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越來越精彩的世界

作者:尼古拉斯-卡爾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今天,我們正處於另一場劃時代的轉變之中,而且也在走與電類似的路徑。動力生產在一個世紀前發生的變化,現在正發生在信息處理上。由單個公司生產和運營的私人計算機系統,正被中央數據處理工廠通過互聯網提供的服務—公共網格所取代。計算機應用正在變成一項公用事業,而決定我們工作和生活方式的經濟等式正被再一次改寫。

  自公司數據中心首次安裝電腦以來的半個世紀裏,企業為信息技術已花費了幾十萬億美元。它們為了實現各業務領域(從材料和耗材采購到雇員管理,再到向客戶交貨)的自動化,不斷為日趨復雜的系統增添硬件和軟件;它們把這些系統放在工廠或辦公室裏,安排專門技術人員保養維護。正如亨利·伯登和其他制造商曾為自己動力系統的先進性而競爭一樣,現在的公司也在為自己計算機系統的先進性而互相競爭。不管它們的主營業務是什麽,反正都要從事數據處理這門業務。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

  已有一些剛剛嶄露頭角的公共計算公司,利用微處理器效能的提高和數據存儲系統容量的擴大,開始興建巨大的、極有效率的信息處理工廠。它們為此利用了幾百萬英裏a 光纖電纜,通過這個全球網格將自己的服務送到客戶手中。這些新興的計算機應用公司如同早年的電力公司,將會取得極大的規模經濟效應,遠遠超過大多數公司自建計算機系統所能達到的效果。

  一些公司看到了這種公共服務模式在經濟上的有利之處,正在重新思考自己采購和使用信息技術的方式。它們不再花大筆錢購買電腦和軟件,而正在努力與這種新的網格連接。這一變化不僅會改變公司信息技術部門的性質,也會動搖整個計算機行業。大的技術公司如微軟、甲骨文、Dell、IBM 等,已通過向無數公司出售相同的計算機系統賺得盆滿缽滿。當計算機應用變得更具中央形態時,這種計算機系統的銷售額將大大減少。鑒於企業界每年要投入1 萬億美元以上的預算來購買硬件和軟件,全球經濟將會反映出這一新變化帶來的影響。

  很難說這只是一種商業現象。在計算機公共服務業的典範中,不少公司的目標客戶並不是企業,而是你我這樣的普通老百姓,這方面最好的例子可能是Google(谷歌)的搜索引擎。你想,難道Google 不是一個巨大的公共信息服務公司嗎?當你需要在互聯網上搜索時,你會通過網絡瀏覽器連接上Google 巨大的數據中心(這種數據中心建立在全球若幹個秘密地點)。你輸入關鍵字後,由千百臺電腦組成的Google 數據網絡即會在幾十億個網頁組成的數據庫中搜索,選出與你的關鍵字最匹配的幾千個網頁,按相關程度排好序,並將結果通過互聯網傳到你電腦的屏幕上—這一切通常只用零點幾秒。Google 每天要重復幾十億次這種令人驚嘆的運算,而這種運算並不發生在你的個人電腦中,也不可能發生在你的個人電腦中。事實上,它的發生地點離你很遠,可能離你千百英裏,也可能在地球的另一邊,是哪個地方的計算機芯片處理了你的搜索請求呢?你不知道,而且也不在乎,正如你不知道,而且也不在乎是哪個電廠發出的電點亮了你的臺燈。

  當然,一切歷史範例和類比都有局限性,而且信息技術在許多重要方面都與電不同,但在技術差異的表象下,電與計算機應用又有很深刻的相似之處—人們今天很容易就會忽視這一點。我們把電看作一種“簡單的”效用,一種標準化的、不引人註目的電流,通過墻上的插座即可安全和可預見地到來。電的無數應用,從電視、洗衣機到機床和組裝線,已變得如此常見,以至於我們不再認為它們是基本技術要素—它們已呈現出自己獨立的、令人熟悉的生命形態。

  事情並不總是如此。電氣化開始時尚是一股未被馴服和不可預測的力量,它能改變接觸過的一切,它的應用是技術的一部分,正如發電機、輸電線和電流本身。恰如今天的計算機系統,所有公司都要判斷如何將電用到自己的業務上,並經常對自己的組織和流程做重大調整。在技術進步後,公司又要勉強用著陳舊且常常互不兼容的設備(用現代計算機術語說就是“遺產性的系統”),盡管這些設備只會將業務鎖定在過去並阻礙公司發展,而且公司還要適應客戶正在變化的需要和期望。電氣化,恰如計算機化一樣,給各公司及各行業(當家庭開始與電網連通時,也給全社會)帶來了復雜的、影響深遠的、常常令人迷茫的變化。

  在純粹的經濟層面上,電與信息技術的類似之處更加令人吃驚。兩者皆是經濟學家所稱的通用技術。它們被各路人馬使用,應用於各方面,執行著許多功能,而不是僅一項或幾項功能。通用技術不應被看作單個工具,而應被視為一種平臺,可供許多不同工具或應用方法進行操作。一旦鐵路的路軌鋪好,你只能用它做一件事:承載送貨或載客的火車。一旦你建起電網,即可為無數電器提供動力,如工廠中的機器人、廚房中的烤面包片機及教室中的電燈。通用技術的應用是如此廣泛,若通用技術的供應也可以統一,就可為巨大的規模經濟提供潛在動力。

  這種集中供應並不總是可以做到的,蒸汽機和水車就是難以實現集中供應的通用技術—除非位於動力供應機器附近。正因如此,亨利·伯登才緊挨著自己的鐵廠建造了一個大水車。如果他把大水車挪遠幾百米,水車產生的能量將會完全消耗在傳動軸和皮帶上。如此一來,就沒有動力再供應工廠裏的機器了。

  計算機應用有一個特性,使其在較小型的通用技術中也能獨樹一幟:它們均可通過網絡進行遠程有效傳輸。由於它們的源頭可以不在本地,所以能夠取得集中供應的規模經濟效應。但是,這種節約要花很長時間才能被人理解,甚至花更長時間才能被充分利用。在任何一項通用技術發展的早期,既談不上技術標準,也沒有廣泛的配送網,因此難以實現中央供應。它的供應出於必要,是無組織的。如果一個公司想利用這項技術,就只能購買匹配它而且必需的各種部件,將這些部件在現場組裝好,使其成為一個工作系統,並雇用一群專業人員來維持其運轉。在電氣化的早期,各工廠為了用上電,只能自己安裝發電機—恰如今天的公司為了用上計算機,只能建立自己的信息系統一樣。

  一種浪費,它造成了巨大的投資負擔,給公司帶來了沈重的固定成本負擔,並導致技術和操作人員方面不必要的開支和能力的嚴重過剩。這種情況對技術的供應商來說很理想:它們收獲了公司過度投資帶來的益處,但這種益處是無法持續的。一旦實現這種技術的集中供應,大規模公共服務供應商即可排擠私人供應商。公司可能要花幾十年時間才能夠放棄自給自足的設備供應以及對這些設備的投資。但是最終,公共服務帶來的巨大節約將使人難以抗拒,即使是最大的企業也會順應潮流,集中供應網格終將取勝。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