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第57節:覆水難收的婚姻悲劇——葉淺予與羅彩雲和梁白波

作者:趙朕   出版社:團結出版社  和訊讀書


  覆水難收的婚姻悲劇——葉淺予與羅彩雲和梁白波

  葉淺予,著名畫家,原名葉綸綺。生於1907年,病故於1995年。浙江桐廬人。早年在上海學習漫畫,出版有《王先生別傳》、《小陳留京外史》等,從20世紀40年代轉向中國畫,根據速寫加工,進行中國人物畫創作,逐漸形成筆墨爽利、造型誇張,富於裝飾感的獨特畫風。

  1925年葉淺予中學畢業後,到上海以畫廣告謀生。在他23歲時,父母為他物色了未婚妻,催他回桐廬完婚。這個新娘就是出身於桐城望族的羅彩雲。婚後,葉淺予準備回上海時,新娘卻提出跟他到上海。鬧得尋死覓活,母親只得放話讓兒子帶走媳婦。到上海後,羅彩雲人地生疏,生活還很簡樸,還能本分地盡妻子的責任。可是第二年為葉淺予生了個兒子之後,羅彩雲由於家裏封建意識較重,給女孩子束胸,導致生孩子後,母乳下不來,只得請奶媽帶孩子。四年後她又生了個女兒,依然如此。這麽一來,羅彩雲就當起了少奶奶。家務活全由奶媽來辦,每天不是打牌就是逛街,講究派頭及穿戴,而且生活的花銷也越來越不堪負重。日久天長,葉淺予感到他與妻子生活在兩個極端:他要上進,在事業上不斷進取;而妻子卻滿足於現狀,花錢大方,只知道吃喝玩樂,根本不理解他的事業和追求。感情的鴻溝越來越難以填平了。

  在婚後第五年的1935年,正當葉淺予為自己的婚姻苦惱時,一個女畫家梁白波闖進了他的心靈世界。當時,葉淺予擔任《時代漫畫》編輯,遇到一位女士前來投稿。她的漫畫題目是《母親花枝招展,孩子嗷嗷待哺》。在葉淺予的觀念裏,搞漫畫的都是男生,從未見過女士畫漫畫。這使得他對這位女士有點另眼相看。他還覺得,這位女士的畫稿,正是諷刺他的夫人羅彩雲這類人的,這又增加了感情上的共鳴。雖說梁白波長得並不漂亮,但氣質很好。他與這位女畫家就成了朋友。在交往中葉淺予了解到,梁白波是在西湖藝專學的油畫,曾在菲律賓的一所華文中學教過圖畫課。回國後,沒有找到職業,畫漫畫投稿是為了維持生計。此後,葉淺予每天下班都要到梁白波的住處去看望她,經過幾次幽會,共同的愛好和追求,促使他們的戀情像靈感爆發一樣,無從阻擋。

  恰在此時,津浦鐵路搞了一列衛生宣傳車,招聘畫家繪制宣傳畫。葉淺予得知這個消息,就與梁白波一起報了名。這列宣傳車,每到一個大站,懸掛衛生宣傳畫,招徠觀眾,鐵路衛生人員則給客車消毒。余下的時間還安排工作人員在當地遊覽觀光。他們邊工作,邊觀光,同時也將他們的戀情燃燒到了極點。到達天津後,全體工作人員到北平遊覽,然後集體回浦口。可是葉淺予與梁白波卻留在北平,租了住宅,開始了同居生活。不久,他們回到上海租了一個亭子間,繼續同居。這時上海《時報》卻傳出葉淺予“離家出走”的消息,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羅彩雲為了追回葉淺予,像緝私警察那樣到處追蹤。一次,她派奶媽跟蹤葉淺予,在他的住處將葉淺予和梁白波“抓獲”,帶回到羅彩雲的住處。羅彩雲以大太太自居,把梁白波視為姨太太。梁白波不甘其辱,便與葉淺予躲到了南京。葉淺予為南京《朝報》畫《小陳留京外史》,梁白波為上海的《立報》畫連環畫《蜜蜂小姐》。他們誌趣相投,相濡以沫,在創作上又相互啟發和激勵,這段同居生活他們過得恬靜而富於生氣,是他們最為愜意的一段日子。羅氏不甘心自己的失敗,又和她父親找到南京來,要葉淺予與他們一起回上海,要葉淺予悔過自新。葉淺予不願意繼續維持這種婚姻關系,隨即提出離婚,羅彩雲不同意,但也覺得覆水難收,就在律師的證明下,立下分居字據,保證每月供應應有的生活費用。

  1938年8月,日寇大舉進攻上海,葉淺予聯合張樂平、胡考等漫畫家組成漫畫宣傳隊,奔赴武漢。梁白波是這支隊伍的唯一女性,起初,她的工作興致還很高,可是戰爭的殘酷,人生的莫測,使得梁白波意識到情婦角色的尷尬。有一次,與葉淺予在一起的陸誌庠的一個親戚來看望他。這個親戚是個空軍飛行員,風流倜儻,年輕有為,梁白波對他頗有好感。於是她與這位空軍飛行員開始了交往,從此疏遠了葉淺予。最終梁白波離開漫畫隊,去尋求自己的幸福生活。

  新中國成立後,葉淺予與羅彩雲生的兒子葉申已經大學畢業,將他母親接到無錫,勸導母親與父親辦理了離婚手續。“文革”期間,葉淺予被關進秦城監獄,無力支付羅彩雲的生活費用,她只得依靠兒女們供養。於1970年她因患重癥不堪忍受疾病折磨而吞服過量安眠藥身亡。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