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天下你我應識君(6)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丁文江之所以受到世人的推崇、景仰,除去才學之外,他的人格魅力是重要一端。做淞滬總辦一上任他即公開表示:“我敢說我對於淞滬市政,沒有絲毫私人利害夾在裏面,……我來擔任這個職務,決不想弄一筆錢,買一所房子享清閑福氣。”丁文江勤政,他每日要處理大量的公文、私函,但“案不留牘”;有關商埠計劃、會審公案他都親手料理。連查處毒品,他都與警廳廳長一道去現場督察。他利用早餐時間看報,飯未畢,司機已在樓下打火待發了。任內,親戚、朋友托請謀職者煩不勝煩,丁文江一不想培植私人勢力,二不願任人唯親,打發的方法只有一個——“送錢”。加之家剛由津遷滬,經濟上捉襟見肘,沒辦法時便顏打電報給胡適,請他代為催討英國庚款委員的津貼。丁文江廉政,“他最恨人說謊,最恨人懶惰,最恨人濫舉債,最恨貪汙。他所謂的‘貪汙’,包括拿幹薪用私人,濫發薦書,用公家免票做私家旅行,用公家信箋來寫私信,等等。”1931年國家資源委員會送他每月100元,他拿來分給幾個青年編地理教科書。到中研院後,經濟委員會給他每月200元津貼,他均分給3位助理,令各做一件事。生命最後一個月,他到湖南考察煤礦,老友朱經農怕長沙旅館不清靜,在省招待所為他訂了房間。他謝絕:“我此次來湘,領有公家的旅費,不應該再打擾地方政府。”接待的人再三相勸,他只同意暫住一夜,次日便遷入客棧。他歷來把個人的私生活看做是政治生活的修養。

    “一個人沒有良師益友,如何能成通人?”丁文江如是說。因此他的朋友很多,胡適、傅斯年、任鴻雋等,大家都喜歡稱他“丁大哥”;而丁文江卻戲稱梁啟超為“小孩子”。丁文江自與梁啟超結伴遊歐後友誼日深。他勸梁專心學術研究,每遇政客、朋友邀梁出山時,丁第一個跳出來反對。梁住院時,丁文江“調護周至”。梁逝世,丁文江送的挽聯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在地為河嶽,在天為日星。”丁又向友人募捐,為梁造像。擬為梁編年譜(未竟),後由翁文灝接手編就。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