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心 部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訊讀書
  這個“心”字完全是一個象形字。你看甲骨文①很像一個心的形狀。金文②略有變化,但也像一顆心。小篆③則變得不太像心的樣子了。④是楷書形體。

  “心”的本義就是“心臟”,又可以引申為“心思”或“心意”,如《詩經•小雅•巧言》:“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古人認為心臟是在人的胸部的中間,所以又可以引申為中心、中央之義,如李白所說的:“流水折江心。”(《送麯十少府》)這個“折江心”就是彎曲於江流之中央。

  “心眼”一詞,一般是指心底、內心,如《老殘遊記》第十四回:“昨日我看見老哥,我從心眼裏喜歡出來。”這個詞我們現在還在用,如說某某人心眼好。可是古代的“心眼”一詞往往是指“見識”或“眼力”,如“心眼高妙”就是指很有見識。

  “心”字是個部首字,放在左邊時寫作“”。凡由“心”字所組成的字大都與“心”有關,如“想”、“愁”、“慕”、“念”、“惕”等。

  “有誌者,事竟成。”這個“誌”字是個形聲字。①是古璽文的形體,上部是“之”,表聲;下部是“心”,表形。②是小篆的形體,與璽文形體極相似。③是楷書的寫法。

  《說文》:“誌,意也。”“意”為“誌”字的本義,如《尚書•堯典》:“詩言誌。”這就是說:詩歌是表達內心思想的。由“意”可以引申為“誌向”,如《詩經•關雎序》:“在心為誌。”又如《史記•陳涉世家》:“燕雀安知鴻鵠之誌哉!”誌在心中不可忘,所以又能引申為“記住”,如《新唐書•褚亮傳》:“一經目,輒誌於心。”意思是:只要親眼看過,常常牢記於心中。

  請註意:《史記•劉敬叔孫通列傳》:“設兵張旗誌。”這裏的“誌”是“幟”字的假借字。“旗誌”就是“旗幟”。《南齊書•江傳》:“高宗胛上有赤誌。”這是說:高宗的肩胛上有個紅痣。可見“誌”又是“痣”的假借字。

  這是“樂而忘憂”的“忘”字,是個會意兼形聲的字。①是金文的形體,上部為“亡(失去)”,下部為“心”,表示亡失了心中記憶之事。其結構應為“從亡從心,亡亦聲”。②是小篆的寫法,與金文極相似。③是楷書的寫法。

  《說文》:“忘,不識也。”段玉裁認為:“識者,意也 所謂記憶也。”不能記憶即為“忘”,如《漢書•師丹傳》:“忘其前語。”也就是說:忘記了他前面所說的話。

  古籍中常見“忘形”一詞,一般是指因快樂而失去常態,如蔡邕《琴賦》:“舞者亂節而忘形。”這是說:跳舞的人樂得亂了節拍而失去了正常的姿勢。後世則有成語“得意忘形”,用於貶義。可是古時也往往不是貶義,如《儒林外史》第十回:“牛先生,你我數十年故交,凡事忘形。”這裏的“忘形”是不拘形跡,不拘身份,說明很知心。再如《舊唐書•孟郊傳》裏的“忘形交”,也正是指知心朋友。

  請註意:“忘”可作“亡”的通假字。古代當“還是”、“抑或”講的“亡其”一詞,有時就寫作“忘其”,如《戰國策•趙策二》:“不識三國之憎秦而愛懷邪?忘其憎懷而愛秦邪?”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個憂字本為象形字。①是金文的形體,是一個面朝左而站立的人,舉手搔頭,表示憂愁。②是古璽文的形體。上部為“頁(頭)”,中間是“心”,下部有“(腳)”,仍表示人的憂愁之意。③是小篆的寫法。④為楷書繁體字。⑤為簡化字。

  《說文》:“憂,愁也。”可見“愁”為“憂”字的本義。《說文》將當“愁”講的“憂”寫作“”,顯然表示會意。《詩經•小雅•小弁》:“心之憂矣,寧莫之知?”大意是:心裏的憂愁呀,為什麽沒有人知道呢?李白《梁甫吟》:“杞國無事憂天傾。”化用成語“杞人憂天”。

  在古書中常見“丁憂”一詞,這裏的“丁”是“遭到”、“遭遇”之意。所以古代稱父母之喪為“丁憂”,如《魏書•李彪傳》:“朝臣丁父憂者假滿赴職。”

