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序一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  和訊讀書
  趙磊

(趙磊,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國際關系與臺港澳研究室主任、“一帶一路百人論壇”發起人)

梁海明是“一帶一路百人論壇”首批專家委員會委員。首先要熱烈祝賀梁海明委員的新書《“一帶一路”經濟學》由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出版,相信這是一部非常值得認真研讀的專著。

  作為經濟學科班出身的學者,梁海明主要從經濟、商業和金融的視角探討“一帶一路”中的經濟現象,並嘗試通過傳媒、文化和經濟相結合的交叉學科的方式,來分析“一帶一路”,務求提供給讀者更多的知識和工具,去深入了解“一帶一路”,通過“一帶一路”去發掘各種機遇,實現中國的跨越式發展以及中國與國際社會的良性互動。

  本書主要包括四部分的內容。第一部分是文化傳播篇,主要是以跨文化傳播結合經濟的角度,來探討在“一帶一路”背景之下如何推動中國的傳統文化、美食文化和文化產業“走出去”。當中,除了提出“一帶一路”需要文化包容之外,還率先提出“一帶一路”傳播中需要更多使用金融語言、經濟語言,並建議通過美食文化來傳播“一帶一路”,達到“民心相通”的目的,從而促進相關產業的發展。我非常同意海明的觀點:“一帶一路”需要文化包容。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上有四種文明、上百種語言並存,巨大文化差異下往往容易產生誤解和摩擦。為此,中國國民首先應避免表現出文化、經濟上的優越感。其次,中國國民要有胸懷天下的使命感,才能真正獲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有效支持與真心合作。最後,國人要以身作則,發揮“規範性力量”(NormativePower),傳播中國的道德規範和價值準則,以此進一步贏取沿線國家的認同、信任和尊重。在我看來,“一帶一路”是文化經濟學的典型案例,即只有同時實現經濟收益與文化收益的,才是中國想要的、能夠贏得國際社會尊重的“一帶一路”產品。換句話說,“一帶一路”之所以受歡迎,不僅因為它是一個給各方帶來實惠的經濟事件,更因為它能夠成為一個引起共鳴的文化事件。

  本書的第二部分是“企業走出去篇”,以商業的切入點、港澳臺企業過去“走出去”的經驗,來分析“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內地企業未來“走出去”的機遇、調整以及或將遇到的風險。我同海明有一個共識,即“一帶一路”需要更多的輕資產項目。古代絲路上中國對外輸出的產品很“輕”,主要是絲綢、茶葉和瓷器等,如今在中國政府的“一帶一路”倡議下,率先走出去的產業卻都很“重”,如高鐵、核電、航天科技和港口等。從全球跨國企業的歷史經驗來看,這類“重”的項目要取得突破乃至落地生根,殊為不易,往往是投資大、周期長、風險大,且除了商業風險外,還會附帶很多不必要的政治風險和人員風險。這對於中國目前大多數較為年輕和海外經驗不足的企業來說,它們可謂較難承受之“重”。輕資產項目就是要在讀心、暖心、攻心上下功夫,要打造能夠贏得人心的精品,在品質與品牌上做文章。

  第三部分則是地方政府篇,主要是結合“一帶一路”機遇,給地方政府提出一些可行性比較高、能夠落地的建議。“一帶一路”倡議的有效推進既要靠企業,也要靠地方政府,兩者之間如鳥之兩翼、車之雙輪,是落實“一帶一路”的關鍵力量。對中國城市和企業而言,“一帶一路”的建立與發展是實現它們跨越式發展的難得機遇。目前,“一帶一路”方案重點圈定了18個省(市、自治區),包括新疆、陜西、甘肅、寧夏、青海、內蒙古西北6省區,黑龍江、吉林、遼寧東北3省,廣西、雲南、西藏西南3省區,上海、福建、廣東、浙江、海南沿海5省市,內陸地區則是北京和重慶。實際上,上榜的城市不意味著有特殊待遇,而沒上榜的城市也不意味著被“冷落”,關鍵是“有為才有位”。絲路城市的成功與否不單純看經濟增長指數的高低,更重要的是看文化建設在社會發展中的含金量。經濟與文化的聯姻,是全球化時代的突出特征,也是“一帶一路”絲路城市內涵的應有之義,文化是行走的經濟,記得住鄉愁的絲路城市才是真正有魅力的。此外,要考慮中國國內各省區之間的資源整合,要防止相關省市出現“一窩蜂上,又一窩蜂撤”的窘境。

  本書的最後一部分則是國際篇,主要講述國際上主要國家對“一帶一路”的態度,並分析了當中的原因。我多次參加了有關“一帶一路”國際會議,總體感覺國際社會高度關註這一議題,但觀點多元甚至雜亂。總體來說,沿線國家對絲綢之路的態度可以概括為以下幾種情況:①中亞五國對絲綢之路經濟帶多持懷疑態度,大多表示仍願意看到俄羅斯在該地區發揮關鍵性作用。②俄羅斯欲拒還迎,仍然渴望成為主導力量。中亞是俄羅斯的“後院”,中國在中亞的活動引起了俄羅斯的擔憂。③絲路沿線國家渴望推動“一帶一路”的發展,希望在絲路倡議的帶動下實現本國和本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④基於旁觀立場的美國,願意從中分享利益而非進行對抗性的爭奪。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至今已經兩年了,但依然面臨諸多問題,如基本內涵不夠明確,以及沿線地區政治安全不穩定、經濟差異極大、文明上的衝突、各國具體機制的差異、絲綢之路主導權之爭,等等。

  對此,我認為,“一帶一路”的對外話語體系應該更為清晰。總體感覺,中國專家在談論相關問題時喜歡務虛,只談互利共贏,不談中國的具體利益訴求,讓深受現實主義影響的外國人難以理解。在絲綢之路建設中,中國應該嘗試自信地展示中國的利益訴求和困惑。本質而言,“一帶一路”應該是一條務實合作的經濟走廊,要讓中亞和中東的資源,歐洲和東北亞的技術以及中國東部地區的資金在中國西部融合,使該地區成為中國新的經濟增長點。最後,應擴大中國在沿線地區的文化影響力,使民心相通,其核心是語言相通、文化相通,中國應大力加強在沿線地區的文化傳播,多交朋友,交知心朋友,讓他們成為合作與交流的使者。

  本書文字嚴謹但文風輕快,很多內容都是“硬貨”,幾乎每一部分都有內參上報相關部門。海明是典型的“一帶一路人”,即老在路上,總倒時差,常換水土,不停找思路,時時被刺痛,但頻頻被感動。“一帶一路”需要打造智慧共同體,在聚智的基礎上聚焦,讓“一帶一路”真正落地,利國利民。

  希望有讀者在讀書之後真正上路。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