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文摘

作者:本-伯南克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例會結束兩天後,即9月20日,我到弗蘭克的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參加聽證會。一同前去的還有亨利·保爾森以及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部長阿方索·傑克遜。那場聽證會的主題是設法遏制抵押品止贖權浪潮的日益高漲,以便讓業主們繼續保留住自己的住房,並減少存在弊端的貸款業務。那場聽證會雖然至關重要,但從政治視角來看,卻存在爭議。在之前兩年間,抵押品止贖權問題越來越嚴重,尤其是通過可調整利率次級抵押貸款購置的住房的止贖權。我們預計,隨著很多抵押貸款的“誘惑利率”結束,利率大幅上調,抵押品止贖權現象會繼續增多,而且隨著房價下跌,業主獲取融資的難度越來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業主可能不願意繼續支付高額月供。

  一些國會議員主張聯邦政府為那些陷入困境的業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數議員則不贊成用納稅人的大筆錢去解決這個問題。政府只能在不新增開支的情況下,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減少抵押品止贖權現象。前不久,小布什總統轉而要求大蕭條時期設立的聯邦住房管理局,幫助那些通過可調整利率次級貸款購房,而近期卻沒有還上月供的業主們。根據該計劃,這些業主可以通過聯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資計劃獲得利率固定的融資,業主繳納的房貸保險金(而非納稅人繳納的稅款)可以用來承擔這個計劃的成本。小布什總統還要求保爾森和阿方索·傑克遜研究一個名為“希望在眼前”(Hope Now)的房貸救助計劃。該計劃旨在避免越來越多的房屋遭到凍結,政府與主要的貸款公司達成協議,將某些次級房貸利率凍結5年,避免某些業主在未來數年因貸款升高付不出房貸而導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賣。這項計劃成本主要由企業負擔,不會動用美國政府的經費。

  在美聯儲,我們也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一些事情,當我們覺得能幫得上忙時,就給政府和國會提建議。無論在美聯儲內部還是外部,我都經常說避免“沒有必要”的止贖現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說的“沒有必要”的止贖,是指如果月供少一點,或者貸款條款修改一下,業主就能還上,就能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作為中央銀行,美聯儲無權落實財政支出計劃,因此,談到幫助處於困境的業主,我們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就是銀行監管權。(這裏暫且不提降低短期利率的權力,因為這個工具是為了實現較為宏觀的經濟目標而預留的。)9月初,美聯儲和其他幾個監管機構一道,發布了針對抵押貸款服務公司(mortgage servicer)的監管指導意見。這些公司通常為銀行所有,負責收取貸款者支付的月供,然後將資金轉交給抵押貸款所有者,包括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所有者。這些公司還會通過修改還款條款或啟動抵押品止贖程序來處理拖欠月供的借款者。我們敦促抵押貸款服務公司與陷入困境的借款者開展合作,因為凍結住宅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和金錢,而且遭到凍結的住宅很少能夠以好價錢轉售出去。因此,如果放貸出現了問題,那麽修改還貸條款,讓業主保住自己的房子,日後再繼續還款,對業主和放貸機構來講都是有意義的。我們向抵押貸款行業發出的信息是,如果它們讓辛苦謀生的業主們緩一口氣,即使還款計劃被擱置,監管機構也不會批評它們。全國各地有很多非營利性機構致力於為業主提供咨詢和幫助,各大儲備區的聯邦儲備銀行也孜孜不倦地為此努力,向這些非營利性機構提供技術援助和其他支持。

  不幸的是,制度層面的障礙和操作層面的復雜性成了修改貸款合約的攔路虎。比如,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領域的很多法律法規都要求,只有在大部分投資者或全部投資者同意的情況下,貸款合約才能修改。這就為修改貸款合約設置了一個很高的門檻。很多借款者都申請了第二份抵押貸款,而且第二個放貸機構與第一個放貸機構是不同的,這樣一來,在沒有得到對方許可的情況下,哪一家都不大樂意修改業主的貸款合約。抵押貸款服務公司要處理的問題貸款越來越多,多到無力應對的程度,要處理這些問題貸款,需要付出更多的時間,需要拿出更多的知識,比處理良性資產麻煩多了。此外,抵押貸款服務公司出面修改貸款合約,得到的報酬很有限,因此,它們既沒有動力,也沒有資源去有效處理修改貸款合約的事宜。當然,並非所有貸款合約都符合修改條件,因為有些借款者的違約是由非利率因素導致的,比如失業、生病或離婚等。在這些情況下,即便修改貸款合約,降低月供金額,他們依然無法還貸。

