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一章 誕生,當西方遇見東方

作者:紀錄片《紐帶》團隊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訊讀書
  引子

  漢學或中國學,是世界各國研究中國人和中國文化的學問。幾百年來,它像一根飄逸的紐帶,若即若離,把中國和世界銜接在一起,

  使中國文化不斷地流向世界,成為滋養全人類的智慧。用心觀察,在西方文化所有發生轉折和突破的節點上,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中國文化的影子。

  如果不是為了尋找中國,哥倫布不會發現新大陸。如果沒有活字印刷術,宗教改革和啟蒙運動不會在瞬間席卷西方世界。如果沒有火藥,中世紀的堡壘不知何時才能被摧毀。如果沒有指南針,人類甚至很難驗證,地球是個橢圓形。

  如果換一個視角看,正是在發現東方、走近中國的過程中,歐洲人,才一步步發現了西方,發展了西方,進而影響了人類文明的歷史。

  那麽,這一頁,是如何掀開的呢?

  沙勿略的上川島之盼

  上川島,廣東人的度假勝地,緯度與美國夏威夷大致相同。

  當地人自認,這裏的風景不輸海南島半分。可很少有人知道,這裏是天主教在中國的一處聖地。公元1552年,在葡萄牙人登占澳門之前,荒無人煙的上川島,成為歐洲人在中國唯一可以短暫停靠的貿易點。

  12月,海島迎來了冷冽的北方季風,46歲的耶穌會士方濟各?沙勿略向隔海相望的大明疆土喊道:“巖石啊巖石,你何時才能裂開?”

  但“巖石”尚未裂開,他已病逝在這片荒涼的島嶼上。

  澳門利氏學社社長萬德化

  我們知道方濟各?沙勿略是耶穌會的創始人。耶穌會士並沒有很高的語言天賦,在用其他語言表達自己觀點方面的能力不強,所以學習的過程很艱難,

  但他們的個性、好奇心、對他人的態度,幫助他們打開了很多扇門。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劉元龍

  方濟各?沙勿略當時到日本傳教,應該說他是當時耶穌會的創始人之一,他感覺到日本的整個文化,包括他們的宗教,受中國傳統的影響非常大。佛教在他們的生活中,包括儒家文化,在他們整個觀念中占據很重要的地位。因此他們對於外來文化,持一種排斥態度。

  復旦大學歷史地理研究所教授周振鶴

  很多人就表示疑問:中國人是不是信了天主教?沙勿略說中國人還沒有,人家就說,你要先說服中國人信天主教,我們也可以信,為什麽你們的教那麽好,而中國人不信?

  面對這樣的質問,沙勿略無言以對。這使他意識到:基督教要進入東方,必須先進入中國。但當時的大明帝國,實行嚴厲的海禁政策,除了官方正式派遣的使節,其他一切外國人,都禁止進入中國。

  沙勿略想盡辦法,也只能魂斷南海,至死未能踏入中國大陸半步。“巖石”,何時才會裂開呢?

  羅明堅:會編字典的仙花寺主人

  大三巴牌坊,是澳門的標誌。每個站在這裏的人在驚艷之余,都會浮想聯翩,想象著它在被火災燒毀前的氣派與輝煌。

  1579年7月,當羅明堅來到這裏時,聖保祿教堂還沒有最後竣工,鴉片也還沒有成為商品。不過,大三巴旁的碼頭上,已然呈現出忙碌的景象。

  歐洲人對東方產品的渴望,給葡萄牙人帶來了巨大的商機,26年前,在明朝皇帝的允許下,他們以曬貨為名,開始在這荒涼的半島上定居。

  對西方人來說,即使在今天,方塊字也猶如天書一般。

  剛到澳門的羅明堅,既聽不懂中國話,也找不到一個懂得葡萄牙語的中國人。在寫給耶穌總會的信中,他說:“因此,我找到一位老師,只能借圖畫學習中文語言,如畫一匹馬,就告訴我這個動物的中國話叫‘馬’。”

  此舉在無意中,成了打開中國大門的鑰匙。

  澳門利氏學社社長萬德化

  羅明堅非常認真學習中國古典文學和古漢語,對中國的倫理道德也非常好奇,並努力學習如何成為中國人。

  意大利羅馬傳信修道院博士馬諾

  所以他一入境,廣東的高官,一發現有一個能說好中文的外國人,就跟他交朋友了。

  羅明堅被破例允許在廣州的岸上過夜,因為明朝的海關官員認為“他是一個有中國文學修養的神父及老師”。而在此之前,所有從澳門到廣州進行貿易的葡國商人及傳教士,僅被允許在所屬船只上交流和居住。

  1582年8月,羅明堅出版了《天主聖教實錄》,這是歐洲人用漢語寫就的第一部布道書。就在此刻,他的身邊又多了一個漢語學習者——利瑪竇。

  北上中國的道路,變得不再孤單。1583年冬,廣東肇慶,中國內地的第一所天主教堂出現在這裏。此時距離沙勿略去世,已有31年。這所房子,最初是按歐洲風格設計的二層小樓,為避免當地人生疑,後改為中式。肇慶知府王泮親自題寫了兩塊牌匾:一塊懸掛在院門的門楣上,題為“仙花寺”;另一塊是“西來凈士”,懸掛在客廳上方。

  每天早晨,梳洗罷,羅明堅和利瑪竇都要一絲不茍地穿好袈裟,逢人便雙手合十,自稱是來自西方的僧人,希望以此拉近與中國百姓的距離。

  兩個洋和尚,成了肇慶城裏一道獨特的風景。自鳴鐘、三棱鏡,這些今天看來平淡無奇的器物,在當時,卻成了獻給中國官員最高端的禮物。而當利瑪竇向眾人展示自己繪制的世界地圖時,文人士大夫們驚訝地發現:中國竟然不是世界的中心!

  法國國際科研中心研究員詹嘉玲

  有人建議他把這幅地圖翻譯成中文。於是,他不僅翻譯了大多數的國家名稱,並重新繪制,讓中國處在地圖的中心。

  與此同時,為幫助來華傳教士學習漢語,羅明堅和利瑪竇在這裏還編寫了一部辭典。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漢語與西方語言對照的辭典。

  1934年,意大利漢學家德禮賢在羅馬耶穌會檔案館發現了這份手稿,並為其命名《葡華辭典》。“雖然手稿沒有封面也沒有署名,但根據對紙張筆跡和以南京話為基礎的明代官話翻譯來考證,可以推測為羅、利二人合編。”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