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許廣平在魯迅生前身後(2)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日本人之所以逮捕許廣平,因為她是魯迅夫人,熟悉活躍在上海文化界的左翼名人。他們妄想從她的身上打開缺口,將進步的上海文人一網打盡。敵人機關算盡,終究是竹籃打水。在獄中他們先用欺、嚇、哄、詐、騙、脫衣淩辱等手段,後改用打罵、罰餓、拷打以至電刑等酷刑。許廣平被折磨得死去活來,面對敵人淫威,她橫眉冷對,大義凜然,堅貞不屈,用智慧、鬥誌和驚人的毅力與敵人周旋,據理力辯,不畏斧劍鼎鑊,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敵人找不到真憑實據,不得不在關押了76天之後,讓內山書店為她保釋。由於許廣平信奉“身體可以死去,靈魂卻要健康地活著”、“犧牲自己,保全別人;犧牲個人,保全團體”的神聖信條,使當時留在上海的進步文化人,沒有一位因她的被捕而受到牽連。“食她之賜”安全隱藏4年之久的鄭振鐸稱頌她為“中華兒女們最聖潔的典型”。

    以前一直有人認為魯迅是“太陽”,許廣平是“月亮”,月亮是借助於太陽的光輝而顯示自己的。這種比喻是不嚴肅的。如果說許廣平與魯迅以沫相濡的10年間,她是作為魯迅的助手而成為聞人的話,那麽在魯迅逝世後,她完全是一個獨立的戰士。她有自己“獨特的道路,獨特的經歷,獨特的事業,獨特的貢獻”。她的被捕遭難、在獄中的表現正反映她的崇高的品格和氣節。抗戰期間,她參加的戰鬥團體,公開或秘密的,上層或基層的,幾乎包羅了政治、文化、群眾、婦女各個領域。諸如“抗日救國後援會”、“復社”、“讀書會”、“聚餐會”、“地下國民會議”等等。當“婦女俱樂部”的負責人茅麗英被敵偽暗殺,群眾為其開追悼會時,許廣平不顧個人安危,毅然參加。此舉再現了魯迅當年冒生命之危,參加楊杏佛的追悼會橫眉冷對的遺風,她與魯迅一樣,是民族的脊梁。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