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序二

作者:紀錄片《紐帶》團隊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開拓海外漢學(中國學)研究新領域 不斷提升中國學術的國際話語權

   《紐帶》首次系統介紹了海外漢學的發展歷史,這是一次很有意義的嘗試。 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要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學術成果,擴大自己的學術影響力, 第一步就是要了解國外中國學研究的歷史與現狀,唯有此,才能邁出走向世 界的堅實步伐。那麽,為何這樣看待海外漢學(中國學)呢?

  第一,海外漢學(中國學)是世界各國人文社會科學了解中國的窗口。 由於語言的問題,中國絕大多數學術成果不被各國人文社會科學界所知,隨 著近年來中國的崛起,世界各國的人文社會科學界開始關註中國,但此時他 們所借助的基本材料、基本文獻仍是海外漢學家們的翻譯和研究成果。對於 一般民眾來講,他們對中國的了解和認識完全掌握在這些漢學家手中。這個 道理不復雜,正像中國學術界和民眾對美國的了解、對俄國的了解、對阿拉 伯世界的了解依靠的就是從事美國研究、俄國研究、中東研究的學者一樣。 因此,了解國外的中國學,團結知華、愛華的漢學家,不僅是中國學術走向 世界的第一步,也是中國大的文化戰略和重要的學術文化政策。要想改變世 界各國心目中的中國形象,就要找到為我們說話、理解中國、同情中國的人, 這些人首先當屬海外的漢學家。所以,了解和熟悉海外中國學是中國學術走 向世界的第一步。

  第二,海外漢學(中國學)與中國近現代的中國學術進展緊密相連。或 許有些人會說,這些老外,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中國學者的學問好,我們自己 的事,別人看總不如自己認識得清楚。這話有一定的道理,中國學術走向世 界根本上是靠我們自己,但是也要知道從晚明時開始,在全球化的初期,中 國已經被卷入世界的貿易體系之中,關於中國的知識、文化、歷史、典籍已 經開始被這些來華的傳教士、外交官、商人所研究。從那時起,中國的知識 已經不歸中國學者獨有,開始有了另一套講述中國文化和學術的新的敘述, 正如《紐帶》在片中所記載的那樣。而且在 1814 年的法國,他們已經把中國 研究列入其正式的教育系統之中,在西方東方學中開始有了一門新學問:漢學。 尤為引起我們註意的是,1905 年中國科舉廢除,經學解體,中國知識的敘述 系統發生了根本性變化,目前我們這套人文社會科學體系,完全是從西方傳 過來的。作為後發性現代化國家,自己的知識系統的獨立發展已經被打斷了, 而在幫助我們建立這套現代學術體系的人中,西方漢學家是很重要的群體。 在這個意義上,如果不了解國外的中國學或者漢學,我們就搞不清我們自己 的近代知識系統的形成與變遷。

  更為重要的是 :要在中國崛起後,走出百年“歐風美雨”對我們的影響, 重建中國的學術體系,也要了解域外漢學(中國學),如果不這樣做,我們自 己的近代到當代的學術歷史就搞不清,中國學術的當代重建也是一句空話。

  當然,海外的漢學家水平也都不盡相同,好的有,差的也不少,對其既 不要鄙視,也不要仰視,我們要知道中國學術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展開,為了 讓中國學術回到世界學術的中心,為了重建自己的學術系統,我們都必須了 解海外中國學。

  如何展開海外漢學(中國學)的研究呢?《紐帶》這部片子給了我們很 好的啟示。

  首先,要了解各國中國學研究的歷史與傳統。每個國家對中國的研究都有自己的歷史和傳統,當代的中國學家也是在他們老師的帶領下進入這個領域的,所以,摸清其歷史和傳統應該是與其對話的基本要求,不然會鬧出笑話。 近30年來中國學術界已經開始對海外的中國學展開了初步的研究,北京外國 語大學海外漢學中心出版的《國際漢學》已經連續出版了 20 年,學界也出版了國別漢學史系列叢書,建議大家註意關註一下這些年的研究成果。但對很 多具體學科來講,特別是社會科學的具體學科,這些年隨著中國的崛起,國 外對中國的現當代研究十分活躍,國外對中國經濟、能源、環境等的研究所 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這些都需要國內的學者關註,摸清其基本情況。

  其次,要註意海外中國學的學術背景和政治背景。西方的中國研究是在 西方的學術背景下展開的,學術的基本理論、框架、方法大都是西方的。因 此,在把握這些國外的中國研究時,特別是西方的中國學時要特別註意這一點, 萬不可以為他們講述的是中國的知識和內容,就按照我們熟悉的理論和方法 去理解他們。對待域外的中國學要特別註意從跨文化的角度加以分析和研究。 這在中國歷史、人文研究中是要特別註意的。從社會科學的學科來說,西方 許多對中國的研究都是在智庫和一些基金會的支持下展開的,一方面,他們 有一些實證性研究值得我們學習;另一方面,由於文化背景不同,對中國文化 的理解就會和我們有所不同。我們應從跨文化的角度來理解他們的一些成果。 這樣的方法論是要有的。《紐帶》中也反映了這一點,特別是在介紹日本中國 學研究一集,嚴紹璗先生講得很好。

  最後,積極與海外中國學展開學術互動,建立學術的自信與自覺。在當 前的世界學術話語中,無論人文學術或者社會科學的研究,占主導地位的都 是西方的學術話語。由於長期以來,國內學術界未在國際學術領域展開中國 研究,這個原本屬於我們掌握話語權的研究領域,起主導作用的仍是西方的中國學研究者,這在社會科學研究領域十分明顯。因此,我們走向世界的第 一步就是要了解海外的中國學研究,同時,我們所面臨的第一波學術論爭也可能是西方的中國學家,在解釋中國文明與文化,在解釋當代中國的發展上, 西方中國學研究領域已經形成了一整套的理論和方法,這些理論和方法中有 些明顯是有問題的,這就需要我們和他們展開學術性的討論。所以,在與國 外中國學研究者打交道中,文化的自信和自覺是一個基本的立場。世界的重 心在向東方轉移,走出“西方中心主義”是一個大的趨勢,西方文明和中國 文明一樣都是地域性的文明,同時都具有普世性的意義,一切理論都來自西 方的趨勢肯定是有問題的,尤其在中國研究上更不應如此。因此,既要結交 國外的中國學家,又要和他們展開學術對話、學術交流。建立一種批評的中 國學、對話的中國學是十分重要的,這就是我們的雙重任務。其實這個過程 就是中國學術走向世界的過程,就是中國學術重建的過程。

  從《紐帶》這部片子我們看到中國的學術已經是一個世界性的學術,我 們只有在世界範圍內展開與海外中國學界的對話與合作,才能逐步擁有在世 界學術領域中的發言權;我們只有在世界範圍內表達我們中國學術的理想、中 國學術的立場、中國學術的傳統與文化,才能在中國重新肩負起文化大國的 使命。在這個“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背景下,中國文化走向世界的事業 才剛剛開始,了解漢學,尊重他們的學術成果,積極與漢學家展開對話,這 是我們必須做好的基礎工作。《紐帶》用生動的畫面、形象的語言,第一次從 電視的角度向民眾介紹了海外漢學,做了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情。在當下重 商主義成為社會主導,“娛樂至上”彌漫電視節目的時刻,在中央電視臺播出 了《紐帶》,說明了中央電視臺的家國情懷和文化視野。在中國成為大國的今 天,在我們走出西方中心主義、重建中國當代學術體系和理論的偉大時代, 我們需要這樣的文化學術紀錄片。

張西平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中國文化研究院院長

  《國際漢學》主編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