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閑話西瀅(10)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僅憑女師大學潮事件,定陳西瀅為“反動文人”,實在有失公允。

    改革開放後,《西瀅閑話》由多家出版社不斷再版,學界對他的評論漸趨實事求是,中肯了許多。

    毋庸諱言,陳、淩的家庭生活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是不愉快的或曰不和諧的。據陳小瀅說:“母親淩叔華是一個十分內向的女人,自己的事一向不對人說,這大概與她出身大家族,兄弟姐妹眾多,她自己排行第十有點關系。”而陳西瀅性格內斂,寡言,在好多問題上兩人缺少溝通。小瀅又說,好在“父親陳源是個老好人,寬懷大度,每能原諒別人。”以至到最後仍保持了家庭的完整。

    陳西瀅雖然自幼就受西方教育,但中國倫常禮教在他身上的印跡很深。陳小瀅告訴筆者,“陳氏家族很講孝道。大姑陳浣原在天津女子師範上學,為照顧生病的祖父中斷學業。祖父病重時,大姑真的割股煎湯侍親。祖父的病竟奇跡般好了。大姑終生未嫁,侍奉奶奶到終老。”陳西瀅很註重“孝於父母,篤於友人”。他是出名的孝子。抗戰時,陳父在南京,受日機轟炸,驚嚇而死。陳時在武漢,在家中設靈堂,不煩友人吊祭,獨自早晚焚祭。之後,陳西瀅把母親和一個信佛、以事母為終生職誌的姐姐陳浣接到家中同住,又一同入川。戰亂歲月,物資奇缺,學校常發不出工資,一家五口生活十分困難,錦衣玉食慣了的淩叔華自覺狼狽,與婆婆、姑子之間不時發生口角,以致同住一屋,不同桌吃飯,陌如路人。淩叔華晚年袒露:“所以我常說,我為生活,家族的犧牲,實在不公平,唉……”在四川,陳西瀅母親去世,他哭得像個孩子。別人問他後事怎麽辦,他說自己方寸全亂,但千萬不要委屈苦了一輩子的老人家。不幾年,老姐姐陳浣去世,屍陳榻上,陳西瀅見姐姐閉合的雙眼忽然睜開,大驚。他俯身貼在家姐耳邊,用無錫土話告訴阿姐:阿姐不肯閉眼,必是為了老母停厝異地,放不下吧。抗戰勝利後,我一定要將老母和阿姐的遺骨運回故鄉安葬,現在請阿姐安心歸去吧。(後踐諾。筆者)這時,陳浣的雙眼果然緩緩闔上了。據蘇雪林說,她等在側吊唁的人都被感動得熱淚盈眶。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