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老賴”希臘為何成歐盟心病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  和訊讀書
  我們可以從希臘債務這場危機當中,間接地了解到更多西方國家的遊戲規則。只有深入了解西方國家的方方面面,才能為在“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進行海外投資決策時提供參考。

2015年希臘再次爆發債務危機,讓筆者有了邊看電視邊吃花生看戲的機會。這場戲很熱鬧,顛覆了咱們中國人有關“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的認知,“老賴”希臘固執堅守,非但沒有變成強大歐盟的“俘虜”,反而成了歐盟欲除難除的一塊心病。

  希臘“老賴”早有前科,美銀美林、《經濟學人》的統計都顯示,過去200年,希臘違約超過5次,事實上有近100年的時間都和財政危機糾纏不清,國際債權人明知希臘“賴”以成習慣,還繼續貸款給希臘,這讓我等看戲者感到疑惑。債權人到底是“很傻很天真”,還是在“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這只有當事人自己才知道了。

  而且,債主們自己也好不到哪裏去,說白了就是虛偽。對希臘緊逼的德國,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從未還清過債務,此後曾獲得60%的債務寬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一直批評希臘稅制有問題才走到如斯田地,但容克的祖國盧森堡卻是一個世界聞名的避稅天堂。因此,這是一場在道德層面誰也不能指責誰的大戲,也是一群老賴們表演互相扯皮的鬧劇,大家的“吃相”都很難看。

  加上由於沈重的國債及推行財政緊縮政策,已令希臘陷入財政越緊縮、經濟越差、民眾生活越苦的死亡螺旋,尤其是更將希臘那群長期病患者、靠退休金過活的老人、依賴微薄福利的窮人推了絕路,影響的是千千萬萬人的生命與生計。

  所以,這個債務危機發展下去,筆者估計希臘很有可能會“慢退”,離開歐元區。不過在這當中,希臘負責“慢”,歐元區負責“退”。

  筆者同時也認為,希臘可能出現的違約,對A股市場、港股市場的衝擊是短暫的。一是市場早已對希臘可能違約有心理準備;二是大部分的銀行都已為希臘相關債務撇賬,對股市長期的實質影響有限;三是當前中國對希臘的投資規模僅為13億美元,不會受到太大衝擊。

  這場熱鬧到現在,除了可以繼續吃花生看戲之外,筆者認為對大家至少有兩點啟示。

  其一,不要對成立國際合作組織抱太多期望。成立國際合作組織不是越多越好,反而容易好心辦壞事。不少國家加入國際合作組織,更多的是直奔利益,各謀其利,關心的並非整體的利益,一旦無利益可求或要求未能得到滿足,難免會離心離德,更容易“大難臨頭各自飛”。

  更糟糕的是,成立國際合作組織容易未獲其利先受其害。我們從這場陰魂不散的希臘債務危機中看到,歐盟已成為全球問題最多的地區之一,不但政治虛耗給歐盟帶來傷害,也為全球金融市場帶來衝擊。

  其二,對外國政客手腕要有更深認識。中國人的理念慣來強調“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但一些外國政客則反其道而行之,更喜歡“患至而後呼天,未必晚矣”。

  外國政客這套哲學理念,究其原因主要是因選票和個人英雄主義使然。對於已當選的政客而言,下大力氣付出代價把預防措施做得好,選民並不能全看到,只有危機出現後善後、解決問題,才能獲得選民更多的掌聲和支持率。

  因此,我們可以從希臘債務這場危機當中,間接地了解到更多西方國家的遊戲規則。只有深入了解西方國家的方方面面,才能為在“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進行海外投資決策時提供參考。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