  請註意:“憂”與“慮”本不同義。“憂”多為“愁”;“慮”為“考慮”。但後世“慮”也可當“愁”講,“憂慮”成為一個復合詞了。

  這是“持之以恒”的“恒”字,原為會意字。甲骨文①的中間是“月”,上下的兩條橫線表示界限,這就說明月亮永遠在一定的範圍內運行,體現永恒之意。②是金文的形體,中間又增加一“心”字,表示“心”也要“恒”。③是小篆的形體,將“月”訛變為“舟”。④為楷書的寫法。

  《說文》:“恒,常也。”如《晉書•袁甫傳》:“陰積成雨,雨久成水,故其城恒澇也。”這裏的“恒”就是“經常”的意思。由“常”又可以引申為“固定的”、“永久的”,如劉禹錫《天論上》:“(天)恒高而不卑。”這是說:天,永遠是高的而不是低的。

  “恒”字由“經常”義又可以引申為“平常”,如《戰國策•秦策二》:“甘茂賢人,非恒士也。”大意是:甘茂這個人是一位賢人,不是平常的人。

  請註意:《詩經•小雅•天保》:“如月之恒。”這裏的“恒”是上弦月漸趨盈滿的意思,必須讀作gèn,而不能讀作héng。

  這個“提高警惕”的“惕”字,是一個會意兼形聲的字。金文①的左邊是個“心”,右邊是“易”字,像“蜥蜴”(四腳蛇)之形,上部是頭,下部有腿有尾。說它是會意字,是認為四腳蛇要咬人,所以要當心!有“心”字表示提高警惕;說它是形聲字,因為是左形(心)右聲(易)。②是小篆的形體,是由金文直接演變而來。③是楷書的寫法,是由小篆直接演變而來。

  “惕”字的本義就是“敬畏”或“擔心”,如《左傳•襄公二十二年》:“無日不惕,豈敢忘哉!”大意是:沒有哪一天不擔心的,哪裏還敢遺忘呢?在古漢語中,用惕字所組成的復音詞是很多的,大都有“恐懼”之意,如“惕厲”是“危懼”的意思,“惕息”是“恐懼”貌,“惕惕”是“憂懼”的意思。今天也有了雙音詞“警惕”。

  請註意:有人把“惕”字寫為“”或“”,這都是不對的。“惕”字的右邊是“容易”的“易”,而“易”字沒有簡化,只有以“”作偏旁時才能簡化為“”。因此可見,“”、“”的兩種寫法都是錯誤的。

  “恩惠及於天下。”這個“惠”字本為會意字。①是金文的形體,上部是“專”的本字,下部為“心”。徐鍇說:“為惠者,心專也。”可見“專心為惠”。②是小篆的形體。③是楷書的寫法。

  《說文》:“惠,仁也。”其實,“仁”是引申義。“惠”字的本義應為“專心”,由此可引申為“仁愛”,如《詩經•小雅•節南山》:“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大意是:老天沒有仁愛之心,降下這個大罪。《鹽鐵論•憂邊》:“故民流溺而弗救,非惠君也。”這是說:老百姓處於苦難之中而不去拯救,這就不是一個有仁愛之心的國君。由“仁愛”又可以引申為“恩惠”,如《韓非子•有度》:“不為惠於法之內。”意思是:不能在法令的範圍內施恩。至於《列子•湯問》“汝之不惠”中的“惠”,則為“慧”字的通假字,當“聰明”講。

  後世,“惠”字多作有求於人的敬辭,如惠存、惠我好音等。《詩經•邶風•終風》中有這樣一句:“惠然肯來。”這是說和藹可親地到來。後世在請柬中也常用為歡迎他人來臨之語,如“敬請惠顧”、“惠臨指導”等。

  “慕風而就山,慕水而就川。”這個“慕”字是個形聲字;金文①的上部是個“莫”字,日落草中,表示太陽下山了;其實“莫”就是“暮”字的初文,不過它在“慕”字中只表讀音,而下部的“心”字才是表意的。這樣,“慕”字就成了上聲(莫)下形(心)的形聲字了。②是小篆的形體,與金文的結構完全一致。③是楷書的寫法。“心”字如在一個字的下部,有時寫作“”,除了“慕”字以外還有“恭”字。從筆畫的數目上看,“心”與“”均為四筆,只是筆形上有些差異。

  “慕”字的本義是“思慕”或“想念”,如《孟子•萬章上》:“人少,則慕父母。”這是說:人在少年,則要想念父母。可是“眾士慕仰”(《三國誌•蜀書•諸葛亮傳》)中的“慕”字是什麽意思呢?若解釋為“想念”那就不對了。這個“慕仰”就是“敬仰”的意思。

  “慕名”一詞,就是仰慕他人的名氣的意思,如說“慕名而來”。

微博評論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