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絕情華爾街(3)

作者:陳思進   出版社:北京時代華文書局  和訊讀書
  九月初的杭州,正午時分太陽依然熱辣辣的,相對於早晚的上下班高峰,路上的行人要少很多。只見金岸酒家的大門前,一輛奧迪徐徐駛入停車道,車停穩後,韓元清的司機小李趕緊下車,為他打開車門。韓元清是百遠集團的董事長,旗下擁有百遠飲料公司和百遠房地產開發公司,資產過億。在別人眼裏,韓元清似乎風光無限,來往不乏政商界名人,代步有車,出外美女圍繞其左右。而事實呢,快速擴張和資金匱乏,逼迫著他沒有一天安生的日子。最近他承建的鴻盛大廈,因為資金吃緊就要面臨停工了,這件事困擾得他是茶不思、飯不想,簡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當然他在政界有許多朋友,他們也幫了他不少忙,但幫忙的前提是不給雙方帶來風險,只有這樣人情才可以細水長流。但是解決鴻盛的事情相當棘手,非主管這一塊的人根本就插不了手,他手裏該出的牌都幾近用完了,可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韓元清不疾不徐地邁出車外,他習慣性拉了拉中山裝的下擺,然後朝大門內走去。在金岸酒家的一間包房裏,有一位神秘的女郎在等他。據兒子曉陽說,這個女人人脈很廣,能量通天。她有自己的公司,通常只用電話遙控公司的重大事項,平時為人非常低調,只活動在極其封閉的小圈子裏,曉陽也沒有見過她。對於兒子的話,韓元清是半信半疑的。說穿了,他只相信自己。也就因為事到如今,公司資金嚴重短缺,百遠走到了死棋的邊緣,他才冒險試一試。萬一談成交易,盤活了公司這盤棋,就能擺脫困境殺出重圍。在前臺小姐的引領下,韓元清走進了“玫瑰閣”。房間內肉桂色的墻布上,玫瑰碎花圖案把房間點綴得滿屋子繽紛,窗臺邊、餐桌上和茶幾旁的水晶瓶裏,玫瑰花盛開著,果真是玫瑰滿園。

  韓元清的目光掃向了神秘女郎,她看上去三十多歲,瓜子臉,眼眉細長,穿一襲湖藍色無袖連衣裙,頭發剛好蓋過脖子,很嫵媚,很動人。本能地,他伸手向她。且見神秘女郎的手,在韓元清的掌上蜻蜓點水碰了一下,隨後嬌媚地笑道:“久仰大名啊,韓先生,來吧,請隨便坐。”韓元清表面上熱情地說道:“女士優先,王總您請坐。”在心裏,他卻告誡自己:“這女人看上去嬌媚可親,可眼神不聽話泄露了秘密,她世故、圓滑,骨子裏的野心不可小覷。哼哼,謊話可以騙人,眼睛是騙不了人的。”“請別客氣,叫我王蓉好了。”“好吧,這是我的名片。”“謝謝,”王蓉接過名片笑道,“韓先生,鴻盛大廈的事,我妹夫劍飛都跟我說了,我能幫什麽忙呢?您是想融資,還是……”“是啊,劍飛和曉陽既是大學同學,又是好朋友,當著明人,我就不說暗話了。據我所知,杭州國際商務中心是本市的重點工程,選址定在了輕工業局的地塊上,市政府現在正找房源,要給輕工業局挪地方。我手上不是有鴻盛嘛,正好讓出來給市政府。你看這事……”“哦,拿鴻盛大廈當置換房。”王蓉說著,手指輕敲沙發扶手,然後擡眼對韓元清說:“這好辦,韓先生打算用什麽價位出讓鴻盛?”“一口價,兩億。”王蓉看著韓元清,沒有言語。沈寂了片刻。王蓉突然說道:“啊喲,我為韓先生叫的茶怎麽還沒上?真不好意思。我敢打賭,待會兒端上的茶,一定合韓先生的口味。”韓元清一聽,立刻接口道:“不用客氣,客隨主便,客隨主便。但是說到打賭,我倒想跟王總賭一把,我願賭服輸。”“跟我打賭?我很好奇,韓先生想賭什麽呢?”“這樣,我們賭王總的茶。如果上來的茶合我口味,”韓元清從上裝口袋掏出一只小紅盒子,擱在了茶幾上,“這個盒子歸王總。如果王總的喜好我猜錯了,我指的是茶,我辦一桌酒席請王總。”這是他此行的目的。按他的賭法,無論怎麽玩,她都是贏家。王蓉心領神會了。她怎麽想的,她想要什麽,統統被韓元清給看透了。她在慶幸之余,亦有些許尷尬。但話又說回來了,她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不用點破,就知道該怎麽做,嘴角便浮上一絲滿意的笑:“有意思,請問韓先生,我們怎麽玩呢?”“很簡單,只要拿出紙和筆,分別寫上我們的喜好,等茶來了,喝一口就知道了。”“韓先生,茶葉的品種太多了,為了公平,只要能分辨紅茶綠茶就行了。”

