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前言 這裏就是未來

作者:尼古拉斯-卡爾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那是11月的一個大風天,很冷,但晴朗無雲,我迷路了。雖然從網上下載了地圖,但我仍然不得要領。在電腦上顯得很簡單的地圖,此刻卻讓我十分糊塗

  —全怪波士頓迷宮一樣的公路和令人看不明白的路標。當汽車儀表盤上的時鐘顯示我已趕不上午餐約會時,我決定步行前往。我把車開到芬威公園高墻外的一個露天停車場,下車向一位路人問清了方向。他指引我走向附近的一條街道,於是我終於能按照地圖的引導,在拐了幾個彎後找到了約會地點。它在一條垃圾滿地的小街的盡頭,是一棟古板的灰色樓房。

  我想至少我找對了地方。我要找的是VeriCenter公司,可是樓房外並無公司標牌—只有一個破舊的、寫著街道門牌號的小標牌吊在鐵棍上,從沈重的鋼門裏伸出來。我再次核對地址,門牌號肯定沒錯。於是我推門而入,走進了世界上最不像樣子的公司接待室:沒有辦公家具,沒有窗戶,沒有公司介紹手冊,什麽都沒有。在另一扇沈重的鋼門旁的墻上,安裝著一部黑色的無鍵盤電話。

  我拿起電話,一位男士的聲音傳來,我報上自己的名字及來意,於是他通過遙控開關打開了鋼門,放我進入第二間接待室。這間接待室與第一間接待室幾乎一樣,空空蕩蕩的。那位男士是保安,坐在一張金屬桌子後面。他將我的駕駛執照塞入一個小小的掃描器,我的照片便被模糊地印在訪客證上。然後他要我坐在電梯旁的折疊椅上等候,說馬上會有人下來。這時,我開始後悔沒有堅持拒絕這個約會。很長一段時間以來,VeriCenter公司公關部的一位男士給我發了好幾封電子郵件約我見面,但我一直沒有理會,把他的郵件刪除了。然後,他又打電話給我,於是我被說服了,同意見一次面。此刻,在2004年感恩節前的周五,我來了,進入他們的辦公樓(好似一座破舊的工廠),坐在一把並不舒服的椅子上。

  老實講,VeriCenter公司的人這麽積極地想見我,令我感到很奇怪。我不太了解這家公司,那位公關代表說該公司成立於互聯網公司熱潮的後期,總部設在波士頓。但我知道它是做信息技術生意的,而信息技術業的大部分人都對我敬而遠之。因為我就是“IT不再重要”(DoesITMatter-)一文的作者。這是我為《哈佛商業評論》(2003年5月刊)寫的一篇文章。我在文章中的論點是,盡管人們總是誇耀公司電腦系統有多麽神奇,但實際上它們對公司的成功並沒有那麽重要。它們是必要的—沒有它們,公司就無法運轉,但大部分的公司電腦系統已是常見設備,它們不能為公司提供一個可壓倒競爭對手的優勢。當有人用電腦玩出新花樣時,其他人很快就會照貓畫虎。從戰略上講,信息技術已成為無生命力的東西。它只是做生意的又一項成本而已。

  有記者稱,這篇文章相當於一枚5000萬噸爆炸當量的激光制導炸彈。在文章發表之後的幾個月,信息技術業界的大人物紛紛抨擊我的觀點。微軟公司首席執行官史蒂夫-鮑爾默(SteveBallmer)宣稱我的文章是“胡說八道”。時任惠普公司總裁的卡莉-菲奧莉娜(CarlyFiorina)說我“肯定說錯了”。英特爾公司CEO克雷格-貝瑞特(CraigBarrett)在信息技術業界的一次大會上高聲說道:“IT非常非常重要!”這場爭論甚至在大眾媒體上也有報道。《新聞周刊》稱我是“信息技術業的頭號公敵”。在哈佛商學院出版社將我的文章匯編出書後,信息技術業界又掀起了新一輪的歇斯底裏。

