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絕情華爾街(1)

作者:陳思進   出版社:北京時代華文書局  和訊讀書
  韓昭陽冒出曼哈頓的布洛德地鐵站,走在下城的百老匯大街上。早上八點三十分,正是上班族蜂擁進城的時刻,大街上公共汽車、私家車和黃色計程車爭先恐後從他身邊“咻咻”疾馳而過。街上男人、女人、黑人、棕色人,間或夾雜著些黃面孔,他們大多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拿咖啡,腋下夾一份報紙,匆匆忙忙閃進不同的高樓和商鋪。

  昭陽也加緊了步伐,他繞過街角的熱狗攤,拐進邐伯蒂街,走了十來步便站定了。在他的斜對面,矗立著一座佛羅倫薩式的宮殿似的建築。他望著那棟大樓,下意識地緊了緊領帶。這是聞名全球的美聯儲大樓,樓高有十四層,像座堡壘般宏偉龐大,占據了整整一個街區,給人敦實、莊嚴和信任的感覺。

   畢業四個多月了,昭陽發出過N 份履歷,可絕大多數履歷都石沈大海了。在急切的等待過程中,但凡信箱裏有應聘公司的回信,都會令他心跳加速,就像買了樂透彩票,在對獎前的一秒鐘,腦海裏固定的畫面是自己如何中了大獎。然而他很失望,每每撕開信封,讀到的總是禮貌的回絕信。可能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從第四個月起,他等來了獵頭的電話,便開始進出曼哈頓,在鋼筋水泥的叢林中穿梭。有時他坐在帝國商業銀行的主管面前,有時又坐在某個投行的辦公室裏侃侃而談。雖然還未拿到聘約,但是他艱難的找工作歷程卻向前邁進了一步。至少,他是這樣認為的。昨天傍晚電話鈴響,他以為是獵頭來電,興衝衝地跑去接聽,剛說一聲“哈羅”,聽筒裏便傳來了抱怨,是好友李偉民:“餵,聽我說,這個月我要是還沒有interview(面試),老子就決定讀博士了,將來只要把文憑扔給移民局,綠卡立刻到手,這叫一箭雙雕,你明白嗎?”李偉民是他金融系的同學,兩人的父親曾是戰友,他倆在紐約大學不期而遇,而李偉民的太太葉琳,跟他又同在電腦系修課,三個人在同一天畢業,不過兩夫妻找工作的進展,也依然停留在寄履歷的階段上。聽著李偉民的抱怨,昭陽“嗯,啊”地應著,自信心就更足了。電話那一頭,李偉民還在喋喋不休:“我們哪有你小子命好,你找不到工作?我呸呸呸。Sorry,你明白我意思,我是說,不管怎樣你有一個富爸爸,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回去。我們呢,起碼得懷揣一頂博士帽,否則回去幹嗎呀?”

   “噯,李偉民,我說過多少遍了?韓元清是有錢,但他是他,我是我。我結婚靠自己,來美國靠自己,拿學位靠自己,找工作也靠自己,我會一直靠自己直到成功。拜托你不要提他行不行啊?”他納悶,李偉民為什麽會覺得他要靠父親?一想到這點,他很惱火。從小到大,他連起碼的父愛都沒有過,哪裏談得上依靠?想要成功,就只有靠他自己。其實他對成功的定義很簡單:找一份華爾街的工作,積累幾年工作經驗,成為受尊敬的專業人士。

   他堅信,只要堅持,就一定能成功!他牢記著這樣一句話,是美國作家懷特說的,“紐約可以成就一個人,也可以毀掉一個人,這完全取決於每個人的幸運度。”應該說,來紐約闖蕩的人都認為自己是幸運的。這裏聚集了藝術家、運動員、傳道士、學者、商人、金融家……還有就是像他這樣永不言敗的鬥士。今天,他踏進了美聯儲的大門。這是獵頭約翰為他安排的第一個面談。約翰在獵頭這一行已經身經百戰。他想起第一次約見約翰時,發現約翰西裝筆挺派頭十足,舉手投足像極了電影明星李察?基爾。他打量著約翰,忽然,教授對他千叮萬囑的話在他耳邊縈繞:“眼睛和眼睛接觸,是面談的關鍵。”於是他看著約翰,只見約翰以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寒暄過後突然發問:“你這套西裝什麽牌子?”聽約翰這麽一問,他詫異極了!在美國生活這麽些年,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問過他。他低頭掃了一眼身上的西裝,這是新年時為了找工作,他花費一百五十美元買下的,這錢足夠他和妻子袁婕一個月的夥食費,雖然不是什麽名牌西裝,但也是意大利制造的呢! “不是全羊毛的吧?!”約翰盯著西裝,又問。他也吃不準到底是不是,便選擇緘默。“你這皮鞋也不行;襪子太短了;領帶的花式又不夠正規。”約翰以獵頭的眼光審視著他,“你這身打扮,怎麽能去華爾街?今天就這樣了,等你買齊像樣的行頭,再來找我。”

