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遠東最美麗的珍珠(4)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摩登的黃蕙蘭,蘭心蕙質又十分傳統。她從不飲酒,懂得自尊自愛,決不允許男友對她有類似“摟脖子”的親熱行為。但也有人說她的行為浪蕩不羈,是交際花。甚而在成年後,有人訛傳:“她是第二個慈禧太後,當她的情人們使她討厭時,就砍掉他們的頭!”

    而她自視是那個社會、那個時代的難得的“好閨女”,婚前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處女。

    黃蕙蘭一生親善動物,尤其愛養狗。她把狗視為自己的“另一群孩子”,有人評論她“愛犬甚於愛子”。在巴黎,她所寵愛的一只小狗所喜愛的石頭不見了,小狗每晚都伴著那石頭睡覺。是晚,小狗一夜不眠。黃蕙蘭打發家中6位仆人屋裏屋外找那塊石頭,遍尋不見。數日後,那塊石頭在地毯上莫名其妙地出現了,她以為是“精靈”再現。那只小狗死後,她把那塊石頭做陪葬,並期望它轉世,來生相聚。她認為她在北京的幾年,最得意的事業是繁殖品種名貴的哈巴狗,多時達50只,請兩名仆人照料。她的奢侈生活,遭到輿論的譴責。當她知道用這麽多錢養狗,可以養活3個村的老百姓時,她“害怕起來”。她只留了3只,將其余的全部賣掉,用養狗的費用在公館門口開辦起施粥場。除施粥外,每年冬天還給窮人發些棉衣……這一慈善活動,直至她離京赴法為止。垂暮之年,歹徒入室搶走她價值5萬美金的首飾,在歹徒捆綁封她的嘴時,她掙紮著哀求說:“請別傷害我的狗!”

    她畢生生活在“象牙塔”中,不知“天高地厚”,但她又富有可愛的凡人之心的“另一面”。

    黃蕙蘭與母親在意大利生活了一段時日,母親突然說要去巴黎。黃蕙蘭不肯,說意大利還沒玩夠。母親坦言相告:巴黎有位對她有興趣的先生在等她。黃蕙蘭是個孝順女兒,順從地接受母親為她安排的人生之路。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