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美國的第二個人口懸崖

作者:哈瑞-丹特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前方是財富的暴跌。雖然歐洲的貨幣刺激或稱量化寬松一直強於美國,且總體經濟規模略大於美國,但美國經濟一直比歐洲繁榮活躍。一大原因即為美國的收入不公更加嚴重:最富有的1%及10%美國人口控制的財富與收入比大部分歐洲國家、日本、韓國甚或是澳大利亞與新西蘭都要多得多。鑒於量化寬松和貨幣政策推高了富人們主導的股市和金融資產,這些富有的人才能從中獲益,一直推動著美國經濟艱難前行。
  這些高收入家庭確實在泡沫繁榮中大獲其利,比如在20世紀20年代,他們控制著高達45%的凈資產,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前10年,這一比率也接近40%。不過也有一些研究表明,這類人群在最近的經濟好年景中控制資產率高達45%~47%(見圖1–16)。
  在某種程度上這很有可能,畢竟近些年來,10%的人控制了美國金融資產的80%,最富有的20%人口控制了90%以上的金融資產。美聯儲發行貨幣和量化寬松的最大效用就是將貨幣推進了股票、垃圾債券以及商品等高收益投資領域。2012年年末,第三次量化寬松導致利率落至極低水平,同時,由於作為最大消費方與出口方的新興市場發展放緩,商品價格開始跌落,這導致股市泡沫最為嚴重。
  很明顯,最富有的10%~20%美國人口從美聯儲激發的金融資產泡沫(特別是股市泡沫)中收益最多(見圖1–17和圖1–18)。普通人基本沒有股票,更多持有的只是房產,可房地產卻沒有什麽起色。因此,有錢人的資產定位使得他們可以大力消費,最富有的20%美國人口占據了消費者支出的50%以上。
  2013年年初的調查顯示,約有20%的人認為經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好,而78%的人則說走出大衰退的陰霾完全無望。我們當然知道前一種人是誰,就是最富有的那20%,他們不必面對失業的危險,基本不會陷入抵押貸款的泥淖,並且從股票和金融資產曇花一現的飛衝中受益,因為那些資產幾乎全數為他們所有。
  如果控制著消費半數以上的這20%人口,同樣出於上述原因而決定減少消費(並且人口學本身決定這些人一定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那麽美聯儲又該怎樣繼續刺激經濟?普通消費者一直沒能走出上一次衰退。如圖1–19及圖1–20所示,只有最富有的20%美國人口是仍然感到手中有錢、不斷消費的人群。不過他們也終將屈服,所以無窮無盡的經濟刺激才未能讓美國經濟恢復到正常的增長水平或是創造出正常的就業數量。
  還有一個問題是另外一個懸崖,即華盛頓方面的財政懸崖。為了避免墜落,美國國會在2013年1月初做出了最後關頭的決議。共和黨堅持對年收入在40萬美元以上(聯合報稅人的標準升為45萬美元)、收入最高的1%美國人口撤銷減稅措施,而不是年收入在25萬美元以上、收入最高的2%人口,這一提議得到總統的支持。
  由於對這1%美國人口的稅收增加,我們在2014年的經濟阻力將會加大。必須清楚,他們在收入比例中占據的可不僅僅是1%,而是18%,同時承擔著15%的消費支出!如果他們減少了3%~5%的消費支出,就意味著美國的年均GDP要降低0.3%~0.5%。對於自經濟危機以來實際上只有2%左右的真實GDP來說,這樣的減少相當嚴重。
  鑒於美國國會中意見兩極分化嚴重,共和黨誓死要求停止增稅,而民主黨拼命阻止減少開支,我們在長期赤字以及債務方面不大能夠有所作為。在美國達到人口周期的有利點、經濟長期上升之前,美國人如果還是像現在這樣行事,那麽今後10年內的債務至少會達到26萬億美元,甚至可能高達30萬億美元。這一預測的根據是,經濟情勢較好時的年均赤字為6 000億至1萬億美元,經濟境況糟糕時,這一數字高於1.5萬億美元。在下一輪長期繁榮開始之前,美國很可能還要經歷兩次衰退:第一次可能始於2014年,第二次開始於2018年。
  要清醒地認識到,引發了2008年全球崩潰與金融危機的次貸危機主要發生在美國的4個州而已:加利福尼亞、佛羅裏達、亞利桑那和內華達。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三國的人口總數與這四個州相當,由於房地產價格大跌以及銀行倒閉,也可能引發下一次全球危機。何況還有中國或其房地產業可能出現的大崩潰,會讓占據了中國消費者支出60%的高儲蓄高端消費者備受折磨,這一比例甚至高於美國。
  很明顯,如果不是因為全球各國的債務比例都處於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而且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都受到人口趨勢放緩的困擾,僅僅集中在美國一國出現的次貸危機根本不會導致世界範圍內的經濟崩潰。現在,各國政府都在加大量化寬松力度,盡量延長經濟泡沫存在的時間,所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引發2008年那樣的金融危機。鑒於世界的債務水平更高、前方的人口趨勢更糟,下一次危機很可能更嚴重,導致股市和房地產等其他金融資產跌至新低。僅僅是暗示美聯儲可能在2013年年中逐漸減少量化寬松的消息就導致股市修正,直到美聯儲做出讓步,情形才有所改善。
  歐洲在2011年年末和2012年年初著手推行大規模量化寬松或稱刺激計劃,向其LTRO刺激計劃(長期再融資計劃,即歐洲的量化寬松或貨幣刺激)投入了1.3萬億美元,美國在一年中向第三次量化寬松投入了1萬億美元。然而,歐洲在幾個月後的2012年年中還是陷入了衰退。既然眾多家庭和企業已經過度透支,債臺高築,而且支出方面的自然人口走勢持續下降,這樣的貨幣政策無異於飲鴆止渴,於事無補。
  我認為,美國經濟在2014年年初也會遇到相同的狀況。此後,歐洲開始跌落人口懸崖。所以,其他經濟學家和分析家稱我們最終迎來了可持續復蘇時,千萬別信!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