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閑話西瀅(3)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陳西瀅(1896—1970),名源,字通伯,西瀅為其筆名,江蘇無錫人。其父陳育,字仲英,是讀書人。早年在鄉間開辦小學館,家境較貧寒,後在上海幫廉泉(廉南湖,義葬革命女俠秋瑾的吳芝瑛的夫婿)創設文明書局。陳西瀅從上海南洋公學附小畢業後,受表舅吳稚暉的鼓勵與資助,於1912年負笈英倫。在倫敦修完中學課程,先進愛丁堡大學,後入倫敦大學研習政治、經濟。在英求學期間,生活十分艱辛,經常“吊鍋”。“我父親在英國讀書時,常常沒錢吃飯,後來得了嚴重的胃病,就是當時餓出來的。”(陳小瀅1998年2月21日致筆者函)十年寒窗終獲博士學位。1922年他應蔡元培之聘,任北京大學英文系教授,時年26歲。1925年,詩聖泰戈爾訪華,陳西瀅擔任接待工作,恰適正在燕京大學讀書的淩叔華被學校選派為歡迎泰戈爾的學生代表。

    淩叔華(1900—1990),原名淩瑞棠。父淩福彭,與康有為是同榜進士,並點翰林。她是其父與三姨太生的女兒,明眸皓齒,柳眉櫻唇,是典型的東方美人。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極富才氣,與林徽因、韓湘眉、謝冰心並稱“四大美女”。她在天津師範讀書時與鄧穎超同窗,比許廣平高一年級,均有情誼。陳西瀅、淩叔華由此相識,以致後來有人戲稱,泰戈爾是他們的月老。兩年後,陳西瀅與王世傑、楊振聲、楊端六等創辦《現代評論》周刊,陳西瀅負責《閑話專欄》。在其後三四年間,他在《閑話》專欄上發表一系列雜文,涉及政治、文化和教育,指點江山,激揚文字,豪氣幹雲,結集為《西瀅閑話》。福兮禍兮,他也由此得了一頂“反動文人”的帽子。

    《現代評論》創刊不久,淩叔華在刊物上發表了成名作《酒後》,引起文壇的廣泛關註。在陳西瀅的鼓勵下,淩叔華勤奮筆耕,在《晨報副刊》、《燕大周刊》頻頻亮相。新月書店、商務印書館為她結集出版了《花之寺》、《女人》、《小哥兒倆》等,一時聲名鵲起。徐誌摩十分欣賞淩叔華,評論其作品是“最怡靜最耐尋味的幽雅,一種七弦琴的余韻,一種素蘭在黃昏人靜時微透的清芬。”淩叔華後來的英文自傳體小說《古歌集》(即《古韻》)在海外引起轟動。夏誌清在《現代中國小說史》中評價說:“從創作才能上講,謝冰心、黃廬隱、陳衡哲、馮沅君、蘇雪林等幾位,誰都比不上淩叔華。”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