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發達國家周圍的人口懸崖

作者:哈瑞-丹特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消費浪潮指示標適用於世界任何一個主要國家或地區,唯一的不同在於大多數國家的人口學數據以5年為一個時間段,而不是以每年的增量計算。我們來看一下各國的數據。
  日本在1942年和1949年經歷了最後兩次“嬰兒潮”一代的出生高峰。日本的消費浪潮滯後於出生高峰47年(由於日本的外來移民較少、本國人受教育程度較高,因此該數值比通常的46年推遲一年),在1989年和1996年兩次達到峰值,此後日本股市經歷多次起落。緊隨日本之後的是美國在1957~1961年的出生高峰,以及加拿大在1960年的出生高峰。因此,北美的消費浪潮在2007年前後湧上浪尖,之後開始落下崖口,支出放緩。歐洲的消費浪潮繼而湧起,浪潮的岸線更為寬廣,但會在2013~2014年登上峰頂,隨後大部分歐洲國家的消費浪潮會在2018年之前相繼回落。
  德國是在2013年之後首個落下人口懸崖的歐洲國家,同時還有英國、瑞士及奧地利。韓國的消費浪潮在2010~2018年達到頂峰,之後會像日本一樣大幅跌落,且該情形會持續數十年。中國的勞動力增長也會在2015~2025年攀至峰值平臺,隨後中國的人口增長將無限期放緩。雖然中國在未來幾十年內的城鎮化進程將繼續推進,實現較為平和的增長水平,但其仍是第一個跌落人口懸崖的新興國家。
  如果歐洲現在已經身陷衰退之中、債務問題纏身,那麽在2013年或2014年其消費支出跌落人口懸崖之後,歐洲該何去何從?實際上,2020年之前一定會有一場重大的全球危機,讓所有人無所遁逃。東亞地區最後一個富裕國家韓國也會在2018年落下人口懸崖。2010~2020年後半段的經濟情況明顯比2008~2009年的大衰退更惡劣,而且在2014年至2019年年末這段時間,我們還要面對人口與地緣政治周期的最低谷。
  英國的消費浪潮在2010~2013年達到峰頂,之後墜落而下。法國的峰值平臺由2010年持續至2020年,時間最久。意大利的峰值平臺出現在2010~2018年。西班牙是最後一個達到峰頂的歐洲國家,時間在2025年前後,但其現已陷入歐洲最大的房地產泡沫破滅之後的蕭條之中。需要註意的是,最嚴重的消費峰值墜落發生在南歐及中歐國家:希臘、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德國、奧地利和瑞士——你可還在指望德國保全歐元區?
  如前所述,美國的消費浪潮已在2007年年末衝頂,但會在2014年前後第二次居於人口懸崖的崖頂,最富有的1%~10%的美國人將在那時達到支出頂峰。美國的收入不均比加拿大或歐洲都要嚴重,最富有的10%人口享有將近50%的收入與消費,而最富有的1%人口則占有了將近20%的收入。同時,超過90%的(個人住房之外)金融資產都控制在最有錢的10%的人手裏,而美聯儲持續不斷地采用量化寬松政策和貨幣刺激進一步加劇了這一現象。
  那麽在孩子們最終全都離家獨立,富有的家庭也落下人口懸崖之後,美聯儲會把消費的希望寄托在誰身上?在下一次金融災難和泡沫破滅中,誰會受傷最重?不是霍默·辛普森這樣的小人物,他已經被很低的實際工資、又少又可憐的工作機會以及經常被套牢的抵押貸款壓得喘不過氣來。當現實之光終於照進了多年的刺激措施,金融資產再次崩盤,最富有的那批人的凈資產將遭受嚴重損失。
  根據我們的最佳長期和中間周期(見第七章)顯示,在2014年年初至2015年年初會出現另一次經濟發展放緩以及股市崩盤加速,很可能一直延續到2015年年末,甚或是2016年。人口情況引發的最惡劣經濟走勢會在2014~2019年席卷而來。美國經濟很可能在2015年年初之前經歷一場或大或小的崩潰,並在2017年年末至2019年年末或最遲到2020年年初面臨另外一次崩潰。道瓊斯指數會在2015年年中前或稍晚些時候跌至5 800~6 000點,並在2020年年初前進一步跌落到3 300~3 800點的水平,徹底消除自1994年年末以來最大的股市泡沫。
  美國和歐元區是目前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的消費浪潮將在未來數十年內加劇搖擺。與美國不同,歐元區整體(見圖1–11)沒有“回聲潮”一代,但南歐經歷著史上最嚴重的年輕人失業危機。因為無工可做,同時年長一代延遲退休,每天還有更多的年輕人退出職場或離開本國。歐洲該如何復蘇?除非南歐與中歐國家(尤其是德國,如圖1–12所示)能夠吸引大批移民,否則即便在2023年之後的下一次全球繁榮期中,它們也無法恢復。然而,吸引移民卻又無望。
  研究各個國家的具體情況可以發現,挪威、瑞典、芬蘭和丹麥的人口經濟走勢在未來10年內情形較好,21世紀20年代之後將再次溫和走高。荷蘭、比利時、法國和英國的情況則與美國類似,在未來數十年內更加搖擺。然而,德國、瑞士、奧地利、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則會在長度不確定的時間內大走下坡路。為什麽更加靠北的歐洲國家出生率更高?這些國家為職業婦女提供了更好的產假待遇和更有力的支持,這是一個國家對未來最好的投資。人口學決定了北歐國家與中歐、南歐國家之間的經濟差距將會不斷加大。此類情形下,長此以往,歐元的出路如何?
