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遠東最美麗的珍珠(3)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黃蕙蘭多姿多彩

    黃蕙蘭錦衣玉食,家中備有中歐兩式廚房。歐式廚房的總管曾任荷蘭總督的大廚師。她與父母進餐時,有一個管家和6名仆人伺候在側。餐具都是銀制的。

    母親視她為掌上明珠,黃蕙蘭3歲時,母親送她金項鏈上的鉆石重達80克拉!和小蕙蘭的拳頭一般大小,大鉆石掛在胸前常硌傷肌膚。黃仲涵不過問女兒的教育,魏明娘除延請英文教師外,還請人教習音樂、舞蹈、美術,全面提高女兒的素質。她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這枚金枝玉葉上。

    父母的嬌慣,使黃蕙蘭成為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揮金如土的闊小姐。她沒有受過系統的教育,但天性聰穎,青少年時代即生活在倫敦、巴黎、華盛頓或紐約之間,熟悉西方的生活方式,能說法、英、荷等6種語言,富有天生的交際才能。

    黃蕙蘭又是個聰明美麗、追求時尚的摩登女郎,也是一個愛情聖手。她在暮年追憶人生之旅時說,一次在隨母赴歐洲的輪船上,瘋狂地愛上了一位漂亮的德國軍官,癡情地單戀了7年之久。而那時她僅7歲!她自幼就喜歡小狗和馬,父親為她請了專職的馬術教練。她常常與年輕的男騎士們賽馬。因緣際會愛上了一位19歲的賽馬對手小鄺。他是廣東一位銀行家的公子。黃蕙蘭父親的密探像影子一般追隨著她,當父親調查到小鄺是一個已婚並有了孩子的青年時,立即警告她中止這種草率的行為。黃蕙蘭認為他們很般配。她愛他。她說只要他離婚,她就嫁給他。母親嚴厲斥責她:“離婚是英國人的,不是中國人的。”父母聯手行動,將她關閉在租住的房子裏,把她的馬車和馬運回爪哇,並預訂了返程船票。小鄺的信函也被黃蕙蘭的父親截獲,音訊阻隔。她的浪漫的豆蔻年華的夢,隨著“一戰”的炮聲,漸漸遠去。

    母親討厭父親娶妾的行徑,帶著黃蕙蘭到了英國。在倫敦,黃蕙蘭過著社交仕女的生活,通宵跳舞,開著母親的羅爾斯—羅伊斯轎車日落而出,日出始歸,瘋狂地周旋於國際社交界,結識了愛麗絲王妃、卡馬斯塔公爵夫人和桑方斯帝諾簡王妃等社會名流。當然,不止跳舞,還有調情。她很自豪:“如果你能想象一位中國摩登女郎的模樣,那就是我!”年輕風流的伯爵們如狂蜂亂蝶追隨左右,送花贈物獻媚宴請。母親倒希望她這樣,因為可以打入英國上流社會,光宗耀祖。黃蕙蘭憧憬著有朝一日與一位公爵結婚,能在私家的信件上印著公爵的冠冕並戴上公爵夫人的寶冠。但她似乎與每位男友的相愛都是閃電的,“我玩得太高興了,根本不想戀愛的事,婚姻意味著責任!”又說:“我總是越過現在的伴侶的肩頭去遠眺他人。”數度開花,無一結果。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