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文摘

作者:本-伯南克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例會結束兩天後,即9月20日,我到弗蘭克的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參加聽證會。一同前去的還有亨利·保爾森以及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部長阿方索·傑克遜。那場聽證會的主題是設法遏制抵押品止贖權浪潮的日益高漲,以便讓業主們繼續保留住自己的住房,並減少存在弊端的貸款業務。那場聽證會雖然至關重要,但從政治視角來看,卻存在爭議。在之前兩年間,抵押品止贖權問題越來越嚴重,尤其是通過可調整利率次級抵押貸款購置的住房的止贖權。我們預計,隨著很多抵押貸款的“誘惑利率”結束,利率大幅上調,抵押品止贖權現象會繼續增多,而且隨著房價下跌,業主獲取融資的難度越來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業主可能不願意繼續支付高額月供。

  一些國會議員主張聯邦政府為那些陷入困境的業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數議員則不贊成用納稅人的大筆錢去解決這個問題。政府只能在不新增開支的情況下,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減少抵押品止贖權現象。前不久,小布什總統轉而要求大蕭條時期設立的聯邦住房管理局,幫助那些通過可調整利率次級貸款購房,而近期卻沒有還上月供的業主們。根據該計劃,這些業主可以通過聯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資計劃獲得利率固定的融資,業主繳納的房貸保險金(而非納稅人繳納的稅款)可以用來承擔這個計劃的成本。小布什總統還要求保爾森和阿方索·傑克遜研究一個名為“希望在眼前”(Hope Now)的房貸救助計劃。該計劃旨在避免越來越多的房屋遭到凍結,政府與主要的貸款公司達成協議,將某些次級房貸利率凍結5年,避免某些業主在未來數年因貸款升高付不出房貸而導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賣。這項計劃成本主要由企業負擔,不會動用美國政府的經費。

  在美聯儲,我們也會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做一些事情,當我們覺得能幫得上忙時,就給政府和國會提建議。無論在美聯儲內部還是外部,我都經常說避免“沒有必要”的止贖現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說的“沒有必要”的止贖,是指如果月供少一點,或者貸款條款修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