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自序(2)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人,自然包括偉人、名人,都不過是偶然竄入歷史長河的一尾小魚,生命的短暫與能量的微末,猶如水面泛起的一朵浪花。即令我的傳主們,有不少享有百年人生,在事業上也有不俗的建樹,甚而是輝煌,也不過是歲月記憶中的一個腳註,歷史長卷裏一枚書簽而已。不過,腳註是歷史學家不能忽視的,書簽是可資把玩的,那浸染春雨秋霜的書簽就更值得玩味了。方寸天地可窺大千世界呢!

    本書寫了多位民國人物,不妨依齒序摘要介紹前6位傳主:有說國民黨是“破氈帽”,共產黨是“電燈膽”的民國元老、無政府主義者吳稚暉;敢把大勛章當扇墜,站在總統府門前,吆喝袁世凱“出來!”的章瘋子(太炎);“葬我於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陸”的詩人、書法家、國民政府檢察院長於右任;傲睨萬物、目空千古、罵遍同列、酗酒喪命的國學大師黃侃;即是明天要死,也要把今天該做的事做完的實幹科學家丁文江;不因政治忘哲學,不因哲學忘政治,批評國民黨、攻擊共產黨,非黑非白的張君勱。以及仁者胡適,“閑話”惹得一身騷的陳西瀅,一黃土掩風流的袁昌英,“花落人亡有人知”的蘇青,留得殘荷聽雨聲的石評梅、高君宇等。而我要特別推薦的是寫楊憲益夫人戴乃叠的那篇《“對不起,謝謝!”》。 有人質疑我專做“翻案”文章。我要說我只不過是,曾有人把汗衫說成短褲,我現在把短褲說成汗衫或修改了尺寸而已。

    我努力告誡自己,決不因鉤沈某人而故揚其善、故隱其惡。我只據占有的史料,力求把人物寫得豐滿些、鮮活些,還他廬山真面目罷了。吳稚暉一輩子玩世不恭,蔣氏父子都尊之為師。吳為聯手汪精衛反共,不惜老臉向小他10歲的汪下跪,足見其對蔣的愚忠與反動。他一生3次下跪,值得玩味的是沒有一次下跪是為自己!章太炎在袁世凱面前器宇昂軒,是“神”,但在孔方兄面前,他是“人”,一個未能免俗的人。於右任雖是廉政、清明的君子,詩酒風流的名士,然尋花問柳之俗亦未能免。黃侃罵人惡名在外,但他事母至孝,兵荒歲月竟背著老母的棺木顛沛流離,感人至深。丁文江致他弟弟的那封拒開後門的信,那種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操雪精神,豈止教我輩汗顏!畢生為中國服務的英籍女士戴乃叠的命運,又讓人感慨何止萬千!

    倘若本書能作為一枚小小的“書簽”,夾雜在你的藏書之中,分享你閱讀的一份時光,那將令我感到無限的欣慰。

    我本是一個大海拾貝者。本書征引、參考了諸多前輩以及當代學人的文字資料或照片,光增了篇幅;一些傳主及其家屬(楊靜遠、陳小瀅、海嬰、潘乃穆、顧慰慶、郭君陵、趙蘅和陳虹等)給予大力的支持,我謹向他們三鞠躬。曹淩誌先生,對拙著的創作自始至終予以密切的關註、支持;東方出版社慨然接納書稿,趙立小姐在編輯工作中付出了許多辛勞,我向他們拱手致謝並歡迎讀者、方家指正。                 二○○八年歲末    南京成賢街寓所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