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許廣平在魯迅生前身後(3)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俯首甘為孺子牛

    俯首甘為孺子牛。魯迅先生甘為中華民族和人民大眾的牛;而許廣平呢,除此之外,還要做魯迅先生的牛。打結識魯迅起,直至瞑目,做先生的牛,她一刻也不懈怠。作為魯迅的戰友、夫人和助手,許廣平與其配合默契如手術臺上的醫生和護士。許廣平除了下廚、帶孩子,擔當繁重的家務外,還得為魯迅的創作搜集準備資料,謄抄、校對文稿,接待應付各種訪客……以至糊信封、跑郵局等瑣事。在那文網密布、魑魅魍魎橫行的時代,為了與敵人鬥爭,不得不與其周旋——遷居,躲匿,整日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許廣平像嬋娟對屈原一樣崇敬魯迅,她是他的保護神。每每魯迅上街,許廣平都得在後跟著,遠近不離。魯迅先生還是有點小脾氣的,作為夫人、學生雙重身份的許廣平,與先生合作要至善至美,還要講究點藝術。這一切許廣平沒有怨言。她說“為了愛,我才這樣行。”令許廣平感到欣慰的是:魯迅30年的創作生涯,後10年的業績超過了前20年!

    魯迅逝世後,她僅靠書店每月支付一點版稅度日,還要贍養在北平的魯母和朱安女士。盡管拮據到靠借貸度日,許廣平對魯迅在平的家屬卻從未斷過供養。在致魯母的信中,她說:“你老人家千萬不可太省錢,媳婦如同兒子一樣看待,要錢用就托人寫幾個字通知一聲,即寄上。”她不僅關心老人的衣食住行,連老人想看的書,她都悉心搜羅,算盡了孝道。從最近剛面世的許廣平致朱安的7封信中,可以看出她對“大師母”的尊重和關心,表現出一種大度和雅量。在從報端獲悉朱安擬出售魯迅藏書的消息時,許廣平馬上給朱安寫信,沒有任何責備之言,而是站在諒解的角度,“(此消息)如果確實,一定是因為你生活困難,不得已才如此做”。在一番婉勸後又說“我願意吃苦些”,也樂意“盡最大的努力照料你。”也許是被許廣平的真誠所感動吧,朱安在復信中也表示“寧自苦,不願茍取”,“不肯隨便接受外界的捐助”,顯示出她的人格力量,這使許廣平也表示“敬佩”。以許廣平在周氏家族中的特殊身份,與朱安能如此相處,亦算難能可貴了。許廣平如此說,也確確實實照此做了。在那戰火紛飛、物價飛漲、書店斷付魯迅版稅、海嬰又鬧病的極端困難的情況下,她囑請在平、津的友人“先行墊付,絕不失言”。她為自己、更為魯迅盡了一個為人子、為人夫的全責。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