  王蓉說完,斜睨了韓元清一眼。“沒問題。”韓元清嘴上這麽說,心裏卻恨恨地罵開了,“哼,做了婊子還想立牌坊,她敢接我設下的局,說明的確通天,看來只有破財消災了。”茶來了。當韓元清打開茶蓋,淺嘗了一口茶之後,他發現,他喝的既非紅茶,亦非綠茶,而是上好的雲南普洱茶,還帶著點蜂蜜的甜味,是一般普洱茶所不及的,不免犯起了狐疑:“難道她不想坐享戰利品?還是在試探我的誠意?不管怎樣,人在江湖,該講鬼話的時候就得把人話給咽下去。”韓元清正想著,耳邊傳來王蓉的聲音:“韓先生,這茶的味道如何啊?吃出什麽味兒了嗎?”“唔,沒得說,是好茶,合我的口味。至於這是什麽茶,”他故意瞅她一眼,見她的眼神略顯黯淡,便篤定地笑說,“這還用說麽,看茶色,當然是紅茶了。”“韓先生,你太有意思了,”王蓉說完,竟像少女般“咯咯咯”笑了起來,聲音清脆而響亮,“您放心,您這個忙,我幫定了。”“我絕對相信王總的能量,王總就不想打開盒子,看看裏頭是什麽?”韓元清笑問道。王蓉拿起盒子,心裏撲騰著種種猜測。裏頭裝著胸針、耳環,還是鉆戒、金表?她打開盒蓋,結果令她大吃一驚,一把鑰匙躺在盒子中間。她疑惑地看著韓元清。“噢——,像王總這樣的奇才,禮物也當有別他人。這是別克的車鑰匙,你的戰利品,請王總笑納。”“韓先生,都是自己人,何必多禮啊?稱呼我王蓉就行了。”王蓉說完收起禮盒,又是一串“咯咯咯”的笑聲。

  走出金岸酒家,韓元清感到一股熱浪迎面撲來,他舒了一口氣。轉讓鴻盛非常棘手,王蓉卻一口應承了下來,他該慶幸啊,可心底反而更加不快了。一輛別克,四十來萬,轉瞬間就不見了。而且他很清楚,這只是剛開了個頭,事成之後還有一大筆人情債要還,到時王蓉的靠山就將露面了,他倒想見識一下這位神人。車子在韓元清的邊上停下,他吩咐道:“小李,我們回公司。”車上了高速,朝百遠飲料廠開去。

  韓元清感覺有些累,便閉目沈思。假如鴻盛置換成功,不但公司的損失降到了最低,套回來的兩億資金,可以購買一條無菌冷灌裝生產線,這筆錢是不能省的;但是新近拍到的那塊地,三千萬的土地款期限已近,還要支付三千萬,那塊地皮才可以開發;幸虧百靈小區快竣工了,銷出去可以回籠部分售樓款。現在手頭上就只有兩千萬現金了,因此鴻盛必須立刻停工,這樣一來工人的遣散費是一筆開銷,再加上工程款、違約罰金,還有合佳樂果汁的廣告費……韓元清把賬目在心裏大致過了一遍,眉頭擰成了川字型。錢錢錢!自從投入商界以來,他總是處在缺乏資金的狀態中。早年香港一家公司看中他的合佳樂果汁,曾經跟他洽談過合資的可能性,被他斷然回絕了。百遠飲料是實業,把百遠做大做強形成一條產業鏈,是他多年來的追求,怎麽可以“賣身求榮”呢?萬一“嫁”錯了“郎”,豈不延誤終生?他也不願意百遠上市,今後被人當做槍靶子惡意收購,最後失去控股權。但是,飲料行業的競爭越來越激烈,而技術優勢向來是百遠橫掃對手的殺手鐧,當然啦,廣告濫炸也不可小覷。這些全是燒錢的事情。當鴻盛和百遠飲料只可取其一時,他選擇斷臂求生,舍棄鴻盛,來保全百遠飲料。想到此,韓元清睜開雙眼。小李從後視鏡裏見了,笑道:“韓總,馬上就到了。”“哦。不急,慢慢開,安全第一。”

