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市場,還是政府

作者:查爾斯·沃爾夫   出版社:重慶出版社  和訊讀書

    盡管經濟學理論已經認定市場就是一切,但經濟學家,以及其他社會科學家、政策分析家都常常對它懷有一種深深的矛盾心理。一方面,完全市場的優點被極力稱贊,這反映在微觀經濟學的核心內容中;而另一方面,市場明顯的缺點已經在正規的“市場失靈理論”(theory of market failure)中被詳細地論述。

    令人驚訝的是,經濟學家和各種經濟學在闡述政府,以及政府努力糾正市場失靈的那些可以預料的缺點和失策方面更加缺乏說服力。本書試圖通過提出一種分析和預測政府缺陷的框架來重新調整這種不平衡,這個框架就是“非市場失靈理論”(theory of nonmarket failure),它提供了一個在市場和政府之間進行比較和選擇的基礎。

    這種選擇是復雜和多方面的。它既不是一種完全市場和不完全政府之間的選擇,也不是一種不完全市場和完全政府之間的選擇;相反,它是不完全市場和不完全政府之間的不完全結合,也是兩者之間的一種選擇。

    我寫作本書的主要目的,既不是要作出選擇,也不是為市場壓倒政府或政府壓倒市場進行論證。因為那些論證比比皆是,大量的參考資料也將提到它們。與此相反,我想提出的建議是,如何對在對比市場和政府的各自缺陷(以及優點)中所使用的方法加以改進,以期有助於進行更好的評價和選擇。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在邏輯和分析方面,我的出發點是,對市場失靈要比對相應的“非市場”(即政府)缺陷進行更為詳盡得多的分析。當然,政府肯定會受到大量懷有敵意者的尖銳批評,尤其是在政界。然而,盡管批評常常是嚴厲的,但它明顯地缺乏邏輯和體系,尤其在經濟學文獻中,這種邏輯和體系長期以來支持著習慣上公認的關於市場失靈的闡釋。因此,我的主要目的,就是通過使對非市場失靈的分析更接近於在分析市場失靈時已經達到的水平,以此糾正這種不平衡。

    本書是以前幾篇雜誌文章和著作章節的成果,尤其是《非市場失靈理論》,載《法律與經濟》雜誌,1979年4月號;《經濟效率和無效率的經濟學》,載《後凱恩斯主義經濟學》雜誌,1979年秋季號;《倫理和政策分析》,載《公共責任:政府官員的道德義務》一書(J. Fleishman、L. Liebman和M. Moore編,1981年);《再論“非市場失靈”:政府缺陷的解剖學和生理學》,載《政府缺陷的解剖學》一書(H. Hanusch編,1983年);《政府缺點和需求條件》,載《公共財政和效率探求》一書(H. Hanusch編,1984年);《走向市場》,載《國家利益》,1991年。在修改和更正以前的材料以及本書所包括的新材料中,我盡力達到經濟學家以及一般讀者能夠理解的程度。對那些修過經濟學基本課程並且對諸如《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商業周刊》(Business Weekly)和《布朗斯》(Barron’s)上的經濟學討論不陌生的讀者而言,大多數討論是容易理解的。我希望實質性的討論也將引起專業經濟學家的註意。考慮到讀者的復雜性,我已經把專業性的討論放到正文結尾的附錄中,或放到章節後的註釋中。

    現在的《市場,還是政府》第二版作了一些修改。考慮到蘇聯和東歐已經發生的歷史變革,這些修改與那些國家的變革有關,更新了許多與美國有關的例子和數據,並且為書中所論述的與非市場失靈理論相關的早期文獻增加了一些參考資料。除了這些修改之外,1988年版的結構和論證在我看來基本上是合理的,因此沒有改變。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