  於是,如你可以想象的那樣,信息技術公司約我共進午餐還真令我不習慣。電梯門開了,衣著光鮮的VeriCenter公司營銷總監珍妮弗-洛齊爾(JenniferLozier)走了出來。她將我領到了一間會議室,並把我介紹給她的幾位同事,包括VeriCenter公司的創始人之一邁克-沙利文(MikeSullivan)。沙利文是一位天生的企業家,他的熱情幾乎無法阻擋。他拿了一本我寫的書,書頁中露出好幾張書簽。他說:“當我讀到這本書時,就決定一定要見你一面。我們做的事正是你所寫的。”他拍了拍書的封面說:“這就是我們的業務。”

  我感到困惑不解。為什麽一家信息技術公司會認同“IT不再重要”這一觀點呢?沙利文解釋說,他曾擔任微軟公司某部門的總經理,1999年離職參與創辦了VeriCenter公司,因為他想開創為企業提供信息技術服務的全新方式。他堅信未來的企業不必購買和維護自己的電腦和軟件,只需上網完成所需要的數據處理,然後每月交一點兒費用,由其他專業的公司提供一切服務。我在自己的文章中,曾把信息技術比作電力。沙利文說,VeriCenter公司即將邁出符合發展過程的下一步:通過墻上的插座,像供應電力一樣實際供應信息技術。

  在迅速吃完午餐、看完例行的公司介紹幻燈片後,沙利文說他想領我看看“數據中心”。他帶我下樓穿過走廊,來到一扇鋼網門的前面。一位保安認真核對了我們的證件,然後用系在腰帶上的門卡打開門,領著我們走了進去。

  進了門就像進了一個新世界。這棟樓雖然外表像一家舊工廠,但裏面藏著與眾不同的東西—它並不反映工業時代的歷史,而是體現著數字時代的未來。我面前是一間巨大的屋子,有城裏一個街區那麽大,在1000盞日光燈的照耀下,滿眼皆是電腦。它們排成長長的隊列,每臺電腦都被帶鎖的鋼絲網罩著。電腦的機身上有各公司的標識,如IBM、SunMicrosystems、Dell及HP。a屋內似乎沒有其他人,只有一排排電腦,風機嗡嗡響著,當海量的數據流過電腦的微處理器時,紅色和綠色的發光二極管無聲地不斷閃爍。在我們的頭頂,有的排風扇將電腦芯片產生的熱量排到室外,有的排風扇則將涼爽的、過濾後的空氣吹進室內。

  沙利文帶我從一臺臺電腦旁經過,走到旁邊的兩間發電室。每間發電室裏都有一臺巨大的卡特彼勒牌柴油發電機,它的發電能力是2兆瓦。他解釋說,燃油就存放在現場,一旦城市電網停電,這兩臺發電機可使數據中心繼續運轉3天以上。他還帶我參觀了另一間屋子,裏面從地板到天花板全堆著工業蓄電池,這是應對停電問題的另一個後備辦法。然後我們走到一個角落,看到一根粗管子穿墻而出,粗管子裏面有許多條光纖電纜。原來這裏是互聯網接入口,整間屋子的電腦通過這裏與幾十家企業連接,使它們利用這個數據中心來運轉軟件和儲存數據。這些公司再也不必自己配備數據中心或安裝自己的軟件。它們只需通過互聯網與這間屋子裏的機器連接上,VeriCenter公司會負責照料其余的事情。

  我一邊打量著數據中心,一邊感到自己就像漫畫中的人物,頭上有一個大燈泡明晃晃地照著。我意識到,這裏簡直是一座新型動力工廠的原型—它就是一個電腦運算工廠,能像大型公共電廠為舊工業時代供電一樣,為信息時代帶來動力。只要連接上互聯網,這個現代的“發電機”就可為我們的企業和家庭服務,送來大量數字化信息和數據處理能力。它可以供我們運行所有復雜的軟件,使我們不必再將軟件裝入自己的小小電腦。而且和早期的發電機一樣,它將具有空前的工作效率。它將使電腦運算變成一種廉價的、普通的商品。

  “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公共服務。”我對沙利文說。

  他點點頭,咧嘴笑著說:“這就是未來。”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