哮的二十年代之後,我們看到了史上首個民眾富裕的中產階級社會的誕生。他們的消費周期取代了商品周期的主導位置。因此,榮衰交替會每39~40年發生一次,兩個這樣的榮衰周期就加和成為一個為期78~80年的經濟周期。
  “嬰兒潮”一代的規模提升了通貨膨脹與經濟/股市繁榮的水平,而快速提高的預期壽命以及由商品經濟向大眾消費經濟的轉變也將榮衰周期由30年拉長到了40年。這些都解釋了為何大部分康德拉季耶夫支持者都錯誤地預測在20世紀90年代會出現大蕭條。在新的周期中,大蕭條會遲來20年,也就是會在21世紀前10年出現。
  該如何將這些事實為你所用?針對每一個經濟季節,投資、商業和個人策略都應有所調整,一如我們會根據季節穿衣。臨近換季,做好適應的準備,就沒有問題。如果不能適應,就會深陷麻煩之中。
  我將在第七、八、九章中分別討論隨著季節的變換,投資者、企業和政府應該如何應對即將到來的經濟嚴冬。不過首先鑒於人口學是驅動發達國家現代中產階級經濟的磚石,我們需要進一步了解人口懸崖及其在未來若幹年內將對世界造成怎樣的影響。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