   他耷拉著腦袋回到家,把掃興的遭遇告訴了袁婕:“這個獵頭簡直狗眼看人低,對我是橫挑鼻子豎挑眼,你沒見他數落我的樣子,當時,我恨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看來前一階段找工沒有進展,一部分原因出在了服裝上。”

   西裝靜靜地平躺在床上,袁婕坐在床沿,她一面撫摸著西裝,一面感嘆地說:“別看老美平常T 恤牛仔隨便穿,一到正式場合,個個的都不含糊。你別說,我們還得謝謝約翰呢,要不是他,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呢。”第二天,他和袁婕直奔Bloomindales 高級百貨公司。他們來到男裝部,望著架子上一排排齊溜溜的西服,有的品牌名字他們聽說過,有的牌子他們就不知道了。一個白人推銷員盯了他倆一眼,袁婕避開那人的眼睛,拉著昭陽走到另一邊,從衣架上拿了兩套西服遞給他。他擡眼一看,是HugoBoss,再翻開衣袖偷眼一瞧價格標簽,被上面的數字嚇了一大跳,$1200(美元),這以後的日子不過了?便準備掛回去。袁婕攔住他,示意他試試。“你瘋了?要一千兩百塊,加了稅一千三,我們總共也只有兩千五百塊。”他小聲嘀咕道。“我們存錢幹什麽?不就是應急的嗎?錢花在刀口上,值!找到工作,錢不就來了?喏,這套不錯,黑色的,派頭大,什麽顏色都能跟它配。”等他穿上西裝站在鏡子前,感覺大不一樣了。這時再一看,他的襯衫、領帶、襪子、皮鞋,對比之下全成了醜八怪,根本無法入眼。他和袁婕相視一笑。袁婕一咬牙:“全換!”隨即從褲袋裏掏出一摞綠票子,遞給昭陽說:“給,這兒還有兩百塊。”他盯著袁婕吃驚地問道:“這錢哪兒來的?”“我攢的。唔,準確地說,是我從菜金裏摳出來的。”袁婕得意地望著他,大眼睛笑成了一條縫。他假裝生氣說:“你貪汙公款啊?”袁婕扮起了鬼臉:“你號稱自己是理財專家,錢都你管著,我藏點私房錢怎麽啦?”說著,順手拿了幾條領帶,把他推到鏡子前。他們一氣配了全套的Hugo Boss,從襯衫領帶,到襪子皮鞋,總共花費近兩千。當他再次站在鏡子前,跟換了個人似的,絕不比007 差!袁婕像欣賞藝術品那樣端詳著他,從頭到腳,她禁不住走上前,一面擺弄著他的領帶,一面嘖嘖嘆道:“都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這話一點不假。”他卻拉長了臉:“這花出去的錢也不假,全是真金白銀。”他急不可待地去見約翰,他發現,對方的眼睛釋放出驚異的光彩!很顯然,約翰看到了商機:“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哇!看上去‘酷斃了’!這就對了!這樣去找工作就沒問題了。”於是他才有機會踏進美聯儲大樓,坐在了主管的面前。在偌大的辦公室裏,昭陽與主管相談甚歡,主管當場約他來第二輪面談。很顯然,這是一個信號,他給主管留下了好印象。昭陽微笑著離開美聯儲大樓,心情愉悅了,回家的步子也跟著輕快起來。然而就在要第二次去美聯儲的前一晚,面談突然被取消。約翰來電告知昭陽說:“韓,很遺憾,你沒有綠卡,美聯儲不擔保辦身份。不過別擔心,我們還有機會。加油!”“OK !”擱下聽筒,他沈默不語。袁婕坐在小桌子旁,在紙上背著英語單詞。她一看昭陽的表情就猜到了結果,便默默低下頭,翻開《托福600 分單字》。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