  在那次聽證會上,我一如既往地指出修改違約者的貸款合約無論對放貸機構而言,還是對借款者而言,都是有利的,但雙方似乎沒有達成多少共識,真正付諸行動者並不多。從政治角度來講,避免抵押品止贖權可能會被描述為防止華爾街去侵害普通民眾的利益。但很多選民顯然認為如果幫助違約者修改了貸款合約,那麽,在那些負責任的借款者看來則是不負責任之舉。

  參加完聽證會的第二天,我和安娜前往19世紀的美國海軍英雄史蒂芬·迪凱特的豪宅式舊居,參加格林斯潘回憶錄《動蕩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的發布儀式。格林斯潘在職期間,基本上不怎麽跟媒體打交道,現在卻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例會召開前夕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60分鐘》節目中宣傳新書。當被主持人問及如何評價美聯儲應對金融危機的方式時,他表現得很客氣,回答得閃爍其詞,他說不知道自己會采取什麽不同的做法,還說我“幹得不錯”。我希望他是正確的。我當時沒有這樣說出來,但當金融危機持續演變之際,我不禁開始反思他的書名蘊含的反諷意味。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9月例會結束後的幾周內,金融環境持續小幅改善,降息和我們之前努力增加的流動性似乎已經對批發融資市場產生了促進作用。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表明放款銀行對借款銀行的償還能力感到略微放心了一些。股票市場繼續上揚,道瓊斯指數在10月9日收盤時,創下了14 165點的歷史紀錄。

  但並非所有消息都是積極的。華爾街分析師滿是悲觀地猜測各大金融公司即將發布的財報。9月28日,在美國儲蓄機構監理局的批準下,網絡銀行(NetBank Inc.)成為次貸危機中第一家破產的商業銀行。該銀行1996年成立於亞特蘭大郊區,是美國最早一批純粹通過網絡開展業務的銀行之一。這是20世紀80年代儲貸危機結束以來倒閉的規模最大的儲貸機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例會結束兩天後,即9月20日,我到弗蘭克的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參加聽證會。一同前去的還有亨利·保爾森以及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部長阿方索·傑克遜。那場聽證會的主題是設法遏制抵押品止贖權浪潮的日益高漲,以便讓業主們繼續保留住自己的住房,並減少存在弊端的貸款業務。那場聽證會雖然至關重要,但從政治視角來看,卻存在爭議。在之前兩年間,抵押品止贖權問題越來越嚴重,尤其是通過可調整利率次級抵押貸款購置的住房的止贖權。我們預計,隨著很多抵押貸款的“誘惑利率”結束,利率大幅上調,抵押品止贖權現象會繼續增多,而且隨著房價下跌,業主獲取融資的難度越來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業主可能不願意繼續支付高額月供。

  一些國會議員主張聯邦政府為那些陷入困境的業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數議員則不贊成用納稅人的大筆錢去解決這個問題。政府只能在不新增開支的情況下,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減少抵押品止贖權現象。前不久,小布什總統轉而要求大蕭條時期設立的聯邦住房管理局,幫助那些通過可調整利率次級貸款購房,而近期卻沒有還上月供的業主們。根據該計劃,這些業主可以通過聯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資計劃獲得利率固定的融資,業主繳納的房貸保險金(而非納稅人繳納的稅款)可以用來承擔這個計劃的成本。小布什總統還要求保爾森和阿方索·傑克遜研究一個名為“希望在眼前”(Hope Now)的房貸救助計劃。該計劃旨在避免越來越多的房屋遭到凍結,政府與主要的貸款公司達成協議,將某些次級房貸利率凍結5年,避免某些業主在未來數年因貸款升高付不出房貸而導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賣。這項計劃成本主要由企業負擔,不會動用美國政府的經費。