  其實有幾件大事,他急著要交代曉陽去辦理。他拿起手機,關照兒子在辦公室等他。車子到達百遠廠門口時,只見曉陽和他的秘書小葛在那兒張望。見到奧迪後,曉陽連忙跑上前,打開車門連聲問道:“爸,談得怎麽樣?有苗頭嗎?”“你急什麽?叫你等在裏面,這麽沈不住氣?”韓元清瞥了兒子一眼,便顧自朝前走。曉陽給小葛使了個眼色,跟在韓元清的身後,小葛立刻閃到一邊走開了。韓元清前腳剛踏進辦公室,便突然轉身,盯著高出一頭的兒子吩咐道:“鴻盛置換有點眉目,那個攤子我來管。有幾件事你去辦,首先把百靈小區的銷售抓起來,做好售樓廣告。貸款要抓緊辦,替我約一下蘇秦的父親。”“爸,最近蘇秦的爸爸沒有空,要去美國考察,等他回來,我們兩家聚一聚,到時候再談。”“嗯。也好,你安排吧。鴻盛有一大攤的事要處理,引進無菌冷灌裝生產線,就只有交給陳工了。這麽大的項目,他一個人去德國,我有點不放心,起碼要帶個翻譯。”曉陽看著父親的臉色,試探道:“咳,要是我哥在就好了,他英語法語都很好。留學三年哥也該畢業了,你叫哥回來吧。”

  “幹好你的分內事,不該管的少管。現在頭等大事是回籠資金,你給我盯緊點。”“知道了。”“那你還傻站著?”曉陽見父親一臉嚴肅,想說什麽又沒有說,便轉身離開了辦公室。望著兒子離去的背影,韓元清想起三年前,也是在這間辦公室裏,他也送走過兒子的背影,那是昭陽生氣摔門離去。那天昭陽來找他,說要去美國留學:“美國科技高度發達,計算機信息技術領先世界,我要去美國,我——”未等兒子說完,他便大聲呵斥道:“去美國?不準去!”“為什麽?”“你必須跟我馳騁商場,為韓家光宗耀祖。”“人各有誌,我不喜歡做生意。”昭陽堅定地說。“你不喜歡做生意?難道我喜歡嗎?告訴你,韓家從你爺爺的爺爺起就是開廠的。你姓韓,是男人,責無旁貸。哼,出洋留學?像你外公做假洋鬼子?”昭陽憤憤不平回應道:“假洋鬼子?你憑什麽這麽說?外公當年寫詩辦雜誌,號召大家抗日救國。他是愛國的,不是什麽假洋鬼子。”聽兒子這樣說,他一楞,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便使出了殺手鐧:“我不強迫你。但你聽好了,我不會掏錢給你的,我不能白養你。”

  大概是這話說過了頭,兒子被刺激得攥緊拳頭,一下子說不出話,繼而大發雷霆:“白養我?你養我?我長到二十歲,你養過我一天嗎?你是付出了心血、付出了金錢,還是付出了感情?你口口聲聲大男人大男人,你生了我,卻不養我,你算男人嗎?收起你的臭錢!離開你,我會活得更好!”說完便摔門離去。他這個氣啊,衝著兒子的背影咆哮道:“滾吧,滾,我還沒老!少了你,家族事業也毀不了,離經叛道的家夥。”結果,這個離經叛道的孽子沒有要他一分錢,竟然連一句“再見”都不說,就走出國門了。想到此,韓元清撥通北京的長途,欲向老戰友李國強打探兒子的近況。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