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中國駐印軍的擴建

作者:丁滌勛 王伯惠   出版社:團結出版社  和訊讀書

    中國駐印軍的擴建

    在密支那休整期間,重慶的“軍委會”下令對中國駐印軍的編制作了一些調整,擴建為新一軍和新六軍兩個軍。孫立人中將被任命為新一軍軍長,孫將軍留下的遺缺——新三十八師師長一職由久經鍛煉、戰功卓著的原一一四團團長李鴻升任,新三十師師長胡素少將奉調回國,其職由原新三十八師副師長唐守治少將繼任。李鴻留下的一一四團團長遺缺由該團第一營營長彭克立繼任。新一軍轄新三十八師、新三十師和潘裕昆少將指揮的五十師,共三個師。在密支那期間,兵員都做了補充。

    新一軍的參謀長和副參謀長分別由上級派來史說少將和原新三十八師副參謀長張炳言上校擔任,原新三十八師副師長葛南杉少將,因新三十八師是孫將軍親自訓練和培育出來的英雄勁旅,其政工工作至關重要,為了協助李鴻治軍,故仍留任原職。唐守治和李鴻的晉升自然是根據孫將軍推薦,且經重慶政府“軍事委員會”批準的。李鴻自1937年底在第四十四師就任團長,自稅警四團以來,他對孫氏忠心耿耿,在抗戰的偉業中屢建奇功,久經考驗,繼承孫將軍升任新三十八師師長自屬理所當然。

    新一軍的各處處長,除了軍械處長由上級派來畢業於陸軍大學的胡甲裏上校擔任外,原軍法處長潘伯堅上校和副官處長張其禮上校請假回國,其職務分別由彭煉中校和黃桓醒中校升任,其他各處處長差不多均由原新三十八師的各處處長升任,師的各處室負責人均改稱主任。

    與此同時,廖耀湘晉升為新六軍中將軍長,轄新二十二師和龍天武的十四師兩個師,他留下的新二十二師師長遺缺,由原副師長李濤少將繼任。(附擴建後的駐印軍組織系統表)

    擴建命令下達後不久,鄭洞國將軍立即帶領他的原新一軍參謀長舒適存將軍等幕僚班子回國了,雖然兩個月後史迪威去職,美國的索爾登將軍,被任命為中國駐印軍的總指揮,鄭洞國將軍被任命為副總指揮,但實際上鄭洞國將軍並未到任履新。

    附 1944年中國駐印軍密支那擴建後組織及指揮系統

    中國駐印軍:

    總指揮:史迪威中將

    副總指揮:鄭洞國中將(未到任履新)

    參謀長:鮑特納準將

    副參謀長:坎能上校

    戰鬥部分:

    新一軍:軍長孫立人將軍

    新編三十師:師長 唐守治少將

    新編三十八師:師長 李鴻少將

    第五十師:師長 潘裕昆少將

    新六軍:軍長廖耀湘中將(1944年11月奉調回國)

    第十四師:師長 龍天武少將

    新編二十二師:師長 李濤少將

    直屬部隊:

    戰車營:營長趙振宇上校(只裝備起一營)

    獨立步兵第一團:團長 徐懋禧上校

    重迫擊炮第十一團:團長 林冠雄上校

    高射炮兵第一營

    炮兵兵團(155mm)

    汽車兵團:團長 曹藝上校

    輜重兵團

    工兵:

    第一工兵營

    工兵第十團:團長 李樂中上校

    工兵經十二團:團長 梁可發少將

    獨立通信兵營

    特務營

    憲兵獨立第三營

    教導第三團

    運輸第十二大隊

    軍直屬部隊:

    密支那擴編時,軍沒有直屬部隊、直到部隊回國前,總指揮部才把原屬總指揮部的直屬部隊,調撥給新一軍。他們是:特務營、通信營、工兵營、重炮營、榴彈炮營、重迫炮營、汽車營、戰車第一營,搜索營、騾馬輜重兵營。教導總隊和軍獸醫所。