  在美聯儲,我們也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一些事情,當我們覺得能幫得上忙時,就給政府和國會提建議。無論在美聯儲內部還是外部,我都經常說避免“沒有必要”的止贖現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說的“沒有必要”的止贖,是指如果月供少一點,或者貸款條款修改一下,業主就能還上,就能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作為中央銀行,美聯儲無權落實財政支出計劃,因此,談到幫助處於困境的業主,我們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就是銀行監管權。(這裏暫且不提降低短期利率的權力,因為這個工具是為了實現較為宏觀的經濟目標而預留的。)9月初,美聯儲和其他幾個監管機構一道,發布了針對抵押貸款服務公司(mortgage servicer)的監管指導意見。這些公司通常為銀行所有,負責收取貸款者支付的月供,然後將資金轉交給抵押貸款所有者,包括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所有者。這些公司還會通過修改還款條款或啟動抵押品止贖程序來處理拖欠月供的借款者。我們敦促抵押貸款服務公司與陷入困境的借款者開展合作,因為凍結住宅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和金錢,而且遭到凍結的住宅很少能夠以好價錢轉售出去。因此,如果放貸出現了問題,那麽修改還貸條款,讓業主保住自己的房子,日後再繼續還款,對業主和放貸機構來講都是有意義的。我們向抵押貸款行業發出的信息是,如果它們讓辛苦謀生的業主們緩一口氣,即使還款計劃被擱置,監管機構也不會批評它們。全國各地有很多非營利性機構致力於為業主提供咨詢和幫助,各大儲備區的聯邦儲備銀行也孜孜不倦地為此努力,向這些非營利性機構提供技術援助和其他支持。

  不幸的是,制度層面的障礙和操作層面的復雜性成了修改貸款合約的攔路虎。比如,抵押貸款支持證券領域的很多法律法規都要求,只有在大部分投資者或全部投資者同意的情況下,貸款合約才能修改。這就為修改貸款合約設置了一個很高的門檻。很多借款者都申請了第二份抵押貸款,而且第二個放貸機構與第一個放貸機構是不同的,這樣一來,在沒有得到對方許可的情況下,哪一家都不大樂意修改業主的貸款合約。抵押貸款服務公司要處理的問題貸款越來越多,多到無力應對的程度,要處理這些問題貸款,需要付出更多的時間,需要拿出更多的知識,比處理良性資產麻煩多了。此外,抵押貸款服務公司出面修改貸款合約,得到的報酬很有限,因此,它們既沒有動力,也沒有資源去有效處理修改貸款合約的事宜。當然,並非所有貸款合約都符合修改條件,因為有些借款者的違約是由非利率因素導致的,比如失業、生病或離婚等。在這些情況下,即便修改貸款合約,降低月供金額,他們依然無法還貸。

  在那次聽證會上,我一如既往地指出修改違約者的貸款合約無論對放貸機構而言,還是對借款者而言,都是有利的,但雙方似乎沒有達成多少共識,真正付諸行動者並不多。從政治角度來講,避免抵押品止贖權可能會被描述為防止華爾街去侵害普通民眾的利益。但很多選民顯然認為如果幫助違約者修改了貸款合約,那麽,在那些負責任的借款者看來則是不負責任之舉。

  參加完聽證會的第二天,我和安娜前往19世紀的美國海軍英雄史蒂芬·迪凱特的豪宅式舊居,參加格林斯潘回憶錄《動蕩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的發布儀式。格林斯潘在職期間,基本上不怎麽跟媒體打交道,現在卻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例會召開前夕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60分鐘》節目中宣傳新書。當被主持人問及如何評價美聯儲應對金融危機的方式時,他表現得很客氣,回答得閃爍其詞,他說不知道自己會采取什麽不同的做法,還說我“幹得不錯”。我希望他是正確的。我當時沒有這樣說出來,但當金融危機持續演變之際,我不禁開始反思他的書名蘊含的反諷意味。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9月例會結束後的幾周內,金融環境持續小幅改善,降息和我們之前努力增加的流動性似乎已經對批發融資市場產生了促進作用。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表明放款銀行對借款銀行的償還能力感到略微放心了一些。股票市場繼續上揚,道瓊斯指數在10月9日收盤時,創下了14 165點的歷史紀錄。

  但並非所有消息都是積極的。華爾街分析師滿是悲觀地猜測各大金融公司即將發布的財報。9月28日,在美國儲蓄機構監理局的批準下,網絡銀行(NetBank Inc.)成為次貸危機中第一家破產的商業銀行。該銀行1996年成立於亞特蘭大郊區,是美國最早一批純粹通過網絡開展業務的銀行之一。這是20世紀80年代儲貸危機結束以來倒閉的規模最大的儲貸機構。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