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許廣平在魯迅生前身後(4)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做魯迅事業的牛,更為艱難。魯迅去世後,許廣平殫盡全力,為魯迅著作的整理、集輯出版和對魯迅手跡、書信、藏書、遺物的搜羅、保存,花費大量心血。從致蔡元培、胡適、周作人的手劄可以看出,都是為研討魯迅著作出版、遺物搜集事宜。在孤島上海,《魯迅全集》、《三十年集》得以先後問世,其中包含了她多少心血!

    由於多種原因,許廣平與宋慶齡之間的友誼非同一般。有時她們之間無話不談。一次談到婚姻問題時,宋慶齡語重心長地說:“由於孫先生的地位和在國內外的影響,我不打算再婚。你和我不同,為什麽不打破‘從一而終’的舊傳統觀念的束縛……魯迅先生臨終前不也是要你忘記他,管自己的生活嗎?”具有濃烈叛逆色彩的許廣平,在這一點上她畢竟沒有打破。答案只有一個:她對魯迅先生的愛是刻骨銘心的。

    許廣平豈止對魯迅及其家屬是牛,對同誌、對下屬甚而對陌生人她都是那樣的真誠。

    許廣平收藏、保存了魯迅的大量遺物,是無價可計的。新中國成立後,她全部捐給國家,甚而連魯迅的房產。早在1948年,許廣平由港秘密到東北解放區,有關同誌給她送來些魯迅的版稅,她轉手捐給了東北“魯藝”;五六十年代,《魯迅全集》出版,馮雪峰、王任叔曾托人送稿費,許廣平對這筆理應得的錢,婉謝了,顯示了一種風範。建國後,作為社會活動家的許廣平,在國家事務方面擔任領導工作。她的廉潔奉公,使她的屬下王永昌同誌深為感動。人大常委委員每月50元辦公費取消後,由於經費緊張,“她從工資中每月撥一筆錢作為辦公用,直至逝世,從未更動。”50年代初國家精制羔羊皮封面《魯迅全集》到萊比錫展覽,出版社送她一套作紀念,她一看定價600元,親自送回出版社,說好給國家多創點外匯。

    普通版《魯迅全集》出版後,樣書到了,她列單分送給周圍同誌。一次,她在贈書中寫了一個名為左誦芬的。工作人員細問,方知許廣平與她也不熟,只聽說她從前訂一套1938年版的《魯迅全集》沒收到,現在補她一套了卻心願。除正常的政務外,許廣平還要處理大量的魯迅研究者、讀者的信、稿。對他們提出的問題,她都盡可能予以解答。有趣的是三年困難時期,有一個“陌生人”致信許廣平,說他過去曾受過魯迅幫助,現在老了,身體有病,想吃一點前門外廊房二條門框胡同賣的醬牛肉,問先生可否設法幫忙。許廣平讀了信後,真的讓王永昌同誌為她去買。結果因需要票證,未辦成,許廣平為此還悵悵不已。

    陳西瀅與魯迅是一對“冤家”,而陳的夫人淩叔華曾教過許廣平。世人鮮知的是許廣平對淩叔華一直尊稱為師。她在陳西瀅女兒陳小瀅紀念冊上稱小瀅為“妹妹”,祝她“多才多藝,博學和平。像我們的先生一樣。”這是2008年剛面世的新鮮史料,可見許廣平的襟抱之大。

    魯迅在人民的事業中永存,許廣平將在魯迅的事業中永生。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