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零縑斷簡話黃侃(9)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與胡適。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他與胡適在北大共事。因兩人分屬新、舊營壘,互存芥蒂。黃侃每遇胡適,總要雅謔一番。一次,黃對胡說:“你口口聲聲說要推廣白話文,未必真心。”胡不解,問何故。黃說:“如果你身體力行的話,名字不應叫胡適,應叫‘往哪裏去’才對。”弄得胡適哭笑不得。又一次,兩人在宴會上相遇,胡適大談墨學。黃侃聽得不耐煩:“現在講墨子的,都是些混賬王八蛋!”胡適大度,佯裝未聽見。黃侃以瘋裝瘋:“便是胡適之的尊翁,也是混賬王八蛋。”胡適見罵到自己父親頭上,忍無可忍,指責黃不該如此放肆。黃侃狡黠一笑:“你不必生氣,我是在試試你。墨子講兼愛,所以墨子說他是無父的。而你心中還有你父親,那你就不配談論墨子。”這一幽默,引起四座大笑。黃侃崇文言,胡適尚白話。黃侃在課堂上大加譏誚,黃說:“假如胡適的太太死了,他的家人用白話文發電報,必雲‘你的太太死了,趕快回來啊!’長達11個字,而用文言只須‘妻喪速歸 ’即可,光電報費可省2/3。”他還嘲笑胡適的《中國哲學史大綱》只有上部無下冊,在中大課堂上調侃說:“昔日謝靈運為秘書監,今日胡適可謂著作監矣。”學生不解,黃侃“點睛”:“監者,太監也。太監者,下部沒有也。”遂為笑談。 1933年4月,黃侃聽說胡適“運動美國不允緩付庚款”時,大怒,在日記中寫道:“此真叛國也,奈何不捉將官裏去?”(童嶺) 與陳獨秀。1908年,陳獨秀到東京民報社拜訪章太炎。正值黃侃、錢玄同在座,他們便退到裏屋去。主客暢談清朝漢學的發達,列舉段玉裁、戴震、王念孫諸學者,多出於皖蘇。後來陳獨秀無意中把話題轉到湖北,說鄂沒出過什麽人。隔墻的鄂人黃侃憋不住衝將出來大吼:“湖北固然沒有學者,然而這不就是區區,安徽學者固然很多,然而未必就是足下。”主客都很掃興。但陳獨秀不因言廢人,1920年,他在武漢高師演講時仍發感嘆:“黃侃學術淵邃,惜不為我黨用!”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