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絕情華爾街(2)

作者:陳思進   出版社:北京時代華文書局  和訊讀書
  三個禮拜後,約翰又為昭陽安排了面談,這一次是德國駐紐約的投資銀行德亞特證券。昭陽和面試主管握手寒暄,然後賓主雙雙落座。他有問必答,充分發揮了金融、電腦雙學位的優勢。他見主管流露出滿意的神色。面談結束時恰好是午餐時間,主管留住了他:“你下午有安排嗎?”他回答:“沒有。”“很好,我們去餐廳再聊聊,我想讓你見見未來的組員。”他雀躍得簡直要跳起來了!“約見將來的組員,這不成事了嗎!能有什麽安排?哪個安排能抵過這個呀?慢著,要鎮靜。千萬不能輕狂,要正常發揮。”他暗暗告誡自己。他發揮得很好,很正常。可惜呀!可惜!沒用,他又被德亞特拒之門外。理由相同:他沒有綠卡!

  時間毫不客氣地一天天過去了,昭陽的學生簽證就要到期了。真急人呀!這天在廁所,袁婕望著驗孕棒,上面顯示兩條杠。她懷孕了。自從和昭陽結婚後,她就想著要一個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她都喜歡。不過卻總是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無法實現。像這次懷孕就很不是時候,她扯了幾張手紙包起驗孕棒,回房間後藏在了枕頭底下。晚上,在他們租住的屋子裏,小夫妻倆靠在床頭上,對著驗孕棒默不作聲。唯有床前的電風扇,搖過來搖過去的,發出“克隆,克隆”的聲響。對於上帝送來的禮物,他倆還沒有享受一點喜悅呢,就已經面臨了剪不斷的愁!愁!愁!

  昭陽想說什麽,一擡眼,是觸手可及的天花板,再環顧這小小的房間,除了四個大箱子是他們倆的,其他的三件破家具全是房東的,包括他們睡的床。袁婕扭頭看著他,立刻猜到了他的想法,便搶先說道:“孩子絕不能生在這兒!這裏冬天還好過,小雖然小,不過有暖氣,晚上躲進被窩裏,很暖和;可一到夏天就難過了。你看這木板房頂,根本擋不住西曬的太陽,今天回家推開房門,團團熱氣向我撲來,就像進了桑拿浴池。這扇窗戶也太小了,空調都沒法裝,大人可以忍,小baby 是受不了的。”昭陽轉頭看著袁婕,原本這是他想說的話,不料被袁婕搶了去。他試探道:“搬家吧,到時候找個一室一廳,孩子生在那兒,等我找到工作,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搬家?你忘啦,錢都變西服了,哪有錢搬家呀?”說到這兒,袁婕的眼淚掉了下來。他的心抽搐了,片刻,他狠了狠心,說:“幹脆我們打道回府,回中國。如果我是真金,到哪兒都會發亮的。”“不行。你沒工作經驗,回去等於失敗,會被韓元清笑話死的。我不甘心。我要證明我們沒有錯,你也沒有愛錯人,我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

  “行了行了,八年了,別提他啦!”這是《智取威虎山》小常寶他爹的經典臺詞,每當他生氣,生父親的氣,袁婕便以這句臺詞逗他開心,今天他如法炮制。見袁婕破涕為笑,他想了一想說:“唉,要麽我讀博士去,大不了跟李偉民再做幾年同學。”“我也這麽想過。但你的目標很明確,是要進華爾街呀,又不是研究學問,你缺乏的是實戰經驗,不是高深的理論。你想啊,讀博士課程要兩年,寫論文起碼一年,這一晃就要三年。你浪費不起這時間,我覺得成功離我們不遠了,再堅持一下。”“那你說怎麽辦?你是想,想拿掉孩子?”袁婕咬緊嘴唇點點頭。他鼻子一酸,把袁婕擁入懷裏,輕撫著她的小腹,然後把頭埋在她的小腹上說:“小婕,你知道我開不了口,為了減輕我的負疚,你替我做了決定,你是為我著想……”“親愛的,你千萬別這麽想。我前前後後都想過了,就算你馬上找到工作,剛上班壓力肯定大。你想啊,我們沒綠卡,連三等公民都不如,沒有安全感,對孩子不好。辦法倒也有一個,等孩子生下來請人帶到上海,讓我父母帶。但是和孩子分開,你是不會同意的。再說我也有私心,我想回學校拿學位。我們還年輕,想要孩子嘛,等生活安定了再說,你說好不好?”昭陽再次輕撫著袁婕的小腹,這兒正孕育著一個生命,是他和袁婕愛的結晶。是放棄孩子,還是放棄未來?理智提醒他,沒有未來,又哪有孩子的幸福?他必須忍痛割愛。陡然間,一絲酸澀的犯罪感,隱隱地湧上他的心頭:假如不出國,為迎接小生命,袁婕的父母家人肯定會忙著給嬰兒添置衣物、用品,親朋好友也會前來分享喜悅,他和袁婕就會高興地升格為人父人母。可是現在……他說不出話,只是將袁婕摟得更緊了些。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