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遠東最美麗的珍珠(1)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顧維鈞第三任夫人黃蕙蘭女士

    誰也不能否認,在黑咕隆咚的歷史深井裏有遺珠,它不一定璀璨,卻很奪目;它雖無資列於歷史長卷,但無法否認它的存在。黃蕙蘭應算一個。

    在中國近現代外交家中,顧維鈞(1888—1985)是聲名最顯赫的一位。他曾任駐法、駐英和駐美大使,1919年拒簽巴黎和約,維護了中國領土主權的尊嚴,創造了“弱國也有外交”的神話。顧維鈞一生先後有4位夫人。他事業巔峰時期的妻子黃蕙蘭,對襄助其成名功不可沒。黃蕙蘭女士的一生,頗富傳奇色彩,其家族及本人的逸事甚多,值得玩味。

    “糖王”,華人的傳奇

    黃蕙蘭1901年生於爪哇,時在荷蘭殖民統治下。祖父黃誌信,早年是一個“偷渡者”,曾因反清遭追捕,被迫從廈門出逃,在海上漂流數月到達爪哇。先在海港做苦力,後做走街串巷的小貨郎,過著“數米為炊”的日子。在別人的屋檐下,硬是靠勤勞、智慧和節儉日益富裕起來。離世時,他給後代留下了700萬美元的遺產。

    黃蕙蘭的父親黃仲涵(奕柱)繼承了祖業並有了極大的發展,成為爪哇華僑首富,富可敵國。經營糖業,世稱“糖王”。黃仲涵一生大把大把地賺錢,大把大把地花錢:吃、喝、結交黑社會和娶姨太太。難能可貴的是黃仲涵熱愛祖國,“捐大錢支持辛亥革命,支持蔡鍔在雲南發起的討袁戰役”。熱心公益事業,斥巨資創辦東英中學和華僑學校。

    黃仲涵年輕時就嗜賭。一次父親讓他去收地產租,他收了一萬盧比(荷蘭人稱盾),回家時路過賭場禁不住誘惑,破門而入,直到輸掉最後一個子兒。他痛悔自己是個不孝兒子,想投海自沈,但忽然想到辭世前應向心愛的女人、一位長他多歲的寡婦告別。孰料,那位深愛他的寡婦,傾囊而出將自己的一萬盧比送給了他,免了他一死之念。

    黃仲涵是爪哇島上第一個剪辮子的中國人。洋人看不起中國人,罵他們是babi(豬),只準華人集中居住在中國城內。黃仲涵用金錢和智慧打破了這一禁令,他雇傭一荷蘭男爵做他的律師,與荷蘭總督、威廉女王駐爪哇的代表過從甚密。一番鋪墊之後,“順理成章”地成為爪哇第一個在歐洲人居住區購置產業的中國人。黃氏府邸占地200多畝,傍山枕水,亭臺樓閣氣派非凡。僅園丁就有50余名,除私家花園外竟有私家動物園。在那個根本不拿中國人當人的社會,黃仲涵設法使自己成為了一名“瑪要”(Mahjor),一躍為爪哇歷史上唯一一個取得這個高級職別的中國人。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