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許廣平在魯迅生前身後(5)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士為知己者死

    士為知己者死。許廣平是1968年3月3日因心臟病突發,得不到及時搶救而去世的。在那“造反有理”的年代,對許廣平的死,報紙僅發一則簡短的消息而已。對於誘發心臟病的背景,當時的報紙沒有也根本不可能多作報道。直至粉碎“四人幫”若幹年後,有關文章才斷斷續續述及。

    1966年6月,“文革”已正式拉開序幕,緊接著是“全國山河一片打砸搶”。當時的國家文物局長王冶秋慮及魯迅書信手稿的安全,向當時的文化部黨組寫報告,提出要把存放在北京魯迅博物館的魯迅書信手稿調到文化部檔案室保管。6月30日,文化部通過北京市委、市文化局的批準,將1054封魯迅書信手稿和《答徐懋庸並關於抗日統一戰線問題》的手稿轉移到文化部檔案室妥藏。1968年1月,魯迅博物館文物組長葉淑穗等獲知戚本禹私自從文化部取走全部魯迅書信手稿,心裏惴惴不安起來。那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城頭變幻大王旗的歲月。3月2日,葉淑穗從大字報中得知昨日紅得發紫的戚本禹,今日已鋃鐺入獄了,叫她揪心的是戚本禹竊走的那批魯迅手稿落入了何處。當時館裏的領導也“靠邊站”了,出於對魯迅的愛,館裏自行召開緊急會議,公推葉淑穗為代表與許廣平聯系,希望由許廣平出面,向中央文革請示。許廣平考慮雙管齊下,好引起中央重視。一邊自行設法將此事向中央報告,一邊希望魯迅博物館的群眾直接給中央文革寫信。魯博的群眾遵照許廣平的意見,集體寫了聯名信,直送中南海西門文革接待站,焦急地等候答復,孰料最終音訊杳無。

    3月3日一早,許廣平給供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老朋友董秋斯、淩山打電話,說她馬上要來看他們,順便“出來散散心”。董秋斯夫婦馬上猜想到70高齡的患有冠心病的許先生,還要冒著被疑“黑串聯”的風險上門來,一定有重要事。9點鐘,許廣平由海嬰和孫兒周令飛陪同,祖孫三代到了董秋斯家。剛入座,還沒來得及呷一口茶,許廣平便取出一封上呈黨中央的信(草稿),內容是關於戚本禹盜竊魯迅書信手稿一事,並要求追查其下落。許廣平把信交給董秋斯看,想聽聽他的意見。在與淩山的交談中,許廣平不禁悲從中來,一激動,聲音突然變得沙啞,心臟病急性發作。她趕忙含服兩片硝酸甘油,仍不見好轉。海嬰見狀,匆匆將許廣平送往北京醫院。當時的醫療系統已被林彪、“四人幫”一夥人認定是“城市老爺衛生部”,加以重炮摧毀,正常的醫療秩序全被破壞,處於癱瘓狀態。盡管許廣平是全國人大常委,病歷被轉到別處,仍未能幸免於臨危被拒於醫院門外的厄運。等到費盡了口舌,辦妥手續,再行搶救,為時已晚。是日下午,周恩來到醫院向許廣平遺體告別,並慰問其家屬。海嬰將許廣平要求查尋魯迅書信手稿的遺書交給周恩來。次日淩晨周恩來到許廣平家,當面向陳伯達、江青、姚文元等人讀了許廣平的遺書。當晚召開“中央文革”碰頭會,派傅崇碧提審戚本禹,追查魯迅書信手稿。後來查明:魯迅書信手稿就被江青藏在她的保密室裏。原來江青知道魯迅書信手稿中有涉及她30年代的醜聞的內容,怕傳出去壞事,所以竊為己有私藏。事後,江青假惺惺地說:“是我們沒有對她保護好。”保護是假,謀害是真!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