    軍野戰醫院是在密支那成立的,鷹揚京劇團原屬新三十八師,都不是總指揮調撥的。

    我被任命為新一軍軍醫處長後,即與原新一軍軍醫處辦交接手續,但此時原新一軍的軍醫處長早就隨鄭洞國將軍回國,加之鄭將軍的軍部本來就是個沒有實權的空架子,也沒什麽可交接的。該軍醫處只留下兩名青年軍醫和一名青年司藥在新一軍軍醫處工作。其中一名中校軍醫卞聲宏,雖然是半路出家改學軍醫,但他天資聰穎,上進心強,又有組織才能和獨當一面的工作能力,所以他很快就成為軍醫處的骨幹。抗戰勝利後,他在臺灣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現在美國紐約金斯勃精神病醫療中心(Kingsbow Psychiatric Center)的精神病學專家。在美國的諸多朋友中,數卞聲宏和雲鎮這兩位新三十八師的袍澤同我的關系最為親密,他們都非常尊敬孫將軍,至今仍在懷念他。

    我升任軍醫處處長後,師軍醫處主任一職就空缺了,孫將軍和李鴻都征求我的意見,於是我就推薦了在貴陽圖雲關紅十字救護總隊工作時,結識的好友張滌生醫生。孫將軍雖然同張滌生從未謀面,但相信我的推薦是可靠的,隨即張被任命為新三十八師軍醫處主任。

    在一年多的戰鬥中,李鴻對張滌生的學識,醫療經驗和戰地救死扶傷的精神,都感到非常滿意,因為張也得到孫將軍的器重與贊賞。這既說明孫將軍的愛才如渴,也證實張滌生獻身軍旅報效祖國的赤誠。戰後,張出國深造,終成國際著名整復外科和顯微外科專家,這些成就實與其參加駐印軍分不開的。

    利用這為時不長的休整時間,我除了奉命為從軍醫科學學生講授醫學知識外,還遵照孫將軍的要求,編寫了一份新三十八師在北緬作戰的衛生勤務年報,對防病、治病、戰上、手術、陣亡、傷運、傷殘治愈率、康復率、重返前線殺敵者以及爾後應註意的事項等等均作了全面詳細的分析和整理,刊於新三十八師的戰報上;另外還寫了一篇題為“北緬戰場的流動手術隊”的文章,刊於1945年成都發行的英文版《中華醫學雜誌》上。

    根據我的粗略統計,在第一階段的緬戰中,新三十八師傷亡總數約為3500余人,傷與亡人數之比為3∶1,陣亡者不到900人,約有60%的傷者,傷愈後可重返前線,不僅增強了師戰鬥力,且大大鼓舞了士氣,至於因病而需住院者,更是寥寥無幾。

    在休整期間,不僅鷹揚劇團趕來為各團、營進行慰問演出,重慶政府也在8月份派來一個以某女社會名流為首的大型慰問團飛抵密支那,並帶來了一個歌舞團,為新一軍官兵進行了多場慰問演出。

    隨慰問團來密支那的還有電影藝術大師鄭君裏和趙丹,他們兩位曾訪問了我們新一軍軍醫處,對部隊在國外的衛生勤務工作分外關心,對駐印軍的醫療體系、指揮系統、占地急救、傷患運輸、發病率、康復率等問題頗為關心。他們兩位對於新三十八師戰果之豐碩、傷亡病患之少,精神面貌之振奮,都表示相當欽佩;並且從他們那裏得知,駐印軍,尤其是新三十八師在緬甸戰場上為國爭光的卓越表現,已經引起國人的普遍關註,這一點使我和軍醫處的同仁們深受鼓舞。鄭君裏和趙丹二人對於前方醫務工作的內行程度,也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和好感,在此謹向他們的家人致以由衷的感謝。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