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愛丁堡飛出一孔雀(5)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駱家山坳一土

    鬥轉星移。

    “三傑”中的淩叔華40年代中期離開珞珈山,隨丈夫陳源出使國外;蘇雪林也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隆隆炮聲中,隨大流流寓臺灣。唯袁昌英堅守武大。若論歷史問題,袁昌英要比另兩位復雜得多,她不僅出身於一官紳之家,1948年還曾以社會賢達當選為國大代表。丈夫楊端六自30年代一直任武大法學院院長、教務長。更為觸目的是楊的頭上還有一疊“官”帽子。他當官事出“偶然”:1931年國民黨元老錢昌照介紹在野名流楊端六為蔣介石講學,因而受到蔣的器重。蔣要楊端六出任軍事委員會審計廳廳長之職,楊端六以不是軍人為由推辭。蔣不允。他又不敢得罪,從而不得不提出:“不離校、不離講臺、不穿軍裝”,只在假期去南京兼職。蔣竟全部應允,並授其上將軍銜。楊端六還是國民參政會參議員。1945年,國民黨在重慶召開六大,楊拒絕出席。也是蔣提名選他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

    袁昌英夫婦完全是出於對未來的希望和信賴才留下的。

    客觀地說,50年代前半期,袁氏夫婦的生活和心情是相對穩定和歡暢的。新中國成立後他們向組織交代了既往的歷史,積極參加知識分子改造運動,受到社會的尊重和信任。袁昌英入了民盟,當選為省政協委員,出席了三次武漢文代會,並當選文聯執委。全國高校院系調整後,武大外文系撤銷,她遵命到中文系講授外國文學。為譯介蘇聯資料,她苦學俄文;為表達對領袖的敬愛,她把毛澤東詩詞譯成英文……

    楊端六一邊在武大執教,一邊兼任中南軍政委員會財政委員。1956年又加入“民革”。

    然而,這陽光燦爛的日子,被1957年的一場風暴統統卷去。

    本來,袁昌英的歷史問題早在1951年、1952年已交代清楚,肅反中也沒做審查對象。1957年莫名其妙地被劃為“極右分子”,被剝奪教職,下放到圖書館勞動。一年後,湖北省高院又突然宣判她為“歷史反革命”,開除公職,判處管制兩年。因當時袁昌英年老體弱,沒有遣送外地勞改,留在校園內,由街道幹部監督勞動。每天揮著大掃帚,掃滿地掃也掃不盡的塵土和落葉……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