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中國是通過APEC布局亞洲經濟嗎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  和訊讀書
  在“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政府可憑借APEC平臺,營造出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系的氣氛,突顯出中國在亞洲經貿整合的角色和表現出能為亞洲未來的發展規劃的強大能力。

2014年年底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年會暨領袖峰會的主題是“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系”,外界當前把目光主要聚集在中國政府力推“亞太自由貿易區”這個焦點上。

  不過,不少人卻忽略了作為APEC主辦國的中國政府,不但安排了“東道主夥伴對話會議”,更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此舉並非僅僅是為了搭建APEC經濟體與非經濟體間的合作橋梁,加強互聯互通的基礎建設,更是顯示出中國政府希望憑借APEC平臺推動亞洲區域經濟整合,以及呈現出中國正逐步推進“一帶一路”的目標。

  除了美國對此憂心忡忡,公然反對亞投行的創建外,日本等國也受限於美國白宮的立場,暫時沒有表態支持亞投行。

  雖然美國解釋他們反對的理由是表示擔憂中國是否有能力確保該銀行的治理水平達到國際標準,但我相信美國政府在說謊。美國反對的真正的原因,是深知誰控制了資金,誰就控制了一國的發展,即使亞投行在創建時,表示將秉持融資歸融資,其他的問題尊重各國的“不幹涉內政”的原則,但美國內心依然是害怕中國憑借亞投行,以金融力量影響亞洲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的發展。

  但是,無論美國如何反對,都是無法阻擋亞投行的運作,其中主要有兩個理由。

  其一,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已不安全、不好使。

  所謂不安全,那就是2008年爆發環球金融海嘯後,新興國家驚訝地發現,美國推出三輪量化寬松(QE)政策,不但大印鈔票以鄰為壑,令美元不再是資產保值的絕對保證,還輸出金融危機令世界各國跟著受罪。越來越多國家已經開始質疑美國構建的國際金融體系安全性。

  所謂不好使,就是在國際社會中,不少國家因為無法取得資金支持而使經濟陷於惡性循環。這些國家無論是向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是其他多邊開發銀行借貸,都需面對歐美國家尤其是美國提出的一些與借貸業務關聯度不高、甚至是不切實際的要求,很多國家對於歐美這種苛刻的要求早已厭惡,求變之心早已經有之。

  在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已經不安全和不再好使的現況下,亞投行的出現帶來了改變舊況的希望。何況,即使美國再霸道,世界各國向誰借錢相信也不必一定要聽美國的話才借吧?

  其二,中國和亞洲的發展已經成了命運共同體。

  國際貨幣基金(IMF)估計,中國對亞洲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超過50%,中國經濟成長每增加1個百分點,就將拉動亞洲經濟成長0.3個百分點。可以說,亞洲的發展離不開中國,中國的發展也離不開亞洲。在亞投行創建前,中國早已在亞洲各國廣泛參與基礎設施建設,例如在尼泊爾中部、西部建設新水電站等。

  亞投行創建之後,更將扮演“資金庫”的角色,提供龐大資金以加快亞洲區域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網絡建設,這不但可以促進亞洲區域共同發展,獲得亞洲眾多國家的支持,而且還可解決中國龐大外匯儲備和產能過剩的問題。中國屆時通過亞投行向外貸款,將龐大的外匯儲備用於建設外國的基礎設施,可以推動國內過剩的基礎設施建材出口,可謂一舉多得。

  由於上述的因素的存在,盡管美國大力反對,但無論是世界銀行還是亞洲開發銀行的總裁,均對亞投行的創建表示歡迎,也願意聯合提供融資給亞投行。

  由此也顯示出,在“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政府可憑借APEC平臺,營造出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系的氣氛,突顯出中國在亞洲經貿整合的角色和表現出能為亞洲未來的發展規劃的強大能力。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