  香港中文大學的郎鹹平教授已經明確指出中國的經濟統計數據並不準確。GDP增長數據存在虛報問題(新住宅用電的基本數據已證實了這一點)。郎教授認為中國的GDP增長率至多為4%,而非官方數據8%,同時通貨膨脹率遠遠高於3%,而且還在不斷上漲。
  其他數據顯示24%的已建住房或公寓處於空置狀態,沒有用電量。香港、上海、北京等中國主要城市目前的房價與收入比率為全球最高,通常是收入的20~35倍,而美國房地產泡沫高峰期時,舊金山的房價也僅為收入的10倍。當其他大部分國家的信貸世代正在縮減時,中國的私人信貸泡沫還在越吹越大。全球2013年第一季度產生的1.5萬億美元信貸中,中國占據了1萬億美元。因此,中國全年的私人信貸很可能高達4萬億美元,占其GDP總量的50%,如果GDP數額存在虛報的話,這一比例還會更高。
  雖然中國是世界上經濟增長最快、最迅猛的新興國家,但其勞動力增長將在2015~2025年達到峰值平臺,隨後開始滑落,導致中國在2025年之後的下一次全球繁榮初期時跌落人口懸崖(見圖1–15)。由於新興國家中的收入與支出浪潮較為平緩,勞動力增長較之晚於出生高峰46年的消費浪潮具有更重要的經濟意義。
  如我之前所說,城鎮化的確是新興國家的關鍵走勢。確實,中國在未來數十年的城鎮化比率將由略高於50%增長至70%~80%。然而,由鄉村遷移至城鎮的年輕家庭才是城鎮化的主要推動力,而中國的年輕家庭數量正在迅速減少。中國人口老齡化的速度快於美國。中國政府已經意識到這一點,計劃到2025年將城鎮人口比例由53%提高至72%。也就是說,到那時將有2.5億無技能的農民遷移到城鎮地區。你覺得這可行嗎?
  中國在過去10年內已經過度建設基礎設施,城鎮化速度也達到了歷史高峰,目前準備在現有基礎上翻一番。這在2014~2019年可能發生全球增長驟停的狀況下,很可能就是一次強烈的震蕩。數以億計的農民將被遷入都市叢林,卻沒有任何生活來源。當然,如果有大量不錯的工作機會等著他們,情形自會不同——可這根本不可能。我認為中國在未來10年內可能出現大的城市問題,將在第六章中予以詳述。
  自21世紀20年代初開始,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將在3%~4%或更低水平徘徊。此時,中國最終擺脫了過度擴張的贅余,一如1997~2002年東南亞經濟體在政府主導的擴張之後的情形,不過東南亞各國政府主導經濟擴張的強度與持續時間都無法與中國相比。此後,印度可能成為下一個能夠超越中國發展的增長大國,到目前為止,其城鎮化與基礎設施投入都嚴重不足。墨西哥目前正在從中國手中攫取制造業市場份額,特別是向北美出口的市場份額,在下一次繁榮中,其經濟增長應快於歐洲或東亞地區。
  此類數據還有更多含義,比如印度的人口消費走勢在2065~2070年方能達到頂峰,同時,墨西哥和大部分拉丁美洲國家直到2040年才達到峰值。因此,在下一次經濟大崩潰中,我們的投資熱點應集中在印度、墨西哥、土耳其和東南亞國家(柬埔寨、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緬甸,見第七章)以及美國等發達國家的生物技術、醫療設備和制藥業等醫療相關行業。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