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中國也要重返亞洲嗎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  和訊讀書
   “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經濟要發展,中國企業要“走出去”,也需要依靠亞洲。由於歐美國家的限制以及與西方的文化差異,中國不少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連連碰壁,往往難以真正深入歐美國家。

自中國推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後,國際社會相繼出現了兩個新名詞:一是“亞太時間”;二是“中國世紀”。這兩個新名詞不但均在捧擡中國,同時也隱含改變以歐美為中心的傳統之意。

  不少國際輿論乃至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甚至紛紛預言“中國世紀”從2015年開始,中國將在世界發光發熱,21世紀會成為中國人的時代。

  雖然言者諄諄,但聽者或許該以藐藐待之。我認為,面對國際輿論的捧殺,中國與其走向世界,不如重返亞洲;與其放眼全球,不如胸懷周邊。我也相信,中國政府未來數年的外交、經濟重心也正在轉向亞洲,這更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

  首先,美國今年將更加大力緊逼中國,中國須更加固守大本營。亞洲如今雖然成為全球經濟最活躍、最富活力的地區,但同時也是安全形勢十分復雜、矛盾集聚之地。

  俄羅斯現已展開了“重返亞洲”之旅。俄羅斯不但已調整了對歐洲的油氣“輸出依賴”(Export Dependency),轉向亞洲各國輸出油氣,更把俄羅斯的外匯儲備與國外資產開始逐漸轉往亞洲。俄羅斯的戰略轉向,無疑是將在亞洲這池已被吹皺的春水上,再掀波瀾,暫難判斷對亞洲、對中國是禍是福,中國需要在今年更加審慎對待。

  更為重要的是,美國民主黨在中期選舉大敗之後,參眾兩院已由共和黨控制,內政受制的奧巴馬,只有轉而加力外交領域,才有可能為自己和民主黨賺取政治資本,甚至是以此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所以在外交方面,除了中東和俄羅斯外,美國很大可能會在未來二三年加大對中國的緊逼。

  雖然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六七年的任期之內,任命過兩任國務卿、三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三任中情局局長和四任國防部長,這種團隊頻繁調整,看起來像是美國內部對未來安全戰略方向不斷爭論的縮影,但在“重返亞洲”這點上,不但是奧巴馬的既定國策,更早已是美國跨黨派的戰略共識。

  美國今年很有可能會加大“重返亞洲”的力度,在軍事、經濟與政治上深層次籌建對中國的戰略包圍圈和進一步挑動鄰國參與反華,希望通過先發制人以遏制中國。

  面對新一輪挑戰,中國應該如何選擇?如果中國依然像過去幾年那樣,選擇跳出亞洲,在全球範圍內和美國擴寬戰線,通過拉攏歐洲大國、傳統新興國家等的盟友,以“圍魏救趙”的方式來化解美國對中國的咄咄逼人,不但效果可能不再明顯,也顯得有些“遠水救不了近火”,更對中國的人力、物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造成巨量損耗。

  美國的“重返亞洲”是進攻性的,優勢在於軍事和遏制,強調的是時效性,力圖速戰速決,盡力、加快遏制中國的崛起。

  在這種情況下,加上“一帶一路”背景下,我相信中國政府在原有的積極向外拓展合作版圖基礎上,很有可能未來將調整在全球範圍內與美國展開的反制策略,選擇“重返亞洲”,采取防禦性的策略,以逸待勞,固守亞洲這個大本營。此舉除了可避免中美雙方在全球範圍的衝突升級外,還可將美國困在亞洲,令美國顧此失彼,以此應對美國今年對中國的步步緊逼。

  中國這種“重返亞洲”的外交轉變,在2014年年底的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確立將同周邊國家的外交關系的地位提升至首位,超過了同發達國家的關系地位,已可見一斑。

  其次,中國自身的發展也更需要重返亞洲,深耕亞洲。雖然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最新報告中指出,中國在亞洲經濟占有主導權,中國的GDP增速每放緩1個百分點,將拖累亞洲整體GDP增速0.3個百分點,但是中國的發展實際上也離不開亞洲其他國家。

  在經貿方面,當前中國僅與東亞、東盟國家的貿易總額,已高達1.4萬億美元,超過了中國與美國、歐盟貿易額的總和,在中國的十大貿易夥伴中,有5個是在亞洲。中國與亞洲的經貿合作,在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是推動中國經濟向前發展的其中一股主要力量。

  加上,中國經濟要發展,中國企業要“走出去”,也需要依靠亞洲。由於歐美國家的限制以及與西方的文化差異,中國不少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碰壁連連,往往難以真正深入歐美國家。

  縱使強大如阿裏巴巴的淘寶、騰訊QQ及微信,業務拓展到歐美,也依然以當地華人用戶為主。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企業要真正“走出去”,發展中國家尤其是廣受儒家文化影響的亞洲,成為中國企業開拓市場的必爭之地。

  而且,在中國政府“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將從制造業大國、貿易大國,轉向成為投資大國。這種改變,意味著過去更多的是中國經濟融入環球經濟體系,如今更多的是向周邊國家輸出中國的產品和資本,此舉不但可以消化中國過剩的產能,也能加快人民幣走向周邊化、區域化最後邁向國際化的進程。

  無論是過去的英國,還是現在的美國,在成為世界第一大強國之前,都經歷了制造業大國、貿易大國、投資大國和金融大國這四個階段。這對於中國而言,無論是“一帶一路”,還是創建亞太自貿區、亞投行等戰略部署,都是要營造周邊經濟區。中國未來的重心只有回歸亞洲、依靠亞洲、深耕亞洲,才能在投資大國、金融大國的路上穩步前進,為發展成為世界第一大強國奠定堅實的基礎。

  簡而言之,在今年乃至未來幾年,中國重返亞洲、深耕亞洲很大可能將成為趨勢乃至國策。這對普通讀者尤其是投資者而言,除非你想證明自己比國家領導人的治國理論更“高明”,否則都應深入解讀、認識中國政府“重返亞洲”的轉向,捕捉哪些行業受惠或受壓,以此早作部署、搶占先機。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